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对望(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言情

不曾预测情感的高度,就像不曾探索生命的意义,它们太过自然,自然地会被忽略,又太过浓烈,浓烈至整个心灵。

亲情,于很多人而言,像一阵风,在飘过的痕迹里包裹着收敛的心性与静若的爱意。这份情感,它没有那么高贵,也没有那么洒脱,但就那样默然在流年中伫立,百折不挠,安之若素。我很少直面与它对视,同它交流,因为我知道它会永久在身边,不离不弃。我喜欢与它对望,在我的世界里,在心灵的最底端。

我姥姥今年六十有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蒙族人,尽管家乡开始盛行用汉语沟通,但姥姥坚持用蒙语与大家交谈。在她的观念里,民族传统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舍弃的。其实,我一直都称呼她为“奶奶”,因为蒙古文里的“奶奶”比“姥姥”少一个词,便一直这样叫了。不是为了省略那短短的词汇,而是我觉得这样的叫法更为亲切。关乎爷爷的记忆只停留到了八岁,而奶奶,她的面貌都无从知晓,这样的事实无疑是一份缺憾。但姥姥用她一个人的爱,填补了那心灵的空白,将每个角落都绘制成了斑斓。

偶尔翻阅相册,看着昏黄背景里笑靥如花、宛若白莲的她,总是为她感到遗憾,遗憾她生不逢时,将她的才情湮没在时代的捆绑中。遗憾流光易散,将她的容颜渐衰在岁月的倏忽中。回首之间,还是发现光芒万丈的她,与众不同。

姥姥出生于农村家庭,那时候城市没那么繁华,思想没那么先进,农村更是处于一种水深火热的状态。姥姥兄弟姊妹五人,家中主要以种地为生,而家里分到的零星土地根本不足以养活这样庞大的家庭。如今姥姥那体弱多病的身体,大概与从小挨饿有关系吧。听闻,姥姥从小就很漂亮,出落得亭亭玉立,举手投足间,更多了一分韵味,尽显优雅气质。

后来,她在家乡的学校里当了一名教师,她曾说,她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便是选择当了一名老师。有一次,她的学生还专门到家中拜访,那一声“马老师”承载了多少回光往事,吮吸着多少温和暖意!我在姥姥的眼神中看到了感动与激动,怀念与爱念。

现如今她四个孩子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这些都是她亲力亲为所得的成果。一个家,家风的存在很重要,它虽然悄无声息,但会像烟火般让世界璀璨,亦会像炸弹般毁灭所有。

生命中我们会邂逅很多人,他们遇见、靠近、了解你,并带给你爱与希望。总有一个人,会站在你内心的高处,无论怎样,也不会降落。今年过年回家,在楼下便看到姥姥又在窗口向下观望,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是她迎接和送别的独特方式。那天看到她那饱含兴奋的笑容,我却有着哭泣的冲动。我加快步伐上了楼梯,毫无意外,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依然是“你怎么又瘦了?”,然后一脸不开心的表情。听闻我感冒了,脸色愈加难看,立马让我去医院,然后转身手忙脚乱的给我收拾着什么。这让我想起小时候,我那时最害怕打针。有一次发烧严重,已经不得不打针,但她知道我怕痛,便阻止爸妈带我去医院,自己用很多被子给我盖上,让我出汗。然后一整夜不睡,我一掀开被子,她立马又给我盖上,反反复复无数次。长大后,我很懂事的不挨着她睡,因为我这个爱踢被子的毛病真的改不掉,为了让她睡个安稳觉,我自觉跑到另一间卧室蒙头大睡。早上醒来,发现被子整齐盖在身上,我刚对上她的视线,她便像孩子一样嘟着嘴,然后害羞地冲我一笑“我多久没和你一起睡了,所以就过来了。”我顿时鼻酸。因为工作缘故,只能在家住三天,一大家子人,她又惯性地选择睡在我旁边。黑夜里,我看一眼手机她便看我一次,我本想等她睡着了再玩,可是她说“你睡了我再睡,不然你肯定又要玩手机,晚上看手机对眼睛伤害很大的……”当时,我觉得姥姥真的很唠叨,可是此刻,对着明晃晃的灯光,我是如此想念!

从小我就不喜欢在家住,而是喜欢跑到姥姥家,仿佛那里才是我真正的乐园。之前我不知道一个人什么时候才最真实,后来才明白或许只有最亲的人在身边,你才能肆无忌惮,才能展现自我。我喜欢姥姥接我放学,远远便看到她的目光穿梭在无数个身着校服的学生中,在人群中搜索。这样的画面有很多次,它一直是我记忆中无法割舍与抛弃的一部分。生活从来都不是演戏,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情感流露,是我们心底最真切的表达。

我有读书的爱好,已记不清是几岁开始喜欢上的,或许是因了姥姥每日给我讲故事的缘故,让我对文字增添一份亲切感。我很喜欢姥姥戴着老花镜认真读书的模样,这总让我慨叹,她这佳人,应是与林徽因等女子可媲美的啊!虽然有时会遗憾自己并未染到姥姥骨子里散发出的诗兴与典雅,但庆幸最小的妹妹还能在她的身上继承着那份美好。

清楚地记得,2014年夏,那天我放学回家,家中一片沉寂,我一进卧室,看见姥姥紧锁的眉头,心事重重。后来听闻,这是一种叫抑郁症的病状。我以为这样的事情永远也不会出现在我的身边,但是它真的出现了,还出现在了我最亲爱的姥姥身上。那个时候,我们每个人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二姨的孩子出生后,过了一定时期,却还是不会说话,姥姥便时不时将这个话题挂在嘴边,晚上也开始失眠。那时候,她的状态就像在沙漠中行进,却迷失了方向,孤独、无助,谁也没有能力将她从那样的环境中拽出来。姥姥她只能靠自己,靠那份勇气、坚韧将自己解救出来。她没有让我失望,她的状态越来越好,令我完全忘记她是患过抑郁症的人。有月圆之时,便有阴晴不定之刻,但姥姥教会我们的便是坦然面对,感恩与坚持。

前段时间,听闻姥姥住院,心不由得一紧,我不知道这是她第几次入院了,不敢去问。我长大了,她却老了,中间隔着千山万水,隔着荒凉繁华。看到她头发渐白,内心又无声泛起波澜。电话里,她的声音依然活泼,不像生病的人,我知道她在演戏,怕我难过。在姥姥做白内障手术前,我赶回去了,我知道她害怕了,因为她一直在看着我,我不清楚我在她的视线里有多么清晰,只是安静地让她触摸,触摸我这个最亲近的脸庞。手术从早进行到下午,中间来来回回的人……三点一刻,她出来了,一手捂着眼睛,嘴角张扬地向我走来,我就知道她很勇敢,勇敢到让人心疼。

2017年,我22岁了,长大了,却离姥姥远了,无法时刻陪伴左右。我知道她不会怪我,毕竟她是那么温柔的人!但愿,这个世界也能对她温柔一些,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亲情,就像海面上行驶的游船,无论南风过境,亦或逆风而来,总有一股凝聚的力量在支撑。左岸与右岸,远方与后方,总会在某一处停落。一路兼程与一抹微笑相互对望,定格为最美的依归。

癫痫患者的行为障碍有哪些导致女性患上癫痫的原因都有什么治疗癫痫用卡马西平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