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蝴蝶为什么这样美(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诗词

蝴蝶在思索中幻想美,因此它有冲破现实之茧的生命利剑。

——罗曼·罗兰

1

蝴蝶的前身为丑陋的毛虫蝴蝶与人类生活在同一蓝天下,都是动物界的成员。2500万年前地球上就出现了蝴蝶,而人类历史才仅有300万年。

蝴蝶完整的一生需经由卵、幼虫、蛹和羽化成蝶4个时期——丑美转化的生命行程。

暮春,缀在植物上的蝶卵孵化成了幼虫。丑陋的幼虫,长短才几毫米,就露出了饕餮之徒的本性,夜以继日大肆地进食植物。幼虫一般需蜕四次皮。蜕皮都是从背部裂开,从皮壳里挣脱出一条更长大的毛虫。秋黄时节,无法再长大的幼虫,用尾部钩住树枝,吐丝将身体包裹住,成为寂静的蛹。新春又来了,在某个清晨,当第一缕阳光一照射大地,冬眠的蛹就先有了动静,蛹壳有了轻微的裂纹,继而裂开,先伸出的是触角,尔后是碧绿的小眼睛,随即羽化的蝴蝶就从蛹壳里钻将出来了,再过个把小时,随着瑟缩的纤弱柔软的翅膀变硬,又经由一番热身运动——翅膀张合几个回合后,便双翅一展,飞入苍茫……“蝴蝶,尔曾为蛆虫。”在古希腊,哲学家已有如此客观的论断。被诗人迈科夫咏为“飞舞的花”的蝴蝶,的确是科学家阿尔贝特?马格努斯说的“会飞的软体虫”。

莫遣佳期过,看看蝴蝶飞。

——【唐】李端:《送窦兵曹》

我在一篇短随笔《蝴蝶》中,曾将美丽的蝴蝶与可恶的害虫这种“美丑合一”现象,定义为“蝴蝶现象”。

我以为在这尘寰,惟“蝴蝶现象”一类复杂美的物事,才更能体现美的本质。换言之,大凡至美的物事,都绝不是简单、单一或者纯粹的;惟越具美之丰富性的物事,方越蕴审美价值。

我的意思是说蝴蝶何以这样美,离不开“美丑合一”的出身及其审美争议。

在美学史上,确也存在对“蝴蝶现象”的不同看法。

比如,朱光潜先生在《谈艺录》中曰:“江南三月,花间蝶如梭行,意趣盎然。”而陈寅恪先生却说:“蝶似飞絮,去也曾为蛀虫。”俩先生对待蝴蝶的态度,一喜欢快慰,一憎恶讥讽,呈天壤之别。我想,个中原因,除与俩先生的学术生涯和生活境遇相关外,还与蝴蝶犹同名画《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本来就存在颇多审美“解读性”有关吧。

绝美的物事皆丰厚、多义,谁都认同千手观音更美……或许,只要条件具备,丑陋的东西都大有可能转变,变成如“蝴蝶”一般美丽而复杂的精灵。

2

蝴蝶之美蝴蝶美得斑斓。这斑斓即翅膀的斑斓:要么是蓝绿青蓝类犹带金属铜的光泽,要么是多姿娟丽的七彩排列,抑或色暗,抑或亮堂,或黄或红或棕或褐,也有少数呈暗紫色等等。“闪烁冷光的翅片,反射着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光波,活像朝暾初露时的云蒸霞蔚。”(杨文丰:《蝴蝶》)蝴蝶翅膀的色彩,来自鳞片对阳光七色光波的反射,人眼所见的蝴蝶翅膀颜色乃被蝶翅反射的入目的光波颜色。比如黑蝴蝶,是因为“贪婪”得一点阳光也不反射,而白蝴蝶,却是过于“无私”而反射了所有的阳光。

如果参照人间世俗,并按色彩之斑斓排排蝴蝶的座次,那么凤蝶科和闪蝶科无疑该坐第一、二把交椅,尔后依次才是蛱蝶科、粉蝶科、绢蝶科、斑蝶科和环蝶科等。

黄凤蝶、玉带凤蝶乃凤蝶科蝶中的大型蝶类,色泽光明艳丽,后翅都拖着飘逸的尾带,犹似风韵犹存娉妍丰腴的少妇。塞浦路斯闪蝶,大蓝闪蝶,梦幻闪蝶,国王闪蝶都隶属闪蝶科。闪蝶科中最具梦幻色彩的要算太阳闪蝶。闪蝶科具有硕大华美,色彩斑斓,多呈梦幻之蓝,犹同金属般光泽闪烁、辉煌的特征。

蝴蝶美得华贵。“如果将她比喻成花,若非牡丹,也是腊梅了。如果比作鱼儿,恐也只有高贵的金鱼才能匹配。当然,她只能是‘会飞的腊梅’或‘游动的金鱼’。”(杨文丰:《蝴蝶》)蝴蝶的华贵美可谓表现得林林总总:比如华丽。这七彩翅膀色泽四射,神秘流转,犹同太阳神织出的云锦。当一只只蝴蝶上下翻飞时,其飞行的线路在山河间流连出了一条条神秘闪烁、无声胜有声、曲折回旋、色光流行的长流细水;比如珍贵。蝴蝶在天地间上下蹁跹,活像情侣迢迢传送美妙的信息。如果表述得更具体些,这蝴蝶美的珍贵,还真“有些儿像珍稀邮票”,你若疑惑,就去瞧瞧鳞片细密流光溢彩的蝴蝶翅膀吧;又比如抽象。蝴蝶的华贵美是以抽象为底色的,这抽象多表现在气息上;还有便是秩序。而秩序从来就是高等、高雅、贵重的艺术要素。蝴蝶的色彩排列,能表现出如此的韵律,乃至格律,难道还不能说具备秩序吗?伟大的唐诗,不就是因为富于格律而呈现出独有的艺术“秩序”吗?词牌《蝶恋花》不就是秩序独具的艺术形式吗?

蝴蝶更美得妖艳,妖艳在仪、色、态。

谁也无法否认她妖艳得很女性。蝴蝶甚至可作女性的象征。所以若论起蝴蝶的妖艳,怎么也绕不开与女人的关系。然而,蝴蝶的妖艳,尽管与许多负性的观点,比如与《明帝颂》里轻浮有似蝴蝶的看法,与《本草》中“蛱蝶轻薄”的说法,甚至和古籍里以蝴蝶当女人图谱及生殖意象,乃至隐喻挑逗和诱惑等等皆多少有些关系,然而,我却觉得所谓妖艳,之于蝴蝶,该作褒词解。

仔细想来,女人与蝴蝶都美丽,都爱美,爱花,都拥有窈窕的身材和超然的灵性。女人的脂粉香浓与蝴蝶眷恋香气,亦颇相同。蝴蝶还被尊为“化月之神”,更可幻作美艳的女子进入孤寂男人的密室。就更别说有所谓的“蝴蝶夫人”和“花蝴蝶”了。

西园色蝶映花叶,粉蝶纷纷上眉颊。

据传唐代皇帝李隆基春日遇闲,又倘遇晴好的黄昏,偿令后宫嫔妃佳丽个个时花插头,尔后当庭捉下一只蝴蝶,并亲自放飞,蝴蝶栖上谁的云鬓或飞入谁的香房,君王当晚就宠幸谁。

有道是权力是一帖春药。妖艳,莫非也是一剂春药?能与权力相互促进?

蝶恋花与花恋蝶互相对应。美人扑蝶历来就是艺术选题。据考宋代每年阴历二月十五日花朝节,团扇扑蝶总是女人闪亮登场的保留节目。宝钗扑蝶乃红楼的经典诗景。

蝴蝶其实还美得轻盈、神幻,以及美出了应有的杂芜。

蝴蝶之美,难道仅显现于蝴蝶的翅膀吗?

3

蝴蝶近乎魔幻以奇异、神异,甚至近乎魔幻来形容蝴蝶的身体、生命功能和“行为艺术”,我以为一点也不为过。

长期以来,人类总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自己是最有神性的动物,其实此乃人类中心主义阴影下的偏见,是幻觉。人类这种偏见和幻觉是该到破灭的时候了。蝴蝶和许多动物,实在具有并不逊色于人类的神性。

在蝴蝶的神性里,依然蕴着人类永远也破解不尽的秘密、难于领悟的生命规律和诗。

大自然本是一首结构和谐的大诗。大自然中的一切,绝大多数皆是人类出现以前各种神秘力量相生相克的产物。只有自然主宰人类,绝不可能人类是自然的主宰。

蝴蝶身上两对艳丽的翅膀体现了造化胜人的鬼斧神工。看看蝴蝶翅膀吧,体大的蝴蝶有鳞片上百万个,这些彩色鳞片犹同屋瓦般排列。这些鳞片的形态还似球拍,防水功能甚好。年愈八旬的美国摄影师科杰尔?德韦德先生以拍摄蝶翅为乐事,历二十四载,行踪及30多个国家,终于拍摄到26种蝴蝶,各种蝴蝶的翅膀上各“长”着一个英文字母。

别以为味觉器官都天生在舌上。也别以为味觉器官在舌上就高,就正常。蝴蝶没有舌头——味觉器官竟在脚上!蝴蝶之脚与蜷曲的软喙可谓天作之合哪!蝶脚只要一踩上颤抖的花朵,只要想吃食,其精巧绝伦的软喙就能随即自如伸张,伸张的长度视花萼的深度而定。有一种马达加斯加天蛾,软喙竟可伸至35厘米。

蝴蝶的脚肯定要比情人的舌头敏感千倍。生物学家将一只蝴蝶饿两三天后,以沾了糖水的棉球刚碰蝶脚,蝴蝶立即伸出长喙吸吮;你若拨伸其喙直接沾糖水,她却会缩回长喙,即便再饿。

马尔克斯在小说《百年孤独》里写过一种体内流荡绿色血液的人物,我想这只能是魔幻现实主义的想象,而蝴蝶的血液,倒真是绿色的。

蝴蝶是地球村的社员,每一只蝴蝶都是“向阳花”。何以我们总能见到蝴蝶展开翅膀在承受阳光呢?是因为只有在体温高于摄氏30度时,蝴蝶方能起飞。

蝴蝶是复眼动物,眼睛由一万五千多只小眼睛构成。蝶眼才真正是明察秋毫,看得到人眼都无法看到的紫外线,能分辨人眼无法觉察的细微色差。而蝴蝶的心却在腹部。有道是“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因而我说不清将人眼与蝶眼比,在表现心灵上孰劣孰优?智利诗人聂鲁达自云他有三只眼睛,其中一只眼睛用以倾听未来。不知复眼的蝴蝶是否也能倾听未来?

客家谚:“日求三餐,夜求一寢。”与人类向往高榻龙床相比,无论是喜单独过夜之蝶,还是喜群栖之蝶,对寢所的要求都不高,总是随遇而安。当然,不同蝶类的睡眠之所也未必相同,或枯枝梢头,或植物叶底,或峭壁悬崖。草叶起伏的芳草地,乃多数蝴蝶的天然眠床。

江头楂树香,岸上蝴蝶飞。

——李贺:《追和柳恽》

蝴蝶够得上是昆虫界美丽的马拉松选手,尽管飞速较慢。青年达尔文乘坐“贝格尔”号军舰环球旅行时曾见奇异的一幕:黑压压一群陆生粉蝶从开阔的海面飞来,瞬间落满桅杆和横桁,短暂栖息后又纷纷飞离。这是蝶群在大迁徙!有一种粉蝶,每年冬天都要从撒哈拉沙漠边缘出发,御风而行飞往扎伊尔,“蝶云”长20公里、宽50公里,遮天蔽日。蝴蝶大集团迁徙,缘于避“粮荒”而救种族;如果大规模蝶群老生活在一地,幼虫势必噬光绿色植物,将丧失赖以生存的基础……这是死亡的土地,这是仙人掌的土地。

——艾略特:《空心人》

蝶群会灭绝吗?这种可能无疑存在,在这人的世界!然而,如此的结局却又不那么容易出现,这固是因为蝴蝶繁殖力惊人,且不搞计划生育。你知道吗?

—只菜粉蝶一个夏季就能产卵250个。倘若卵皆孵化成虫,又有一半羽化成雌蝶,每只新生的雌蝶又产下250个卵……如此子又有子,子又有孙,代代繁衍,只要七年,这只菜粉蝶全体后裔的质量,就将超过地球的质量!

未出现如此的后果归功于环环相扣的生物链。英国生物学家和发明家J?E?拉武洛克提出的“盖亚理论”认为:整个地球的生物圈实际上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这个环绕地球的超级生物整体——盖亚,本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大地女神、梦的赐予者、神在地球的化身,是地球文化的图腾,更是大海、高山和12个太阳神的母亲。

犹同绿叶天然配好花,神妙的理论只合解释神幻的物事。

蝴蝶实际上一直都在被险恶包围,有那么多的寄生蝇、寄生蜂和寄生菌在威胁着蝴蝶,有那么多的蜘蛛、螳螂、蜻蜓、剌猬、蜥蜴和青蛙等正在朝蝴蝶逼近。

鸟类就是蝴蝶最大的天敌。一只青山雀一个季度就要捉毛虫3万条,谁说得清其中有多少是蝴蝶的幼虫呢?

当可悲的风驰骋着杀死多少蝴蝶。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更有蚂蚁家族,一昼夜就可杀死毛虫1万条。还有日益恶化的环境污染,尤其有现代“捕蝶者”——被武装到牙齿的现代“捕蝶者”……物与物相生相克,物与物命运莫测……美丽的东西都是脆弱的。脆弱的蝴蝶头上同样没有上帝。惟有靠蝴蝶自己,要拯救蝴蝶。

而蝴蝶拯救自己的稻草,居然、竟然,也只能是防卫。

模仿植物的色彩和形态——“拟态”,成了蝴蝶行之有效、并深受动物学家乐道的手段!

枯叶蝶无疑是著名的拟态代表。枯叶蝶就像一片枯叶,甚至翅上还有清晰可见的“叶尖”、“叶柄”和“叶脉”,你能分辨?

明明眼前是一根枯枝或叶柄,连枯枝上的细小斑点和裂纹都历历可数,但却是一条尺蛾幼虫。真伪装得巧夺天工、瞒天过海啊!

著名翻译家罗大冈先生在法布尔《昆虫记》译本序里写道:法布尔是达尔文之变形论和适应论的反对者,法布尔认为“本能就是天才”,而在“法布尔看来,昆虫求生存的艰苦曲折的斗争,它们在斗争中表现的一切令人想不到的敏捷反应,是昆虫本身生理结构形成的条件,是它们的本能与直觉的表现,而不是为了适应客观环境,逐步变形而成的结果。”(作家出版社1998年版王光译本《昆虫记》序)所谓自然选择,只能是属于主体的本能和客体的自然界长期互相作用的结果。

何谓蝴蝶的道德?我以为蝴蝶的道德就是忠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僭越自己的本能,设法用足自己的生命功能,将自己业已形成的独特的“行为艺术”用至极限,自觉而不做作地展示生命之美,默默为大自然献上自己美的色彩和气息,甚至不惜奉献自己的生命——当需要时。

4

蝴蝶的投影美丽而神秘“有一眼泉,叫蝴蝶泉;有一种花,叫蝴蝶花;有一个梦,叫《蝴蝶梦》;也该有一座山,叫蝴蝶山吧!”(杨文丰:《蝴蝶》)还见过蝶泳;读过蝴蝶结;亦明白何谓羽化而登仙。而数学家、哲学家和散文家罗素更提出过“蝴蝶悖论”。

甘肃癫痫病医院好吗得癫痫病是什么原因导致继发性癫痫病因都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