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海殇后的沉思(散文)

    1人类该沉痛地铭记这场大海啸,这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海殇!2004年12月26日,星期六,中国农历猴年之尾,西元圣诞翌日,距离雅加达西北1620公里,印尼苏门答腊岛西北近海海底地下40公里,发生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对望(散文)

    不曾预测情感的高度,就像不曾探索生命的意义,它们太过自然,自然地会被忽略,又太过浓烈,浓烈至整个心灵。亲情,于很多人而言,像一阵风,在飘过的痕迹里包裹着收敛的心性与静若的爱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父亲的心结( 散文)

    引子父亲走后已经九年,可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生活得好吗?我常常这样想。这样想的时候,心情总是沉重的,就想写点什么东西出来,但总是未成曲调先有情,悲痛挡在那里,文笔就成了没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风恋】孩子,我向你致敬(散文)

    从书店出来,已经是上午十一点,我匆匆地提一袋书走在门口的小径上。骄阳下的花草,少了水色,已经萎靡了。草,没了草儿的鲜翠;花,没了花儿的芬芳。花圃中一盏金黄色的葵花向着太阳,那...[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读书的“疼痛”记忆(散文)

    小时候,生活的乡下很穷,大家都过着清汤寡水的日子,科头跣足者满街都是,许多人家甚至轹釜待炊。不仅如此,文化大革命几乎把所有的文化艺术都归为“封、资、修”,扫进了垃圾堆,除了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冬之梦征文】过年(散文)

    现在的孩子们对于过年的兴味,比起我们小时侯真是淡然多了。小时侯我对于过年的兴味和渴望,那真是没法形容。离过年还有好长好长一段时间,在我的心里就已经响起了“劈劈啪啪”的炮仗声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有奖金”征文】在柳永广场上的随想(散文)

    一定海城西,竹山峰下,与竹山公园(又称鸦片战争遗址公园)相邻,新建了历史文化景点,名之为“柳永广场”。想那柳永是北宋著名词人,是第一位宋词革新家,他的词流传甚广,有“凡有井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37度女人(散文)

    有一个阶段很流行的37度女人,说这样的女人接近人体温度,所以感觉比较舒服,很受欢迎。我觉得很有道理。曾经流行的美女型只能养眼,曾经流行的睿智型只能仰慕,曾经流行的能干型也只能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年】 年味里的故事(散文)

    一、油面2012年12月间,央视CCTV-2频道“消费主张”栏目专为老家英山做了一档“淘乐进行时”节目。节目画面拉开,首先看到节目主持人熊雄津津乐道地介绍着节目主题,接着就看到漂亮、清纯、文...[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PK大奖赛”】雨中的事(散文)

    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很多让我难忘的事。这些难忘的事情有大有小,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一件发生在雨中的小事。还是在高中的时候,我在周末的下午从家里回学校。刚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天...[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