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江南行(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小说

江南。微启朱唇,轻轻吐出这两个字,仿佛两枚莹亮的珠粒,滚落于玉盘,清越,滋润,满含诗意的叮咚,让心为之柔软。行走在江南,无论是杏花春雨,淡烟软月中,还是烈日熔熔,秋风飒飒里,都避开了车马的喧嚣,于心中修篱种菊,尽享闲寂清美。

江南是一座桥,跋涉在红尘中的匆匆过客,经过她,走回宁静简拙和怡然悠远中。

一、周庄:古镇夜韵

周庄的夜,是一条幽暗的小径,在河畔一盏盏红灯笼引领下,周庄一步一步走回她幽微古朴的内心。

白天的周庄,是盛名所累的明星。盛世繁华下,浮躁的尘埃纷纷扬扬;衣香鬓影里,疲倦的神思一一顿灭。她的潺潺流水,承载了摩肩接鐘的喧嚣和猎奇;她的灰墙黛瓦,抵挡着“长枪短炮”的攫取和“轰炸”。她在岁月里优雅的脚步,踉跄在盛名的荧光灯下;她淡定在流年里的微笑,渐渐拢不住奔突的内心。她的石街小巷,浮荡着丁香细雨油纸伞那轻似烟的惆怅,她的雕窗画廊,萦绕着梦里春雨落梧桐这淡似梦的忧伤。她的乌蓬船,是疲惫的双脚,穿行在乌泱泱的人群里,她的双桥,是失窃的钥匙,打不开时光尘封的心锁。

周庄,她需要洗净铅华,卸下胄甲,检视内心,寻找最初的自己,如女之有态,火之有焰,灯之有光,珠贝金银之有宝色,她要寻回她的态,她的焰,她的光,她的宝色,和她千年古镇的风韵。夜,让她用水乡的水重塑水乡。夜,让她无须风月而风月自在。

周庄的夜,是用一叶蚕花小舟来徜徉的。扁橹轻摇,小舟便如灵巧的鱼儿,悠游在网状交错的水巷。迎面一阵欸乃的桨声,送来一船的欢声笑语,几张青春的脸,正举杯畅饮。美酒佐以青春,便是不识豪情,也豪情已在,不论山河旷古还是岁月倏忽,周庄在这一刻,恍然回到那个叫做青春的地方,在那里,岁月静好,时光缓慢,悠然是无比高贵的姿态,慵懒也显得优雅可爱。错身经过时,几缕甏米黄酒的酒香带着此许醉意,跌落在蚕花小舟的长橹里,随着长橹一下一下探入河心,去探问水乡曾经的雨雪风霜,风云变幻。一座座拱桥在水中悠闲地画一个又一个圆,仿佛现实和梦想在水面完美的衔接,小舟的铧,悄无声息地犁去,把梦想犁碎在水波轻漾里。两岸的灯火,在水中蜿蜒成一条条斑斓的水蛇,周庄的夜,灵动中跳跃着缤纷和富足。

周庄的夜,是用一盏荷花水灯来点染的。贞固堂附近的河面,色彩绚丽的荷花水灯,倏忽点亮童年记忆。在童年的庄园里,荷花水灯和花、草、鱼、虫一样,淳朴酣然,一派天趣。宛若玫瑰之于爱情,清泉之于沙漠,白帆之于大海,荷花水灯灿烂了童年的蓝天;在周庄的夜里,白天的喧闹,尘世的浮躁,经了黑夜的锻造,柔和成一抹胭脂红,幻化为一盏荷花水灯,开在周庄的双颊上。一盏盏荷花水灯漂浮着,仿佛一池的荷,次第开放,众香喧哗,香氛缭绕,探向周庄的长夜,像精灵,拨动周庄岁月深处的琴弦。莲花的底座,敛着神祗的光芒,谁说唯有旷野中才有神?周庄的夜里,荷花水灯摇晃的烛光,载着默许的心愿,正缓缓驶向夜的低处,向冥冥中的神祗靠近。

周庄的夜,是用一幕丝弦宣卷来传唱的。富安桥楼里的江南丝竹声,沿河人家的苏州评弹,是一首首温婉简约的小令,诉说着周庄的前尘往事;水乡风情剧里,那些曼妙女子婀娜的舞姿,把水乡的风情抻拉得比三月的烟雨还要柔软绵长,那潮湿的石板路,那挺立了千年的石桥,都成舞台,再现着一幕幕明清时的生活场景。行人的脚尖鞋面,都描抹上一道道水乡的清雅和淡如烟海的忧伤,周庄的夜,便似一则悠远的传说,被行人带出去好远好远,远得周庄都听不见;古戏台上,百戏之祖昆曲,从这里走出,又归来,“端正好”,“新水令”,“醉花荫”,“点绛唇”,“粉蝶儿”,“斗鹌鹑”,“一枝花”,“集贤宾”,这些美得像红粉佳人的曲牌,把斑驳的古戏台装点得花团锦簇;但周庄的夜,却要由丝弦宣卷来传唱。这种周庄乡村特有的民间曲艺,在二胡、三弦、笛子、木鱼、铜磬声中,揉和昆曲唱腔、民间小曲《四季调》,掺合申曲、锡剧地方戏调,把周庄的夜演绎得抑扬顿挫,风起云涌,荡气回肠。

周庄的夜,是用一弯如眉新月来勾勒的。更深夜静,繁星满天,无处不见灯、满园皆光辉的周庄,终于洗尽铅华,素面朝天,面容恬静地入了梦乡。周庄的夜披着月光的盔甲,修复着被光污染的天空,被声浪侵蚀的大地,像征战四方的帝王,收复辽阔的失地。月的清辉,穿街走巷,如母亲温暖的双手,抚摸着灰墙黛瓦,古桥船影,画廊雕窗。尘世的暖意,爱与悲悯,都由一弯新月,送进周庄的梦里,周庄的胸怀,宽大了,也明亮了。远远的,有花香传递着春天的消息,四月了,油菜花亮成一块幸福的黄手帕,高悬在周庄的窗前,而周庄又高悬在多少人的期待中了?

沿着夜的小径,周庄披古时的星斑,戴旧日的月痕,一次次走回幽微古朴的内心。于是,不管经过多少岁月更替,周庄依然高擎着水乡古镇的帜,在江南,让人仰望,让人牵挂,让人忍不住要渡过岁月的河,定格在周庄漫长的时空里。

二、新安江:17℃的诗意

江南离水很近,水离诗很近。在新安江畔,诗离我很近。

七月的太阳是一炉烧得旺旺的炭火,把城市蒸成桑拿房。烈日炎炎中去新安江,奔的,是里叶村的十里荷花。可一江碧水和17℃的清凉,锁住了我们的脚步。那接天莲叶、映日荷花的盛况,在阵阵袭来的凉意中想来,只觉缕缕清芬,都在四肢百骸中,扩散成慵懒的欢喜和舒缓的诗意,看与不看,此刻,都不重要了。

17℃,是这样走近的。路两旁高大茂密的树木,把烈日的熔浆,稀释成柔和斑驳的日影,摇曳的绿叶间,镶嵌了金色丝线,像一把镏金纸扇,自书生手中,凉意徐来;一树野生的桃,半青半红在浓眉似的叶间,似一首首小令,吟诵着清凉的甜蜜,伸手采摘,好似握一把春风在手,那杏花春雨便历历在指尖眼前;岸边碧绿的水草,擎举着一把把小伞,在清澈的水中轻颤着,碗状的伞叶,还盛着一二滴晶莹剔透的绿露,诉说昨宵的风月与雾湿。江畔,群峰叠翠,山色葱茏,倒映在波光潋里,仿佛一幕水幕电影,正上演着山与水的千古绝恋;江上,几只水鸟,追逐着渔舟,上下翻飞,一阵风过,江面上滚出一个个白色絮团,慢慢地,好像有无数双无形的手,将絮团撕扯开,氤氲成轻纱,轻笼在江面上,渔舟若隐若现,水鸟穿梭其间,翅冀驮来阵阵清凉。

滔滔的水声,自远处传来,起初夹杂在一片蝉鸣里,像一缕轻风,若有若无抚过脸颊,渐渐地,蝉声沉落,轰鸣声汇聚成一张细密的网,笼罩了听觉神经,清凉沿着神经末梢,占领了全部身心。站到漂流龙舟上,17℃更近了,水草蜿蜒在一道道波纹里,灰脊小鱼们悠游在绿琉璃里,飞溅的水珠,一捧捧白雪似的,盛开在船头船尾,龙舟恍若在雪中滑行,沁凉的风,卷起衣裙,扬起长发,飘飘欲仙了。采来的桃子,被挂在船边,乘风破浪了一番后,细茸毛搓去了,粉嘟嘟,新崭崭,像刚开脸的新妇。分到各人手中,拈起的兰花指颤了,仿佛拈在指尖的,是冰,是雪。冰镇过的凉,把桃的甜推向极致。炎日里上火唇齿,像刚听到下课铃声的一年级新生,憋了一肚子的叽叽喳喳,终于尽情地一吐为快;探入水中的手足,纷纷惊呼17℃的谎言:分明是冰里雪里的彻骨寒凉,哪能只是温暖如春的17℃?掬一捧江水入口,是熟悉的农夫山泉味道,有点甜,却比甜多了一道清冽,如山歌般清越。

惊呼声中,一堵矗立江中的大坝高耸眼前。一团团烟雾,在大坝深处,似纱如云,翻转卷舒。这座建于五十五年前的新安江大坝,创造了世界水电站建造史上诸多奇迹。当年的辉煌,停留在我记忆深处的,是一款新安江香烟。烟盒上,大坝的九个泄洪孔,九条硕大无朋的水龙冲出,沿着高达百米的泄洪道汹涌而下。九条气势磅礴的瀑布,倾泻在江面上,翻腾起巨大的水花,磅礴的气势,奔腾的快乐,深烙在幼小的心灵里,历久弥新。三十余年时光流逝,大坝近在咫尺,抬头仰望,依然透着巍峨之气,与遥远的记忆,相得益彰。正是眼前这座高达70米的大坝,犹如一台巨大的天然水空调,造就了江水的澄澈清凉和长年17℃的恒温,正是70米水压起到杀菌作用,水质也才如此甘冽清甜。忽然地想起人生。有深度和高度的人生,总似一汪清水,淡淡的,风过霜过,烟过云过,无色无香,却清清白白,干净简单,真实隽永。也许,世人都该来读一读新安江,读这一江清凉和诗意,让这一帘用高度和落差形成的精神飞瀑,把人生变得辽阔而沉静,心灵变得澄澈而空灵。

夜宿新安江边旅店。旅店的阳台凌空于江上,店老板在阳台上支了茶几,摆了酒菜。坐在竹躺椅上,凉风阵阵,带来江水的湿润和清新,两岸的灯火,打造琉璃般的夜。远处,谁在高歌:“有一条新安江啊,碧蓝蓝真好看;有一个月亮岛呀,漂浮在水上边;有一座情人屋啊,泊成了小蓬船;有一个月牙湾,落满了星星的眼。所有的牵挂深了又浅,所有的伤感浓了又淡……”一时间,青山绿水,高坝飞瀑,齐涌眼前来。五加皮酒的醇香中,友人在对面,轻声吟诵:“清溪清我心,水色异诸水。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这是17℃传递的诗意吧,生活在浮躁喧嚣都市的人们,被繁忙和压力挤兑得离诗很远了,像失去水佑护的河道,裂痕处处,杂草丛生。静静流淌的新安江,却在岁月的洪荒中,默默坚守。当我们向往着这清凉和诗意时,何尝不需要在生命里,保持一份17℃,然后在17℃的催化下,酿一壶人生的五加皮,当千帆过尽,心深深处,依然汩汩流淌着一脉17℃的水流和清欢。

如此刻,在新安江边,在凉风如水,月华如洗的夏夜,17℃的诗意,离我很近,近得伸手轻轻一握,盈盈已满袖。

三、淳安:烟雨千岛湖

作为湖,他太年轻,来不及长些水草装点心情,来不及收藏些天光云影丰富内心,也来不及经些风雨沧桑容颜,只一味清幽幽地绿着。一如未谙世事的少年清澈的眼眸,全然不记得他的身下,三座县城和几十万亩良田,曾有多少村庄的炊烟,袅袅飘荡着俗世的烟火和悲喜。

作为岛,她们太年轻。裸露在水面上一米见宽的黄土山体,还一如从前清白洁净,不沾一丝一缕的苔藓和苍灰,更衬得山青水碧,娇媚可人。曾经唱和在山间的歌谣,曾经回响在云霄的号子,还有那些田头垄边的脚印,都被一汪清水,从她们的记忆中涤荡得无影无踪。

遥想当年,兴建水库的大水奔涌而来,像一个刚学描红的少年,高提着了笔,饱醮了浓墨,面对云母笺宣纸般的青山绿树,正犹豫着如何落笔,已滴落下几多墨迹,于是,1078个岛屿,疏落有致,浓密相宜,深浅成了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

这样的湖,是写意中国画,没有波澜壮阔,气势磅礴,却韵味悠远,空灵逸气,适合怀揣一腔俗世烟尘的心,畅读一回,置换一腔的宁静淡泊和可纳百川的“空”;这样的岛,像人间四月天,风刀霜剑都成绕指柔,在都市里钢筋水泥森林里僵硬了的心魂,像重回炉火煅烧的弹簧,恢复弹性。这样的岛,宜烟雨三月去,将落未落的雨,欲散还聚的雾,尽显欲说还羞的妩媚和清丽;这样的湖,宜月夜诵读,万千清辉,化作万斛银波,天与地交合成两瓣温暖的唇,将那一轮圆月,含成蚌中的珍珠。

坐船,是必须的。泱泱573平方公里的湖面,只待船舵的丈量,1078个星罗棋布的岛屿,可纳心灵的仰望。船行在湖中,像铁铧犁在碧玉上,激起万千珠翠。能见度7米的清澈,这一刻变得特别直观,一群灰脊的小鱼,一点也不惧游轮掀起的波澜,丝毫不改变游向,顾自觅食顾自前行,仿佛一群古村落景点里的原住民,对来来往往唧唧喳喳的游客,早已司空见惯,在游客把他们当风景的时候,却不知游客就是他们的风景。

绿是湖与岛的主色调。嫩绿、草绿、豆绿、葱绿、翠绿、碧绿、深绿、宝石绿、女儿绿、祖母绿,把湖与岛排列出许多的层次。置身湖岛间,仿佛置身绿的万花筒,才发现绿原可如此丰富多彩变化万千,如果从浅到深的绿,是一组从1到7的音阶,那么千岛湖该是一部怎样的绿的交响乐?

一团云雾施施然走过来,迎面撞上,只留下湿湿的水汽,停留在发上睫上。肌肤上,有被湿吻过的滋润和舒适,眼眸迷蒙了,远山近水都烟笼雾罩成悠远的水墨。船老大把船停下来,指着不远处的岛,问要不要上去看看,鸟岛、蛇岛、猴岛、鸵鸟岛、珍珠岛,各有特色,值得一看。我摇了摇头。不是不明白经营者的苦心,而是我舍不下这片绿和安静,还有终于从雾后探出头来的夕阳和晚霞。湖面绚丽起来了,晚霞的热烈经了湖水的折射,温婉如新娘颊上的胭脂;夕阳的红唇,在万千绿叶上,吻出温暖的光晕。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我在梅峰岛上了岸。店家已准备好酒菜,千岛湖鱼头汤的鲜香,让所有人的味蕾活跃起来。憨憨的店家小哥将千岛湖啤酒捧上来,不无骄傲地说:这是不经过任何处理、可直接饮用的纯净的千岛湖水酿成的,包你满意。说得跟绕口令似的,却已有人迫不及待地“令狐冲”(拎壶冲)了,完了还不忘巴咂着嘴,连声赞爽爽爽。酒我不敢问津,但产自千岛湖的农夫山泉,此刻喝来,那点甜,竟有湖光山色,天光云影的味道。

黑龙江最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呼和浩特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最专业癫痫怎么治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