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五保爷(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好书推荐

凛冽的西北风打着呼哨席卷大地,光秃秃的树干被刮得发出“刺啦、刺啦”的响声,村庄的巷道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就连平日里撒欢疯跑的狗都躲进了窝里。这样的气候,唯有五保爷会外出给家里的羊找干草,但他的影子不会出现了,因为他已去世有些年头,掐指算算,约摸有十多个年头了。时至今日,人们已经渐渐忘了他,就连那些和他一起卖羊奶的小孩都忘了曾经的往事。

他是村里的五保户。缘于此,根据年纪及辈分,人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五保叔”或者“五保爷”。日子久了,人们都习惯了,包括他也一样。每当村里那些奶声奶气的孩子叫他“五保爷”的时候,他是非常开心的,嘴角翘得高高的。

五保爷没有老伴,也没有孩子,始终孤零零地生活着。据说他是从外地逃难过来的,或许他觉得村里人还不错,就待在了本地。最初,他住在村外临时搭起的窝棚里。一路逃难过来,除了乞讨,再捡拾些废旧物品换点钱,加之好心人给的,他也有了一点积蓄。虽然很少,但也算是一份家产。他利用那点钱买了两只羊,每天晨起赶着羊去野外吃草,午后回家做饭,然后再去放羊。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五保爷已经养了几十只羊,等他将那些羊全部卖了后,便攒够了盖房子的木料、胡基、砖瓦。在村里人的帮助下,五保爷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虽然只是普普通通的三间土胚房,但这好歹也算是个家。五保爷有了家,大家都很高兴,他更高兴,每天放羊时,都显得精神了许多。他本来就爱笑,这下可好,脸上的笑容变得更灿烂。

村里家家户户都养羊。每天晨起,只要天气晴朗的话,人们都会将家里的羊全部拉出来拴在门口。晨起,金灿灿的太阳从东方渐渐升起,一道道金黄的光将村庄完全笼罩起来,远远望去,村庄的房屋、树木犹如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外衣。新鲜的空气不断在村里流淌着,人们纷纷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扛着锄头向农田走去。太阳渐渐升高了,光线的颜色变得深了许多,村庄巷道里的羊儿时而津津有味地吃着青草,时而伸直脖子叫几声,紧接着传来一阵阵“咩咩咩”的羊叫声,那叫声很清脆、很委婉,听来有种很亲切的感觉。对于羊,大家都很爱惜。五保爷更是疼爱,因为那座房子就是靠羊换来的。

村里人养羊都是为了换钱补贴家用,因而大家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只不过,五保爷自从盖起了新房子之后,或许是曾经过分劳累的缘故,他便落下了病根,整日里都不断咳喘着。他再也管不了那么多的羊,只能养一两只,随便换点钱能维持最简单的生活就足矣。对他来说,这就够了,他是典型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那时,五保爷已年近八旬。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间,五保爷在村里已经生活了长达五十年之久。如果没人刻意想过去的那些事,一时间,没人能想起他是逃难过来的,大家一直将他当作本地人看待。五保爷为人和气,任何时候都是一脸的亲切笑容,从来没见他发过脾气,甚至连大声说话都没有遇到,不论和谁说话,他都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因而五保爷和大家的关系处得很融洽,不管是谁见了他,都会亲切地称呼一声“五保叔”或者“五保爷”。

虽然五保爷年纪大了,但手脚依然利落,那两只羊被他养得白白胖胖的。每逢暖春,村里的老羊都会陆续产下小羊,村里到处都是不断蹦蹦跳跳的小羊羔,这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候,也是五保爷最开心的时候。孩子们各自抱着自家的小羊羔,一起来到五保爷家门前,看着眼前紧紧聚在一起的小羊羔,大家都很开心,最开心的就是五保爷。他从家里拿来好吃的糕点、糖果,分给孩子们吃,看着他们津津有味地吃着那些糖果时,五保爷禁不住落泪了,那是幸福的泪水。由于五保爷没有孩子,他特别喜欢村里的小孩,不论遇到哪个小孩,他都会送些糖果给他吃。孩子们吃完糖果,便亲切地和五保爷待在一起,听他讲过去的故事。虽然五保爷的故事已经讲了很多遍,但孩子们依然听得很入迷,如同在听一个神奇的童话故事。

五保爷的故事,讲述了放羊娃一路逃难,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建立幸福家园的事。其实,孩子们并不知道,故事里的放羊娃就是眼前的五保爷。他们只觉得五保爷的故事感人,而且很亲切,因为他们时常和羊儿生活在一起。和羊儿相处时,是很甜蜜的,尤其是小羊羔添手指头时,一股酥麻的感觉总会渗入心头,那种感觉特别奇妙,心里不断打着激灵,浑身一阵阵的舒爽。

等那些小羊满月后,便被人们卖了。当小羊羔被卖时,每个小孩都是泪眼婆娑的。虽然他们急切想要挽留小羊羔,但心底却明白不能那么做。养羊就是为了换钱,进而改善家庭的生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纵使心有不舍,但也无能为力,唯有将那些思念永固心头。每当那时,五保爷总会安慰着每一颗幼小的心灵。当那些小孩面对小羊羔的离去而不断抹着眼泪时,五保爷总会轻轻地抚摸着那颗小脑袋,软语劝慰一番。小羊羔被卖后,孩子们渐渐从短暂的悲伤中走了出来,他们每天都跟着五保爷去邻村卖羊奶。

每日晨起,东方的天际刚刚露出鱼肚白,大人们陆续起床来到羊圈里挤羊奶,而小孩也会眯着眼站在一旁,小心抚摸着老羊,面带微笑看着小桶里的羊奶。一只羊每天能产两斤奶,一斤羊奶一块钱,这对每个家庭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每天卖羊奶换来的钱,可以维持一家人最基本的日常生活。“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们虽然干不了多少事,但却可以给家庭的富裕增添一点助力。

大人挤完羊奶,将装有羊奶的小桶交给身旁等待已久的小孩,并嘱咐一番,以防路途出现意外。对于每个小孩来说,他们都懂得那些羊奶意味着什么。因而大人的嘱咐往往显得有些多余,纵使他们不吩咐,孩子们去卖羊奶的一路也是小心翼翼的,更何况,还有五保爷呢。村里的小孩都喜欢五保爷,就连那些最调皮捣蛋的,也对五保爷的话言听计从。

大人扛着锄头走向田地,小孩们纷纷手提小桶来到五保爷家门口。五保爷笑眯眯地看着每一个提着小桶的小孩,他的嘴角高高地翘了起来,不断夸着眼前的小孩能干、懂事。在五保爷的夸奖下,所有的小孩都很高兴,他们纷纷手提小桶踏上了卖羊奶的道路。收羊奶的商贩往往待在邻村的商店门口等待大家前去。从村口到那里,中间要走不到二里远的一段路。走在路途,尽管那些小孩全部累得胳膊肘酸痛而不断颤抖着,但他们依然咬牙坚持着。纵使五保爷提出要帮忙,他们也不会答应,一直咬牙在坚持。五保爷看着一张张紧皱眉头用力的脸庞,他满脸的褶子瞬间舒展开来,在那一刻,眼前的小孩仿佛都是他的亲生孩子。他默默地给眼前的孩子加油,不断鼓励他们胜利即在眼前。等羊奶味越来越浓时,就快到收购点了。

孩子们很听话,手提小桶按序排在五保爷的后面。五保爷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小孩,为他们竖起了大拇指,面对五保爷的点赞,孩子们变得更加的出色。一张张小脸上洋溢着说不出的自信,任谁看了,都觉得眼前的孩子仿佛一瞬间长大了许多,无论做什么事,肯定都是胸有成竹的。五保爷带领孩子们卖完了羊奶,沿原路返回。此时,孩子们变得活泼起来,不断蹦蹦跳跳着,时而装扮出飞翔的姿势,时而又猛地扑向五保爷的怀里。五保爷笑了,孩子们也笑了,爽朗的笑声不时传来,不断在广袤的天际里回荡着。

一晃又过去几年,一切照旧,只是五保爷的身体变得更糟糕了,但他依然坚持养羊,而且带领孩子们去卖羊奶,只是他的步伐变得迟缓了许多,孩子们走在路上时常要等待他。昔日的小孩长大了,五保爷却老了,但他依然是快乐的。每当看到那些高大的身影迎面而来时,五保爷的眼角都是湿润的,仿佛眼前的小伙子是他的亲人似的。村里所有人没把五保爷当外人,逢年过节,时常邀请他去吃团圆饭,让他也感受到节日的欢乐气氛。

五保爷终究还是走了。他走得很突然,没有任何预兆,一觉睡了过去。那是一个寒冬的清晨,凛冽的寒风席卷着村庄,树木、房屋仿佛有种承受不了寒冷的洗礼似的,而发出一阵阵若有若无的痛苦呻吟,其间还夹杂着声嘶力竭的羊叫声。村里的羊很多,而且叫声不太相同,有的调长,有的调短,但冷空气中的叫声却蕴含着无尽的悲痛。人们纷纷走出家门,跟随羊叫声的方向走去,等大家纷纷来到五保爷家门口时,大家都突然想到了什么。结果和大家预料的一样:五保爷驾鹤西去。

或许,五保爷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清楚,他提前给自己安排好了后事,等人们准备手忙脚乱地忙活时,眼尖的人才发现一切早已准备妥当:五保爷穿着印有大黑“寿”字的老衣,卧室的木柜上有一把没锁的小匣子,待人们打开看了看,匣子里有一叠钱,还有堂屋下早已备好的棺木、桌椅。面对眼前的这一切,在场的人,不管是年老的,还是年轻的,都禁不住泪盈满眶。接下来的日子里,人们在离村庄不远处的公坟里,为五保爷打好了墓穴。

三日后的清晨,人们自觉地集合起来,准时为五保爷发丧。尽管天寒地冻依旧,但大家的心都是火热的,五保爷的身影不时浮现在人们的眼前。村里的小孩全部为五保爷扶灵,虽然他没有孩子,但这样的场景绝对是有史以来的独一份。在所有的孩子心目中,早已将五保爷当作自己的亲人。

安葬完五保爷,晴朗的天突然变得阴沉沉的,稍时,纷纷扬扬的大雪在天空飞舞着。如果葬礼结束,出现这样的情景,那是喜庆的象征。这样的喜庆,不知五保爷究竟会送给谁呢?

淮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郑州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方法好治疗癫痫病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