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古韵征文-心帆】病人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创意美文
内科病房走进了一位19岁的姑娘王甜甜,天真烂漫的眸子看人时露出一丝羞怯;耳朵上别着蓝牙耳机,手中拎着汽车钥匙的啤酒肚男人是她的父亲王远。像阴云遮住了太阳的走廊,闷闷地在白墙上晃动着王甜甜和王远两个淡淡的人影,一丝丝淡淡的臭味混着药水味道让王远不时地蹙一下眉头,王甜甜却浑然不觉。
   一位护士长身后跟着一位和王甜甜年龄相仿的小护士一起走来,护士长对着王远礼貌地一笑,说:“王经理,我们院长刚才打电话交代了,你们住在6号高干病房,他随后就到。”
   王远随着护士长进了房间,环视病房一圈,微微点了点头,王甜甜眸子突然添了一丝烦躁,似乎外面的阴云飘进了她的眼睛,也不言语,直接躺上了病床,张手拉过身后的被子,把头、手臂、鞋子都裹得严严实实。
   王远没言语对着护士长囧囧地一笑,护士长一怔笑着回应了王远,小护士侧眼多瞄了两眼。
   一阵啪啪啪地脚步声,引得已在门口的三人回过头,一位带着眼睛身材健硕的男子,笑着快步走来,“哎呀,王远,王经理。”那他人还没到,手随着声音一起伸了出来,“老同学,10多年没见了,你可是一点都没变啊。”王远急忙向前迈了一大步握住了那人的手,说:“张院长,哪能和您比啊,现在您可都是专家了,又是院长。这次可真是要您费心了。”
   “看你说的,咱们可是一个宿舍呆了4年的大学同学啊。我可真想不到,林燕会给我打那个电话呢。”张院长一直握着王远的手,一块进了病房。“咱闺女是叫甜甜吧,我还是10年前同学聚会上,你和林燕一起带着见到过,随燕子长得一个水灵。”
   王远尴尬地看着张院长,干笑着说:“唉,这闺女最近半年都这样,睡觉全身都唔得严实,谁也不理会。”
   “我都听林燕说了,这样吧,我去护办交代一下,让孩子先休息。”张院长看了看床上结成茧一样的王甜甜,出门走向护办,王远也紧跟着脚。
   “李护士长,你给好好安排一下,6床是我的老同学王远的女儿,自己人,要照顾好。她的主治医生雷医生我也联系了,等会就到,他会暂时呆在你们科室。”张院长说完,转过身看着王远问道:“哎,燕子呢?怎么没看见她。”
   王远顿了一下,说:“我爱人林燕吧,她这两天正好出差,晚上就赶回来了。”
   “呵呵,你说林燕吧,嫁了你个大老板,如今咋还一个劳累的命呢。”张院长侧过半个身子,对身后的王远接着说:“我再给他们安排一下,你先去照看咱闺女吧。”
   听着脚步远去,张院长抬起头,对着护士长说:“该怎么收费,便怎么收费,虽然是我的同学,但是一定要按照医院的规定,不能徇私。当然啦,人家也不差那几个钱。”
   外面的风儿吹着柳絮,蝴蝶一样长着翅膀,花园里的雀舌黄杨抽出嫩黄的叶子参差不齐地伸着头,园丁似乎包容了他们的自由,高大的冬青树一年四季也都忧郁着。
   “嗯,燕子,林燕。”刚下楼的张院长望着前面一个长发的中年女子,推了推眼镜,大声喊着走了过去,林燕本能一惊,缩了双手,右手却还是被张院长的双手齐腰抓着。张院长腾出右手摘下眼镜,眯了一下眼接着睁出精神,兴奋地说: “燕子,我张原啊。”
   林燕蹙了一下眉头,盯了一眼右手,放任张原抓着,挤出牙齿笑着说:“哦,张原张院长啊,现在可比以前帅气多了,你要不说,我还真不敢认你呢。昨天这不给你冒昧地打电话,还不是为了咱闺女的事。嗯,再说了,咱们老同学也好多年都没见面了。”
   “燕子,你现在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一点都没变。”
   “那能呢。张院长咱闺女让你费心了,王远你见了吧。”
   “已经安排在内科6号高干病房了,你看王远就是不会心疼人,你都有点皱纹了。”
   林燕进电梯时,抽出自己的右手,掏出手机拎握着,笑着和张原一起到了内科病房。
  
   花园里渐渐已经分不清那些是新嫩的叶子,全然被霓虹灯吵出幽怨。经过一夜的孤单,星星的泪滴在叶面上滚得浑圆。天有点清冷,上班的人也像清晨的天色一样参杂着些许迷茫或者欣喜。
   王甜甜的肚子一夜之间变得和5个月孕妇一样大。
   “这可咋办,甜甜3天都没小便过了,一晚上都没睡。”一脸蜡黄的林燕话语没有停下来:“我也陪着干坐了一夜,这半年来也不跟我和王远说话。被子裹着也不见人,刚才发现肚子已经那么大了。可她好像一点都不难受。”说完盯着雷医生,眼里滚着泪。
   “都出来吧,一起到护办来。”雷医生说完。大家都尾随来到护办。
   雷医生放下病历转身看着林燕和王远说:“你们的顾虑是对的,把有轻度精神疾病的孩子放在内科病房,或许从孩子心理上来说是有利于治疗的。可是现在的情况,孩子不配合治疗,拒绝交流;你们也看见了,膀胱充盈扩张,心理疏导不行,插尿管也不配合,不行便只能强行注射安定了,但又是对孩子心理的一次大的创伤。”
   林燕的眼泪突然冲出了禁锢,滚成了两条小溪,身体倚在王远肩上,微微抖着。
   “要不,我,我试试和她沟通一下,看看再说吧。”那个小护士有点胆怯地看了看众人,打破了短暂的宁静。她补充着说:“王甜甜似乎看见我,会挂了笑看我几眼。”
   “好,你现在去试试,先让病人信任你,放松下来。”雷大夫点头许可。
   “甜甜你好,我也姓王,我叫王娟,今年20岁,是大四的学生,现在在实习。”(林甜甜听到王娟的声音身体动了一下。)
   “他们都没有在这里,就我们俩,我们做个朋友好么?”(林甜甜偷偷从被子里探出头来。)
   “现在是春天了,你知道么?昨天我还看见柳絮在飞呢。”(林甜甜看着王娟笑了)“天真烂漫的眸子呵,清净的像乡村的小溪。”王娟心中暗自叹了一声。
   “听说你19岁,我是姐姐对吧?”(林甜甜笑着点了点头。)
   “以后你就做我的妹妹好么?”
   “嗯。”林甜甜听到王娟的话,突然从喉咙里摩擦了几下,发出了声音。
   王娟忙抹了一下眼睛,轻舒一口气,压住胸口窜至双眼的一团火苗。说:“甜甜,那么姐姐的话,你是不是要听呢?”
   “嗯。”
   “你陪姐姐上厕所好么?”
   “好——”
   王娟帮王甜甜将衣服穿好,转身冲刷马桶的时候,那团火苗灼伤了她的眼睛,王娟落泪了,王娟心武汉癫痫治疗的医院里也不明白为什么,是帮王甜甜艰难的脱衣服时,看见她充盈扩张的小腹?还是等待一个女孩在马桶上持续小便了10余分钟?是看见了马桶里血红的尿液?还是因为眼前不识得人间烟火,不知疼痛的女子?
   一天,王娟带着王甜甜从病区花园回来,王甜甜停在了一个病房门口,她盯着病床上的老人眼里淌着泪,“外婆,外婆……”王甜甜口中低声呼唤着。
   当天林燕将王甜甜的东西搬到了老人旁边的病床上,含泪说:“甜甜和我妈一起生活了10年。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应该怎么选
   转眼已是两年后的清明节,王甜甜的眉宇幽深了许多,王甜甜含泪笑着,她看到山上、人家、花园附近的繁花正茂,外婆正牵着她的手说:“迎春花开后,什么花都跟着开了,粉红的是桃花,白色的是梨花,金黄色的是油菜花……到了清明要去祭坟,上香磕头烧纸钱……那是你老爷,那是你老老爷……”
   外婆每次跪在亲人墓前,看着纸钱烧完后,总会虔诚地念叨:“今天来给您烧点纸钱花,保佑我娃学习好,身体好……”
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的时候有什么副作用/>   “外婆,外婆,甜甜想你了,您走了三年了。”

共 273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