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光明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创意美文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汽车响着轻音乐,卷起了一路尘土,在蜿蜒的公路上颠簸前行着。安贵坐在车上,视觉都有些麻木了,倦意刚上来,前方突然出现的两个有些熟悉的人影,提振了他的精神,他定睛一看,原来是刘绪老人和他的孙子晓晓。老人已年过七旬,晓晓才十二岁,二人各自背着一个沉重的背篓吃力地迎面走过来。老人突然看见了车上的安贵,有些惊讶,随之脸上堆起了笑容来。安贵叫司机小张停了车,他忙下车走上前询问道:“大爷,你这背篓里背的是啥?”刘绪气喘吁吁地说:“是两袋谷子,要背到乡上去加工成米。”安贵帮他们把背篓放在了地上,接着又问老人:“村里难道没有加工的地方吗?”老人说:“村里有加工的地方,但因为电路老化电压不稳时常停电,打米机就不能正常运转了,村里的人只能把粮食拿到乡上去加工。”安贵把两袋谷子谷子放进了汽车尾箱里,从车上取下了一个包裹,叮嘱司机小张把老人送到乡上,等谷子加工完了再带他一起回村子。小张“哦哦”答应着,汽车呜咽着消失在了山野里。安贵背上了包裹,牵着晓晓的手向村子方向走去。
   这是一个全国有名的贫困县,高山村更是本县最偏远贫穷的村落,住着三百多户人家。年初市政府在分配脱贫攻坚任务时,把高山村分配给了N市供电公司。供电公司接到任务后,总经理安贵亲自来村里做过几次调查,研究制定了对全村帮扶的方案,并对几个特别困难户分别指定给了公司几位领导。安贵作为公司的一把手,主动选择了最困难的刘绪家,他已经来村里好几次了,没想到今天在路上碰上了刘绪祖孙二人。
   刘绪年老体衰,家里还有一个年老多病的老伴。孙子晓晓是女儿郑州癫痫病疗法刘英的孩子,几年前女婿因一次车祸意外死亡,丢下晓晓给刘英。刘英只好把孩子留在老人身边,只身外出打工去了。前几年刘英还能给孩子寄来一些生活费,近几年她打工收入锐减,无力顾及老人和孩子了。晓晓上了几年学,由于家境困难,学业也停了下来。安贵得知这个情况后,回单位想了一些办法,这次就是带了一些捐款,专门为晓晓复学而来的。一路上安贵都在鼓励晓晓要尽快返校读书,晓晓听着心下欢喜,松开了紧抓安贵的手,一溜烟跑到家里,东寻西找自己的书本。
   晓晓家屋后的一根老旧电杆引起了安贵的注意,电杆严重倾斜摇摇欲坠,纤细的电线杂乱地缠绕在上面,看上去就像一个饱经沧桑进入风烛残年的老人,为了这一方百姓夜间的光明而在勉力支撑着。
   映入安贵眼帘的还有一座经过翻修加固过的老房子,安贵还清楚地记得这房子翻修加固前的样子——青瓦屋面,木架结构,墙壁用竹筷编制而成,经年累月房屋结构已发生了倾斜,糊在墙壁上的泥巴很多都脱落了。安贵承担起对刘绪家的帮扶任务后,已经给他们送来了家里日常用品,还请人把老人居住的房子作了加固维修,基本改善了他们的生活条件。
   安贵将同事们捐助的书籍一一摆放在了晓晓面前,晓晓爱不释手地翻阅起来。奶奶听见了安贵和孩子的声音,颤巍巍地从里屋走了出来,安贵将一沓现金拿出来递给了老人,叮嘱老人尽快让晓晓返校复课,老人不住地点头,千恩万谢。
   太阳下山了,屋子里光线变得昏暗起来。晓晓打开了电灯,灯光闪闪烁烁很不稳定,晓晓只好停止了看书,奶奶担心电灯被闪坏了,关掉了电灯,找出一截蜡烛来点燃。黑暗把那团微光包裹得紧紧的,一团小小的火苗在努力挣扎着。安贵目光扫过墙壁,看见墙上的电线已经老旧发黑,心想要是电线短路发生火灾,这一家老小又该怎么办呢?
   小张终于带着刘绪回来了,二人把大米搬进屋里,安贵对刘绪再次表达了让晓晓复课的想法,刘绪一边愉快地答应着,一边拉动电灯开关。灯光不再闪烁,只是光线依然昏暗不清,一家人将就着做点家务还可以,但晓晓要看书学习则是根本没法的了。安贵想起前次为刘绪老伴送来的电饭煲和半自动洗衣机,在屋角里发现了它们,看见它们原封不动的样子,安贵心里明白,也是因为电的问题导致这些电器无法正常使用了。
   他盯了一眼电灯泡发出的暗红的光,心事重重地与刘绪握手道别。汽车钻入黑暗里,车灯发出的光芒在这暗夜里有些微弱渺小。透过漆黑的夜幕,安贵看见了散落在山村里的点点星火,那些星火里包含着对黑暗的不屈和对光明的向往,一份计划在脑子里逐渐形成……
  
   二
   回到县供电公司后,他把公司领导召集一起开了办公会,会议内容着重讨论的是如何进一步帮扶高山村,最重要的是要帮助高山村农网改造立项成功。与会代表一致同意安贵的看法,县供电公司办公室主任立即起草了报告,供电所和县供电公司相关人员签字后,小张带着报告找村委会领导、乡政府领导审阅签字,最后经县政府批准后,报告重新回到了安贵手上。消息一传开,高山村村民们欢呼雀跃。
   对于安贵来说,立项要他签字不难,难的是项目资金的问题。看着眼前的报告,安贵心里沉甸甸的。他找来文书记,想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和老大哥说说。文书记的看法与他一致,两人商量向上级多争取政策,一定要以最大的努力尽快完成辖区内农网的升级改造工程。
   安贵叫办公室主任拟写了一份报告,经他和文书记、夏平等人审阅后,亲自带着报告去找了市政府分管领导,得到了领导的充分肯定,然后他踏上了去往上级公司的道路。他的想法也得到了上级领导的理解,领导表示尽力支持N市的农网改造工作,安贵才放心而返。
   几个乡镇政府领导得知这一消息,纷纷前来拜访安贵,希望优先考虑本乡的农网改造,其中包括安贵老家所在的清流乡。安贵答复清流乡等地农网现状比其它地方稍好,当务之急是要解决农网状况最差的地方,希望家乡领导能够理解。来访的乡镇领导带着不满而去,有的甚至找到了县政府分管领导要求安贵更改报告,但领导没有同意他们的想法。安贵无意之中招来了很多抱怨,他家乡的领导甚至说安贵不顾家乡,清流乡的山水养育了一个忘恩负义的人。
   安贵听见这些话,一丝苦涩在嘴里来回打转……
  
   三
   S省供电总公司,一场新年工作会议正在召开,会议主题条幅字体异常清晰:“落实‘一道两极’战略,加快发展步伐,夯实管理基础,提高经济效益,切实履行国有企业的社会责任。”台上台下座无虚席,倾听着上级领导的发言:“以前公司重发展轻管理,今年开始公司必须实行战略转型,按照总部‘一道两极’的战略部署,我们要继续加快发展,搞好工程建设,把电、把光明和党的关怀送进千家万户,尤其要送到贫困山区,同时,我们必须加强内部管理,加大考核力度,实现公司经济效益,向财政缴纳更多的税利,更好地履行国有企业的职责。发展是公司的动力,效益是发展的基础,公司一切考核必须兼顾发展和效益两方面。”
   台下第一排,N市分公司总经理安贵认真地看着领导的讲话稿,不停地做着标记和记录,偶尔用纸巾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后面纵向依次坐着党组书记文治、常务副总经理夏平、副总经理张凡以及N市分公司其他核心管理干部。
   N市供电公司办公职场内,一些职工在埋头认真工作,一些职工三五成群地在一起闲聊。客服部里,艾石给几个闲聊的同事分别递上了一只烟,对其中一个同事开玩笑道:“昨天你娃儿跑哪里潇洒去了?有好事就把大家忘了啊,重色轻友啊!”
   几个人嘻嘻而笑。
   艾石又对另一个男同事道:“昨晚你媳妇让你进门没有?耳朵被扯痛了吗?”
   又是一阵嬉笑。
   艾石说:“走,咱们今天继续‘修长城’!”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抿嘴而笑。其中一个说:“上班时间打牌,风险大啊!”
   艾石说:“怕啥?领导们都开会去了,猫儿外出,老鼠上房嘛!”
   还是一阵嬉笑。几个人携手出门,路过人力资源部办公室时看见小魏还在伏案认真工作,其中一人说:“小魏,走,一起去轻松一下!”小魏头也没抬,随口说道:“我手里有事,没空!”
   艾石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小声嘀咕道:“这小子,猪鼻子插葱——装象,哼!”
   省公司会场内会议已经结束了,安贵认真地将会议材料收拾进提包,步履缓缓地走向门口。还没到门口,刚才在台上讲话的上级领导叫住了他,嘱咐道:“老安,你们那里情况复杂,又是灾害频发地区,公司发展和管理的任务十分艰巨,你要多多费心啊!”
   安贵展开了有些皱着的眉头,微笑地回答道:“请领导放心,我们将竭尽所能完成上级公司交办的任务!”
   “辛苦了,我们等你的好消息!”二人握手道别。
   安贵掏出了手机,一条信息清晰地进入他的眼里:“尊敬的领导,我们向您郑重反映,我们的供电增容申请已经递交了好几个月了,期间我们向有关部门和负责人反映过多次,经办人都说自己很忙,答复是正在研究和办理,但一直没有落实,望领导您过问一下。谢谢您!用电户李某。”
   安贵压抑住心中的烦恼,心想自己调来不久,这类举报信已经收到不少,自己也采取了很多补救措施,但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公司效率低下的状况,紧锁的眉头连带着神经逐渐在脑子里拧成一个结,久久不散。参会代表一到齐,安贵就带上他们匆匆奔向火车站。
   车窗外绚烂的晚霞染红了西天的云朵,给冬日里的天地带来一份温暖。南边一块厚重的云团占据了很大一片天空,晚风过处,天地间一片肃穆。
   车厢内一些乘客在欣赏美景,一些人在闭目养神。安贵无心眼前的景色,联想到自己的年龄和经历,心中涌起一份感慨:根据这次会议的部署,下一步公司经营管理的担子更重了,自己到了这个年龄,该急流勇退还是迎难而上呢?彷徨之际,眼光从其他几个同事的面部扫过,他又想,公司正值大变革时期,事务繁重,矛盾较多,书记文治年近退休,自己比他要年轻几岁,这份重担由文书记来担当显然不合适;其他领导如常务副总夏平还显年轻,工作干劲不错,但在把握大局上还显得稚嫩了一些。一年前岗位调动时领导的谈话还言犹在耳,自己可是郑重表态要改善公司现状,不辜负领导的信任,事到临头自己怎么能打退堂鼓呢?安贵摇摇头,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随后从提包里拿出笔记本,将自己的想法一一记录在笔记本上。记录完毕,又逐条看一遍,合上笔记本,冥思苦想,又翻开笔记本加以补充,再仔细阅览一遍,脸上泛起满意的笑容,再次合上笔记本,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车轮滚滚,夜幕沉沉,列车射出几道明亮的光线向前飞驰着,似要撕破夜幕奔向前方的光明……
  
   四
   下班后安贵和几个领导在食堂用完便餐,一起走进会议室。一面雪白的墙上,“努力超越,追求卓越”的隶书字体十分醒目,另一面墙上粘贴着一幅全市地图,还有一面墙展示着公司获得的奖状和荣誉。会议桌中间摆放着两面小旗,一面是国旗,一面是司旗。安贵总经理、文治书记、夏平副总经理、张凡副总以及公司其他领导分坐四周,每人面前摊开着一本笔记本。
   安贵声音响亮地发言:“上级公司的会议精神我已经作了传达,希望大家认真领会。最根本的是我们公司怎么落实这次会议精神?希望大家认真思索,并提出建议。会议期间和返程路上,我将自己的想法作了简单的整理,在今天的会上我一并提出来,供大家讨论。我的意见主要分这样几条:一是落实上级战略部署,加快发展和建设的步伐,为脱贫工作做出显著贡献。二是加强队伍管理,提高工作效率,搞好优质服务。三是加强公司财产物资管理,尤其是物资采购上要严格落实招投标制度,使用、报废方面实行严格登记,尽量做到物尽其用。四是加强施工现场管理,严格落实安全规程,杜绝重大事故的发生……”
   安贵滔滔不绝地讲着,其他人员快速地记录着,直到安贵发言完毕。
   文治说:“我十分赞同安总的发言。我对分管工作补充如下意见:一是充分发挥党员骨干职工的示范作用,提高公司工作效率。二是加强法规和公司制度的学习,从根本上树立管理和效益意识……”
   夏说平:“两位主要领导的发言抓住了公司管理的主要脉络,我十分赞同。我的补充意见是:一是根据上级公司考核的要求,完善本公司的考核制度,严格落实,一视同仁。二是各班组回去都要开会,全面贯彻落实公司新的要求……”
   张凡有些吞吞吐吐地附和道:“本人也赞同安总的意见,只是特殊情况还需特殊考虑。”
   其他领导争先恐后地发言,会场气氛热烈。
   N市大街上,艾石等几人醉醺醺地从酒馆里出来,嘴里咿咿呀呀不停,又朝歌厅走去。
   街上华灯璀璨,城市一片繁华与祥和,几道明亮的激光射向深邃的夜空,源源不竭的热量温暖着冬日里的这个城市。
   会议结束后,安贵面带倦容下楼,走近文书记的车窗,不无忧虑地说:“老大哥,我想这次会议精神等春节后再落实,眼下先平安过年。你看怎样?”文书记沉思了一下说:“可以。”安贵又叮嘱道:“老大哥,开车慢点,注意安全!”二人挥手道别,安贵目送着文书记的车消失在街道尽头。

共 21063 字 5 页 癫痫病持续性状态是怎么样的.php/article/showread?id=848459&pn2=1&pn=1" class="pre">首页武汉看癫痫医院?id=848459&pn2=1&pn=1">1234
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最便宜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