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几种爱心(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小说

【鸟儿】

在朋友家吃过饭,坐在客厅看电视,眼困了,便瞅瞅窗前的绿叶。突儿看到一只鸟笼,就放在凉台窗外的衣架上,笼门是打开的。

我就奇怪了,这主人不曾养鸟,也没有养鸟的雅兴,这笼子是做什么的?

主人笑了,说:“这是这院里的邻居的,她养了几年的鸟儿,不知让谁打开了笼门,鸟飞走了。气得她几天都没吃没喝,逢人就说鸟事,竟伤心地落下泪来。后来她发现这鸟儿并未走远,还天天在院里的槐树上叫。就把这笼子放在我的凉台上,想让鸟儿认出家门,收它回来。”

我好奇,这鸟儿能回来么?

隔几日,我又去他那里闲坐,在客厅中看到那鸟笼原样不动地放着,朋友笑道:“天天能听见鸟叫,可就不见这鸟儿回笼子。”

我便走去细细地观看,鸟笼里有着两个小瓶,放着小米和水,门儿是半开着,鸟笼的遮光布裹在笼把上,里面干干净净的,可见这主人是很勤快。正看着,忽听到一声鸟叫,我急忙退到沙发上,静心细瞧,不敢动作,怕惊飞了小鸟。

起先是看不到鸟的,只听叫声,慢慢叫声就近了,但还见不到鸟影。我屏住呼吸,顺着窗前扫视,一丛绿叶,一丛枝杆,又一丛绿叶。正瞧着,忽的一片绿叶上有了晃动,一个褐色的东西在闪跳,定睛看去,是一只鸟儿的尾巴,叫一声,尾巴就闪一下,心想这肯定就是那只丢失的鸟了。忽的那鸟跳了起来,竟落在窗前的衣架上。这下全看清了,是一只红褐色的小鸟,背上泛着土红,腹部却淡淡的变黄,一跳一跳地向这鸟笼儿挪近。那叫声很优美,时儿急促,时儿缓慢,时儿悠扬,时儿委婉,音律轻妙,我真不知用什么语言去形容它,也不知用什么器乐能复制它。听的正好,那鸟儿突地一下就窜进了笼子,四处乱瞅着,小心翼翼地去靠近那只小瓶,又叫了几声,瞅瞅四周,这才跳近瓶口,啄了几下,极其小心的样子。

我的心忽然就吊了起来,该不该帮主人去关闭那只鸟笼门呢?那关笼的绳头就在眼前,我迟疑不决,也不想去动,生怕惊走了这可爱的小东西。心正悬着,一阵咚咚咚的跑步声响起,是主人的孩子来了,她跑到凉台上取东西。我再回头,那笼子便空了,什么也没有了,叫声也没有了。

主人终于过来,问我:“刚刚又听到鸟儿的叫声,是不是鸟儿回来了?”

我沉默一下,笑着说:“那叫声真好听,可就是看不到鸟儿呀!”我替鸟儿撒了个谎。

过了几天,我特意又去了那里。那只鸟笼不在了,我很纳闷,问起主人,他说:“鸟儿看不到希望,我便把笼子收了。”

“收了也好,放飞自然,那才是鸟儿的希望呀!”我说。

【女儿】

是一对母女,立在一个卖浆水鱼鱼的摊位前。

女儿有十三四岁,高她母亲半头还多。

女儿正拿着筷子贴着碗边一口一口地在吃着。怕女儿低头吃东西太费劲,母亲又把碗托高了,很快一只手显然就困了,便用双手托住。

女儿没有感觉,边吃边瞧着周围,吃吃停停,还挑着碗里漂着的酸菜叶儿在瞧着。

母亲累得开始换手,指尖儿微微地颤抖,她轻轻地掂起脚尖,尽可能随女儿去,一句话也不说,只用眼睛喜欢地瞧着这宝贝女儿的吃相。一碗鱼鱼让女儿吃去了三分之二,剩下的,母亲几口就喝完了。

吃毕,母亲掏出手纸,帮着女儿擦净嘴角上的辣子油,又交待着什么,两人便慢慢地走远了。

对母亲的这种感觉,究竟能触动到谁呢?会是那个宝贝女儿么?

【讨者】

深秋时节,去公园里散步。走在林荫树下,踏着地上滚动的落叶,有一种秋高气爽的感觉。

前方有一张座椅,我与妻和孙儿便坐下歇憩,有一老者走上前来,弯腰立在我的面前,伸出一只手,对我说:“行行好吧!我家是河南人,出来找亲戚,一下火车钱就被偷了,亲戚没找到,也回不去了。行行好,给点吃饭钱吧!”说完站在那儿不动。

我望着他那张黑皱着的脸和满脸的胡子,那嘴唇在轻微颤抖着:“可怜可怜吧!”他又说了一句。我为他那张苍老的面孔所感动,想起《父亲》那副油画,我心慢慢地在同情他的遭遇,从口袋里掏出伍拾元钱,递给了他,并说:“去吃顿饱饭,尽快找到亲人吧!”

他接过了钱,合手给我做个揖,说声:“谢谢好人!”转身走了。

妻说:“我看那人不像个好人,你就是心软。”

我笑了笑,说:“老人嘛,施点爱心应该的。”

我们又开始往前走,在一座假山旁,孙儿闹着要去爬山,我带他去。翻过一个土包,便是一片红枫林,我被这秋天的红枫感染了,那一团一团的红叶在秋风中浮动,一闪一闪的就像跳动的火焰,是那般的绚丽,那么的热烈。孙儿藏了起来,我去林里寻找。刚转过一个小弯,就听到几人在说话:“你快点,要了多少?”“不到五十”“你是多少?”“一百二十”“全拿来,再去要,一个小时后到这里交货。”我顺声望去,看到四个人。一个青年、一个中年还有两个老者,而拿事的,是那个中年人,他手中捏着钱,指挥那三人快走。我侧身蹲下,等他们走散。一个老者正好从我前方过去,我看清楚了,正是向我讨钱的人。

我心顿时就有了一种羞辱感,一种莫名的火气直往上冲。我赶忙找到了孩子,与妻向公园另一处走去。

正走着,又见一个老者前来,伸手讨钱,理由如同前者。我心静如水,不会再有怜悯,更不会将爱心融入欺骗。从那时起,我对都市里的乞讨者一直保持着沉默。

【儿子】

一个肉店的门前,几个人在等着买肉。卖肉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她正忙着绞肉。

由店内走出一个小子,白白净净的,大眼睛高鼻梁,很俊俏的样子。他刚走出门口,绞肉的女人便问:“你又干啥去?”“你管得着!”那小子腋下挟着一块卷起的小地毯,瞪了女的一眼。

女人的有些嗔怒,说:“你咋跟你妈说话呢?”

“我咋啦,就是这!”那小子转过身来,一脸的凶相。

“你就这样跟大人说话吗?”店里坐着的一个男人高喊了起来。

“就是这,咋咧?都是你俩教出来的。”那小子说着转身要走。

“你这娃,跟你爸就这样说话。”那女的停了手里的活,爬向门前的柜台,指着她的儿子:“你给我回来!”

“你管得着吗?”那儿子怒喊着,突然就把手里挟着的地毯直向他妈的方向砸了过去。那女人一躲,地毯飞进了肉店。此刻,他爸他妈气得呆傻在那里,而那儿子还不解气,举着拳头想冲进肉店。

正巧有一老者路过,是他们的邻人,立即上前拉住了那小子,连劝带推地让他走了。那对父母一脸的无奈,又开始卖肉了。

买肉人目睹眼前这一幕,都气得不行,说:“养个这样的儿子还咋了得?”

那女人深深地叹了声:“有什么办法啊!到现在吃个面都得我给他调,养了个白眼狼啊!”

众人听着,皆陷入沉思。

【幼童】

这孩子不到四岁,走路还在摇摇晃晃着,总让人揪着心瞧他。

他正在一个儿童玩乐的高架上,架子有两米。他刚刚爬上一格一格的梯子,还在不停地喘气,却又想往上爬。前面是一个台阶,他的脚没抬上去,就被绊倒了,爬在了那架面上。他的双手在紧抓着,小脸却笑笑的,可爱逗人的样子。

他抓住扶手站了起来,跨上台阶又摇摇晃晃地往前跑,跑得很稳。跑到前面一个转弯处坐了下来,那是一个弯道的滑滑板,因人太轻了,滑到三分之二处,便黏糊住不动了。他就想翻爬起来,岂不知斜坡上是站不住的,他憋着嘴用劲力气爬但却没有用,就一点一点地动着溜到了坡底。他喜出望外,一脸笑容地站着起来,拍着双手又跑向楼梯口,又开始一格一格地爬着台阶,终于上去了,就在有扶梯的小道上欢跑着。接着又上了那个台阶,到了弯道滑滑板那里,又是那种溜法,直跑得满头大汗,共有五个来回。

我一直在观看着,看得很揪心,这五趟中,有三次孩子都摔倒了,我真想上去扶他,却没敢动。因为孩子的父亲就在旁边一直站着,是一个外国人。在孩子第一次摔倒的那一瞬,我看到孩子眼中有一种期盼的光束,望着父亲,父亲没动,但却给他不停地鼓掌,鼓励他站起来,那孩子怯怯地站住了,高兴地笑着,像一个胜利者,很勇敢的样子。

这个孩子没有得到扶助,但却得到了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学习到了重新站起来的勇气,这是那位父亲给孩子的一种爱。

贵州好的治疗癫痫医院是哪家癫痫病是怎么得的这个病癫痫病怎么治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