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远去的铅矿(散文)_1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感人的话

我知道这是一座空院子。我就是奔这个空院子来的。但是没想到院子里还散放着十几匹马。几匹枣红色的马抬起头,直直地看着我,大概是闻到了生人的气味。但它们没有攻击我的意思,它们知道自己不是这里的主人。

院子里有几排破旧的红砖房。我绕开几匹马,一个屋子一个屋子地看。敞开门的屋子里,什么都没有。那些上了锁的屋子,窗户都用木板封着,仿佛封着什么秘密。

绍洪站在一间屋子的门口,对着三脚架上的摄像机说:这里以前是铅矿的小发电厂,建于1965年。1972年,改用东北电网以后,这里就成了锅炉车间……

这个昔日的铅矿主人,正和马匹们争夺出镜的最佳位置。他解说的声音,很快就被寂静淹没了。这寂静是这么顽固,连马吃草都不敢弄出响动来,好像害怕吵醒谁似的。

还能吵醒谁呢,工人们早就下岗了。

我一边走,一边倾听这满院的寂静。

我好像听到一阵慌乱的脚步声。这脚步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楚,最后满院子都是。我左右看去,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知道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了,从绍洪的诗里来的。他写了很多铅矿的诗,从开山建矿,写到铅矿破产。我是他的第一读者,也是积极的参与者。他写的每一首诗,都在我心里装着。渐渐地,铅矿也装进我心里去了。

那是1969年冬天的一个黄昏。一个19岁的青年,在自家院子里站着,突然发现发电厂的方向冒起乌黑的浓烟,浓烟里裹着几缕通红的火舌。青年心里一惊,急忙奔出去,向发电厂领导报告。领导起初不信,继而惊愕。正要往出走的时候,又跑进来几个报信的人。领导确信是真的了,领着大家疾步赶到现场。大火已经燃烧起来了,很多人在忙着救火。

厂房的房顶盖着铁瓦,从外面泼上去的水,顺着铁瓦流下来。从屋里喷上去的水,也顺着棚顶流下来。流在地上的水,很快就结了冰。青年和大家一起,在湿滑的地上慌乱地跑着,呼喊着忙碌着,被浓烟呛得咳嗽着,火势却不见减弱。原来大部分水流到地上了,只有很少一部分浇进火里。大火在半空中肆意燃烧,火光照亮了整个矿区,他们心里急冒了烟,也没想出办法来。有的人都急哭了。

有人喊:把发电机蒙上!把发电机蒙上!人们找来苫布,青年和大家一起,把发电机蒙上了。

这套发电设备,产自捷克斯洛伐克,据说是列车电站。1958年进口时,全国只有七台。最先使用这套设备的,是陕西省的商南镍矿。镍矿下马以后,冶金部便调拨给铅矿。发电设备到来之前,铅矿用的是柴油发电机,只能供应小规模的斜井提升矿石。有了这套设备,铅矿才有条件使用先进的竖井。

消防车赶来以后,水还是浇不透,只好把房顶炸开了。半夜11点,大火才彻底熄灭。一颗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他们拖着疲惫的身子,聚到值班室,了解失火的起因。有人把炉子生起来了,炉子上的白铁壶渐渐冒出了热气。有人坐在椅子上抽烟,有人坐在土炕上歇着。更多的人站在炉子周围,把一双冻得通红的手伸出来烤着。也有人在烘烤弄湿的棉衣。大家东一句西一句地议论着,终于弄明白失火的起因了,是排气管子惹的祸。房顶上的排气管子冻了,几个人爬到房顶上,用喷枪烘烤。铁管子的温度太高了,竟然把房笆里的锯末子烤着了。令他们欣慰的是,发电机保住了。

值班室里渐渐暖和了。那个19岁的青年这时候才感觉出来,他的脚,已经和湿透的棉鞋冻在一起,像两个冰坨似的,完全没有了知觉。但他还在屋里站着听人说话。一个姓崔的老师傅看出来了,急忙打发一个年轻人,用自行车送他回去了。

青年的母亲一点一点把他的棉鞋和袜子脱下来,用温水把青年的脚洗了,把棉鞋拿到炉子上烤干。青年不敢把那双冻得通红的脚直接放到热炕上,便垫上被子坐着。双脚彻底恢复了知觉,才躺下来睡觉。青年闭上眼睛就是救火的场面,浓烟裹着火舌,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闹得他很久才睡。睡到后半夜,青年的腿突然抽搐起来,疼得他高一声低一声地叫喊。

青年就是绍洪,当时是发电厂的电气维修工。许多年以后,成了我丈夫。我们驱车二百多里,专程来看他的铅矿,最先迎接我们的竟是这座空院子。

空院子旁边,还是一座空院子。绍洪说这是机修车间。二十几台生锈的机器,在荒草中沉默不语。这些形状各异的机器,与破败的厂房相互映衬,好像一幅静美的油画。

铅矿的机器坏了,都送到这里修理。能修理的,修理完继续使用,不能修理的,宣布报废。修理工们掌握着机器的生杀大权。但他们只能掌握机器的命运,铅矿的命运,他们可掌握不了。

卧在荒草里的机器,形状都很怪异。从正面看,像一堆歪歪扭扭的甲骨文。从侧面看,好像数学里的几何图。离远了看,则像一堆标点符号。有的像问号,有的像句号,有的像一排省略号。就连院子里的厂房,也像一排粘在一起的省略号。这座院子里,说不定还会有很多省略号,只是我没发现而已。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最长的省略号是那些下岗的工人。

冶炼厂的大烟筒,则像一个大大的惊叹号,屹立在银头山巅。它似乎在惊异,铅矿昔日的繁华,都去哪儿了。那些白花花的银子都去哪儿了。

冶炼厂是炼银子的地方,从铅粉里提炼银子。铅矿人开始不知道铅粉里有银子,他们把生产出来的铅粉,直接卖给沈阳的冶炼厂。那个冶炼厂发现铅粉里有银子,就把银子提炼出来了。后来把这事告诉了铅矿人,并且把银子钱返给了铅矿。改革开放以后,铅矿自己也成立了冶炼厂,后来又成立了银器加工车间。铅矿人把白花花的银子,变成了亮晶晶的银碗银盅银酒壶,银项链银镯子,或者其它什么银器。一批批雕龙画凤的精美银器,从这里走出去,走到一个个陌生的地方,卖给一些陌生的人。陌生人把银器摆在货架上,卖给另一些陌生人。另一些陌生人,把银器摆在家里,或者送给他认为更需要银器的人。

我手里端着相机,在烟筒底下站着。我在想那些银碗和银盅的芳踪。这么好看的东西,不知道都在什么人家的酒柜里摆着。也不知道她们都遭遇了什么,看见了什么。她们仅仅是摆设呢,还是真的装过东西。要是装过东西,不知道装的是美酒呢,还是女人的眼泪。每个银碗银盅的去向,都是一个不解之迷。人世间美丽的东西,总是令人牵挂。但我牵挂她们,不仅因为她们美丽,更因为她们的身体里,揉进了铅矿人的灵魂。她们已经被铅矿人赋予了生命,在他乡以另一种方式生存。她们不会想到,赋予她们生命的铅矿人,后来也远走他乡,也用另一种方式生存。她们的出生地,如今只剩下这些破败的厂房和孤独的烟筒。

一团一团的浓烟,从这个粗笨的烟筒里冒出来的时候,一定给铅矿人带来过希望。不仅是这个烟筒,铅矿所有的烟筒,都给铅矿人带来过希望。不仅给铅矿人带来过希望,也给周围的草原带来过希望。铅矿的烟筒,在空旷的草原上特别显眼,远远的就能望见。那个时代的烟筒,已经是一种象征。无论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几乎所有的人看见烟筒冒烟,心里都会觉得踏实。好像烟筒里冒出来的,不是废物,而是一笔一笔的财富。

这个装过无数财富的烟筒底下,已经长满了荒草,一看就是很久也没有人迹了。高大的烟筒,显得院子更加空旷,空旷得那么辽远,那么神秘,直让人想起宇宙洪荒。

铅矿人到来之前,银头山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荒山。是一个蒙古族羊倌,使这里变成了铅矿。

那个羊倌在山上放羊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几个发亮的石头。羊倌心里一动,这不是银子吗?就一块一块捡回来,装进麻袋里,拿到高力板集市上当银子卖。谁也不认识这些石头是什么东西,也没人敢买。甚至有人耻笑这个羊倌,说他想发财想疯了,竟拿石头当银子卖。

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走到羊倌跟前,拿起石头反复看了看。他把羊倌领到科右中旗政府。那时候全民都在大炼钢铁,全民都在找矿,领导们对矿石更是敏感。他们打开羊倌的麻袋,拿起石头研究了一番,最后决定留下来几块。他们去找明白人鉴定。鉴定结果说,石头里确实有东西,有铅和锌。领导就派了24名下放干部,到那座荒山筹备开矿。矿名就叫孟恩套力盖铅锌矿。孟恩套力盖是蒙古语的音译,翻译成汉语是银头山。

那个改变了荒山命运的蒙古族羊倌,好像是上天派来的使者,完成了找矿的使命之后,换个地方继续放羊去了。建矿的使命,落到了24名下放干部身上。他们迅速组织起一队人马,呼啦啦地开进了荒山。

铅矿人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开山之初,他们只有三把铁锹两把镐。

不管是几把铁锹几把镐,物资紧缺是毫无疑问的。了解那个时代的人,不用说就能想象出来。没有房子,他们就用木杆搭起帐篷。没有水喝,他们用牛车往山上拉水。饿了,就在荒山野地里搭起炉灶,煮上一锅没有多少油水的土豆白菜。那时候北方的主食,除了苞米碴子,就是苞米面。他们就着山风,一口一口地啃着大饼子,然后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开山。还得随时防备野狼出没。盘踞在荒草丛里的毒蛇,也时常钻进帐篷,窥探他们的行踪。

第一批家属宿舍,是半阴半阳的地窨子,后来才建起了标准房。标准房是铅矿人发明的称谓,其实就是一栋一栋的土房。

绍洪也住过这样的标准房。北方的平房,一般都朝南开门。铅矿的标准房,不知道谁设计的,全都朝北开门。一到冬天,西北风便顺着门缝呼呼钻进来,吞噬屋子里的热气。

铅矿的第四口水井,打在第五栋房和第六栋房的东侧。晚上做饭的时候,人们便挑着水桶来到井沿,用轱辘把往上提水。到了冬天,井沿便开始结冰。冰包越结越厚,井口越来越细,最后连水桶都伸不进去了。便有人拿了铁镐,一块一块往下凿,好像当年凿坑口似的。

铅矿的第一个坑口是个平巷,像隧道一样,铅矿人叫它老平巷。开山的炮眼,都是一锤一锤打出来的,俗称手打钎。这么艰苦的工作条件,在当时也还有许多人羡慕不已。乡下人为了逃离贫穷落后的农村,城里人为了有一个稳定的国营工作,纷纷涌到这里。只有大中专毕业生,是国家分配来的。

1960年,全国大饥荒的时候,一些吃不上饭的外地人,也跑到这里来。山东人,河南人,河北人,辽宁人……这些操着不同口音的外地人,央求说只要给口饭吃,活可以白干。就这样,好几十人的盲流队伍,在铅矿一干就是一年多。铅矿怎么给的报酬,我不得而知。只是听绍洪说,他们都不愿意离开铅矿。铅矿用卡车送走他们的时候,这些抡大锤的硬汉子,拽着铅矿人的手,失声痛哭。

冶炼厂所在的山脚下,横着一条通往外界的大道。来来往往的汽车,一般都从这里经过。说不定那些盲流乘坐的卡车,也是从这里开过去的。卡车卷起的尘烟,像一团迷雾,遮住了他们哭红的眼睛。我好像看见了迷雾中的卡车,看见它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最后彻底消失。

不知道是中旗政府协调的,还是铅矿出面协调的,一部分人安置在附近的吐列毛杜农场。不愿意去农场的人,则另寻出路去了。

冶炼厂的寂静,在天空中漫延着,漫过银头山,漫向未知的远方。这寂静是这么熟悉,熟悉得令我迷茫。我总觉得这寂静在我身体的某个部位存在过。我一点一点搜寻着,却怎么也搜寻不着具体的部位。我想起来了,是在梦里,我在梦里见过这寂静。许多年来,我常常做着同一个梦,梦见自己迷路了。那条路非常空旷,只有我一个人。我常常在迷惑中,被空旷和寂静吓醒了。

铅矿人的梦里,也会有这样的空旷和寂静吗?

我知道他们的梦里,有一片恬静的旷野。那片旷野里,有野花野草的清香,也有牛粪马粪的味道。那是铅矿初期的牧场。牧场里的牛马,是铅矿初期的运输主力。马儿们挂着铃铛,打着响鼻儿,把一车一车的矿粉拉到吉林省的洮南县,再从洮南县把一车一车的煤炭拉回铅矿。条件好转了,铅矿才置办起卡车,呼呼啦啦,整日从铅矿东边的跃进门里经过。这个拱圆形的跃进门,也因此留在铅矿人的梦里,成为铅矿的标志性建筑。时常有人到那里拍了照片,发到网上,以证明自己到了铅矿。

铅矿人不仅养牛马,还养猪,养鱼,还开荒种菜。铅矿不仅有普通食堂,还有专供井下和选矿工人的保健食堂。保健食堂里,有平素吃不着的大米白面,炖菜里时常能见到肉块。保健食堂的职工,实行三班轮换制,每天中午11点,下午7点,凌晨2点,便准时到井下给工人送去饭菜。

这些景象,也留在铅矿人的梦里了。

我还知道铅矿人的梦里有商店,有粮站,有医院……他们在梦里,也许会到商店买东西,到粮站排队。也许会到职工俱乐部看电影,到学校上课,到幼儿园接孩子,或者,到邮局给远方的人寄信……

竖井架就在前方,已经停止了工作。这个立下汗马功劳的庞然大物,像一个留守铅矿的老人,孤独地站在山顶上。绍洪站在井架前,对着三角架上的摄像机说:井下最深处,有三百米。分八个中段,四十米一个中段。每个中段都有主运巷道,主运巷道有好几公里长,还有无数个沿脉巷道。

遗传性癫痫病怎么治癫痫诊断主要依据有哪些癫痫患儿生活中的饮食问题哈尔滨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