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八一】一路花开到梦里(散文·家园)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创意小说

在一片开着各色野花的空地上。

“这花不久前才用割草机割过,你看又开得这么旺。”身着一袭黑衣的女子,望着黄色的五瓣花说。

“我们还不如这野花。”身着一袭素衣的女子,看了看黑衣女子说。

“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中都能生存下来,而且一存就是三十年,我们的生命也很旺盛啊。”黑衣女子不由得扬声又说。

一路花开到梦里,哪怕是野地里的旋覆花,在四月,也漫成海,不错过一丝绽放的希望,只愿住在春天里,把鲜艳还给大地。

掬一颗心,善感的,挟一双眸,善睐的,擎一只手,善绘的……平淡为你打开一扇窗,真实为你推开一扇门,这往日的索然寡味成了隽永的恬静,这长期的粗俗野陋成了细腻的真切……简简单单的横竖撇捺成为遒劲有力的述说,述说着我们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执著——赐人以云梯,可上青天揽明月。谁说要“蜡炬成灰泪始干”,为何不“五月榴花照火红”?谁说要“化作春泥更护花”,为何不“绿满山原晴满川”?难道成长非要一方的牺牲为代价,才算膜拜了本真?

我们是敦煌壁画上的飞天,酣畅无垠的遐思;我们是沙漠流动的月牙泉,播种澄明的清澈;我们是万里长城的青砖,铺垫历史的轨迹;我们是太空漫步的神奇,绽放飞翔的羽翼……我们只是这里小之又小,微之且微的一抹粉尘,写下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字,便守着这片或贫瘠或丰沃的秦韵汉风,奏响很多年不变的歌——树谷树木树人。

我们是不悔的精卫,衔着一枝一叶,一枝一叶……填充着思想的海洋。我们是田野里跳动的露珠,阳光下闪烁芳华,草窝里滚动圆润……弹奏着春雨的晶莹。我们是唱着复调的“布谷鸟”:布谷布谷,布木布木,布人布人……永无止境唱着来时的歌。

不要问我们的名字叫什么,精美的石头会唱歌,我们的名字会育人。你懂得,我们是谁?正如我们懂得自己是谁。我们是跌落凡尘的孔夫子,我们是会写字的键盘侠,我们是舞干戚的刑天。

我们是谁似乎重要,把文字变成有生命的歌唱给需要的人,经纬网的定格。我们是谁似乎不重要,我们只是循着旧时的坐标,漫长的上下求索。心心念念要做凤凰,涅槃,来世,再唱“夫子”的歌:博天地之广,采古今之长,通阴阳之变,无所不能,无所不晓,无所不及,只做文化“超人”,将历史和未来焊接,将时空和思想组合,将汗水和智慧凝聚。

猜猜,我们是谁?

这样的黄土地上有着我们这样的一群人,鲜活的,比白杨树还普通的一群群,渭河岸边一粒粒沙,北邙塬上猎猎罡风,野地里一朵朵毛毛茸茸喇叭样的地黄花,坑脚旮旯里的一株株茅茅草……浸泡我们的魂灵。生于斯,长于斯,教于斯,我们是一群活体的雕塑,镂刻着属于自己的沧海桑田。

我们幻想的生活:桌上放一个透明的瓶子,玻璃的或塑料的,敞口的或曲颈的,里面盛满水,水葫芦或青叶绿萝七八只一束歪歪斜斜地倚在瓶里。看着瓶里水葫芦匍匐在水面的蘖枝自由自在地交错参差,慢慢长出了白而嫩的绒毛须根,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瓶内的空隙,整个瓶已看不见水,只塞满了灰色的丝绒,瓶口处纺锤形的泡囊挤挤挨挨地拥卧着,悬垂的茎叶尽力向上向外扩展着。青叶绿萝硬的杆在分叉处生出了白而粗的气根,那气根慢慢地变为浅褐色,又生出多而细的小气根,像是多刺的鱼骨随性地攀援在水里。水葫芦莲座式的倒卵形叶或青叶绿萝不等侧的卵形叶肥厚了许多,瓶颈上空绿茎似乎长出了五六毫米的嫩芽儿,更或多了一二片甚至三四片的浅绿,有半边残了叶,不知是生虫了还是人为因素,半拉叶子整个锯齿样没了。每当下雨时,捧着瓶,小心翼翼地走向室外,蹲在空地上的水洼里,放下瓶,双手结成一个圆弧,探进水洼里,掬一捧雨水灌进瓶里,反反复复……每当看书写字阅作业累时,怔怔地看着瓶,看着水,看着根,看着绿,我们的任督二脉便疏通了,三魂七魄便活泛了。

桌子上铺一层白毛巾,毛巾上放置一樽小号的紫砂壶,壶旁有一微型同色系的紫砂盅,壶里面蒸腾着,丝丝缕缕的香韵从壶嘴里溢出,甘醇浑厚的红茶味儿便汩汩地冒突,盅里殷红如血的茶香便荡漾在空中;或者一盏玻璃杯浸满水,里面撒上几枚绿茶,看蜷缩的细须,慢慢地舒张开来,闭上双眸,深呼吸,那淡雅清越的嫩芽便在心里温软地蔓延成生命的味道。静心聆听“梵音大悲咒”、“文殊菩萨心咒”,那种安谧是柳林响在耳廓,花香滑过鼻翼,薰风穿过两靥,浅红映入心帘,爱恋抚摸灵魂,微醺便像春水自然而然荡开一泓泓涟漪;或者半眯着眼睛,晨阳半倚在肩膀,绿茵掠过发梢,听蒋勋老师的“美的沉思”,用手捂住音响的孔口,感受温润如玉触动心弦的美妙;流行的“落梅花”、“折杨柳”,旋律或缓或急,音调或高或低,男声的激昂,女声的细腻,变声的切换自如都深入心脾……一切一切的烦杂,一切一切的执念便融化在茶的氤氲,声的靡靡,意念的随意中。

那些操场红叶李中麻雀的聒噪,梧桐林里灰喜鹊的长鸣,那些院墙外建筑工地上机器、钢筋水泥碰撞的嘈杂,工人们的吆喝声都化作二氧化碳成了光合作用的新养分。我们的生命或许是这样的绿,这样的静,这样的声囚在四堵墙的温室里,窒息缺氧的状态,憋闷馊臭的气味,渴望着蓬勃的邂逅,渴望有益的再生功能,遇见一段生命的绿油油,暖了平静的心,绽放一个最美的我们。

我们梦想外面的世界,精彩超过文字的美感,约三五好友背上行囊,罗盘、指南针、大比例尺的地图,柳枝型的拐杖……都装在背包里,不定方向和目的地,走一程算一程,摆渡灵魂,探索奥秘,可总是因为口袋里的碎银子作怪,缚住手脚,唯唯诺诺的思虑经不起一点点折腾,我们只有“嘘”的一声把这些声色犬马的俗念凡恋放弃,“要走世界找度娘”成了我们的最佳标配,在这高科技时代,思维可以跳跃,脚步可以导图,搜索引擎、动态图片、3D影像、微信朋友圈……学无定法,大千世界,凡所见所闻皆是我们的“良师益友”。

莫道不风流,只是前缘误,古朴滋孕的扑朔,淡雅涵养的迷离才是原生态的高洁,我们守望来时之路,一条道走到黑。平凡有夙愿,简约因深邃。不畏浮云拦天际,终有霰散霁飞时,待那番,一山方过一山青。礼、乐、御、数、书、射六艺的洗礼,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六书的美感,唵嘛呢呗美吽六字真言的无量功德都让我们如醉如痴,即使“你所有的智慧加起来不如一朵路畔的野雏菊”是真理,我们也不曾后悔,活着就做灵魂的守卫者,文化的传承者,理想的坚持者,咬定青山志不渝,前行前行。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人间有至诚而不语。”昔有茅盾谱写《白杨礼赞》,歌颂白杨树平凡质朴卓越的坚韧不拔,今日,谁为被遗忘的我们做礼赞?

——那些守望着乡村教育的普通师者,中国基层教育的筑梦师。

吹一口气,绿色的叶子在抖动,哼一首歌,叆叇的茶香在氤氲。

一路花开到天涯,开成野地里的旋覆花,芳华绝代,不为别的,只因有梦,把最美的自己绽放在四月的春光里,不以物而喜,不以己而悲,淡泊明高志,孑孓不独活。

哈尔滨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武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到底在哪里?天津哪家治癫痫好脸青紫、双眼上翻且无意识是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