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西风】老邓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话语
   一   老邓和老婆到民政办公室找老宋办离婚来了。老邓板着脸,老婆岳爱玲吊着眉。刚见着老邓,老宋挺诧异的:邓书记,你也凑热闹来了?她以为是办假离婚的。这不能怪老宋有误会,前些日子办了好几对,都是为了进京的事情。有个政策规定说,儿子户口在北京四年以上,孤老可以安置进北京。所以好几对儿女在北京的夫妇都办了证。说是假离婚,可只要在民政部门办了手续,就是真的了。不是有人为了房子拆迁什么的办了假离婚,弄假成真了吗。可见假离婚就是个伪命题。老宋是个比较原则的人,那些来办离婚的都按程序找到领导签上字她才给办。为此还得罪了单位那个刺头老谝子,说她刁难他们了,骂骂咧咧地到处找。有什么找的?按政策规定根本就不能办的事情都给办了,还不满意。现在社会上整天讲这不好哪不好的人,大体就是谝子这类总受照顾钻空子占便宜的人。领导也是一点原则都不讲,人家一找,他一哈哈,啥事都不是事了。唉!老宋不明白,老邓女儿在部队上,跟这事没关系,怎么也跑这里来了。眼前的老邓还是那么干干净净、板板正正,头发整整齐齐地自然卷曲,只是胡茬不像平日里那么光净,脸上没了平时的和善,说出的话一字一句像戈壁滩上的风沙一样打在人身上:我们感情早就破裂了,今天来把手续办一下。他“拍”一下把身份证和结婚证扔在桌子上,一屁股坐在老宋对面。岳爱玲站在进门的地方没说话,脸上像结了一层霜,目光直楞楞地瞪在老邓后背上。   咋回事,咋就破裂了,说裂就裂啦?老宋曾经跟老邓搭过班子,单位改革,老邓早早退下去,她被调整到机关民政口来了。   破就破了,哪有那么多事情?抓紧办,别罗嗦。   老宋没想到一问问出老邓这么大的火气。   好好,你们等着,我看看手续,还得请示领导。小孙你先给邓书记倒杯水,把材料看看。岳姐你也坐啊,别站着。   老宋一看情况不好,便来了个三十六计走为上,拿个文件夹走出了办公室。这一去,当然一上午都没回来。老邓三等两等没人影,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怏怏不乐地回家。他过去在基层当领导,调解离婚的事情不老少,拖字诀运用得滚瓜烂熟。跟老婆一顿架干的早忘了这个。走出机关大楼头脑被风一吹不禁哑然失笑。老婆亦步亦趋地跟着往回走。半路上老邓没好气地吼了一嗓子:跟着我干嘛,谁好找谁去啊!   岳爱玲大体听清了邓胜利的话,也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我就跟着你,要找你去找!   两头犟牛顶到一起,谁也没有让谁的意思。   二   老邓闹离婚的事情像一股风刮在南城的每一个角落。南城才多大,东城炒辣椒西城都呛人,但凡老一点的人,谁不知道离退休办公室的邓书记。邓书记去年才退休,多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能离婚呢。   肯定是他老婆的事情,据说他老婆年轻的时候找过好几个呢。   嗯哼,老邓是不错。可是我们都只能看见他的表面,真实的老邓什么样,谁知道呢?他跟谁都笑眯眯地,背不定也有什么缺陷是我们看不见的呢西安中际医院是公立的吗 。   唉,都说他们这是最好的家庭,最幸福的时候,可却闹了这么一出。好好地,有什么大不了的闹到这种程度,谁知道什么意思。   肯定是老邓受不了老婆的臭毛病。以我看,老邓不到忍无可忍,是不会去办离婚的。   人们遇到一起看看四下没有老邓两口子的影子,就放心地议论开来。   谁都没见过老邓发脾气,谁都没见过老邓跟老婆大打大闹过。单位的老同事和邻居们一致评价说老邓一付好性格,见谁都能说得上话,为人善良和气,啥脾气都没有。   连老邓自己也没想到要跟岳爱玲离婚。问题是,这次的事情确实无法忍受。   这不是别的事情,是老妈病了,需要分摊费用。是老爸说,我们都八十多了,得下手买个墓地了。我这里有钱,你拿上用。把你哥弟弟叫上一起去看。   爸,这怎么能花您的钱呢?这是我们儿女必须做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来招呼着去办,您就放心吧。在老邓来说,能多为父母做一点就多做一点,父母老了,还能孝顺多久啊。   尽孝得有资金支撑,麻烦的是,邓胜利一跟岳爱玲讲父母那里用钱,保准不那么顺当。何况这回要两万左右。   老邓家姊妹5个,其他几个都在父母身边,就他离得最远,下乡招工到了内蒙,再没回来。金城对他来说只是少年的梦,黄河对他来说就是梦里的青春。在南城工作,成家,每年只有探亲假期间回家待上个把月,眼看着城市变了,父母老了,才感觉到亏欠父母的太多太多。有时候躺在床上,从年轻时候到现在每一年的情景一帧帧像画片似在在脑海里掠过,眼睛便由不得地浸满泪水。   好在父亲是医生,母亲很勤快,两老身体保养得都不错,让他省下不少心。可是父母毕竟老了,今年春节回来没几天,母亲就因为肺病住了院。母亲是城市居民医保,住院费中大多数钱都得自己负担。快出院的时候,守在母亲身边的邓胜利把大哥小弟还有两个妹妹都叫来,在医院门口商量起母亲的住院费来。妹妹们很主动,表态很迅速:没说的,一人一份,我们出。大哥和老三就有些迟疑。大哥说,出肯定要出的,你们谁先帮我垫一下,我得跟你们嫂子说好才能拿来。老三说,我现在只有二千多,其他的也得等一等。邓胜利知道,老三是想等下季度的奖金。再想办法凑齐。要以邓胜利的性格,他全垫上都没问题。问题是,他的工资卡在老婆手里,他也得问老婆要。   两个妹妹和老三手里现有的钱拿回来了,自己和老大的却还是缺口。本来邓胜利也能跟女儿张口的,可是他不想在丫头面前丢这个人。他还是把电话打给岳爱玲。   打了一次没人接。老婆耳背,只要不戴助听器,不是当面说话她啥也听不清。他只好打到丫头的手机上,让他回家给他妈说把电话打回来。   岳爱玲的电话打过来都晚上九点多了。她天天去跳广场舞,回来进门就到这个点儿了。   啥事,丫头催着要我给你打电话。岳爱玲的声音总是那么高亢。她听不清,总觉得别人说话声音小,所以她讲话的声音格外大。   那个,你给我的卡上打点儿钱,我妈住院要用。   要多少?上次回家不带了五千吗,这么快就花光啦。   先一万吧。还说要买墓地,还不一定够呢。   这么多啊,你们家老人也不是你一个人的,怎么就你花钱啊。   别胡说八道,我们大家摊的,咋能是我一个人花?急着用的,明天上班就办,这边等着出院呢。   你才挣几个钱,总是几千几万地花。岳爱玲还喋喋不休,老邓早把电话挂了。老邓知道,老婆叨叨是叨叨,钱还是会给打过来的。   一说是花钱来,老邓就抬不起头来。有一次他还给朋友说,我老邓家别的啥都没问题,就是我们弟兄三个经济都让老婆控制着,工资卡都是老婆管着的。老婆管本来也没什么,有时候身上没钱,丢人得很呢。过去上班还好说,让会计预支上些,还有些零七八五的钱还能存下几个私房钱,现在一退休,私房钱也成了梦想。唉!   老邓遇到最尴尬的一次,是跟老婆孩子约几家朋友去山上玩。上山挺累,一会儿一身汗,到达一处休息地,老邓给拿着钱包的老婆说:去买点儿矿泉水喝。说了两遍老婆像没听到的一样,无动于衷,还是朋友的老婆听见去买了饮料矿泉水。那次之后,他再没带老婆跟朋友玩过,也注意外出的时候自己兜里要揣下几百块钱。   第二天接近中午,老邓银行卡里终于打来了八千块钱。说好的一万成了八千,也是老婆最近经常干的事情。过去少些就少些,老邓还有小金库可以对付,这次这一万是很紧的,让他本来想着有余地的想法化为泡影。   老邓当时气得在心里直跺脚,如果在当面,恨不能在那张厚脸上扯一个响亮的耳光。   他们刚结婚的时候打过架,但他还没打过老婆的脸。老邓不轻易动手,一方面是他宽阔的胸怀,不大跟老婆一般见识。另一方面是老婆身强力壮,真扭把在一起,她的蛮劲儿让老邓很是吃力。   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生气归生气,事情还得办。好在大头都能应付。母亲出院后一天,他约了大哥小弟,去山上看了块墓地。墓地两万四,是通过朋友的朋友给的优惠价。四个平米,人家本来最低要三万呢。老大还是说钱紧,得慢慢来。老三也是,说要慢慢做工作。一下都拿不出来,老邓没办法只好叫姑娘给打过来两万。嗨,人都是没逼住,逼住了什么丢人不丢人的都不想了。姑娘这里他从来没张过口,是怕姑娘在女婿那边难做人。说起收入来,姑娘女婿每月差不多有三万了,万把块钱都不是什么事。   姑娘的钱就是姑娘的,不是自己的啊!   这不是被逼无奈嘛。什么叫逼良为娼?到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时候,可能就知道了吧。   春节前回家,陪着父母待到3月底才郑州癫痫病能用偏方治疗吗回来。陪老爸散步的时候看爸爸那双黑皮革后跟磨下去了,临回来的时候跑了几个市场才给老爸买了双软皮皮鞋。老爸的脚小,他这双鞋买的可费了大劲。好不容易找到一双三十九码的鞋,买回来一试,说有点儿大。正好老大来了,他一试穿,倒正好。老爸对老大说,那就你穿去吧。老大不好意思地说,这是老二孝敬你的,我怎么好笑纳呢。老邓说,如果我买上更合适的,这双就是你的了。老大这才说,好好。第二天老邓跑到东方市场,转了好些摊子终于找到一双三十八码的软皮男鞋。讲了讲价钱,一百块钱就拿回来了。这次老爸一试,正好。那双三百多的皮鞋只能让给老大了。到市场上还给母亲买了一身品牌内衣。父母都非常客气:我们都是活不了几天的人了,还穿你这么多新的干嘛。老邓说,你们这就是给我们穿的啊。要不,人家会说,你们邓家那么多子女,怎么不管父母啊。   每次离别对老邓来说都是一次触景生情的伤痛。多少次,父母站在门口着着他钻进车里,摆手道别。老邓坐进出租里都忍不住地掏出纸巾拭擦眼睛。出租司机看出他的伤神来:老哥是老金城吧,看你这么大年龄,还有父母送别,应当是幸福的事情啊。   嗯,是幸福的。说完,老邓的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   三   邓胜利与岳爱玲的账是在他回家后第二天开始算的。   邓胜利说,让你打一万,你咋只打八千?你不知道我在金城因为钱的事情整夜睡不着觉?我哥我弟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只是暂时垫补一下,你咋这样?   岳爱玲这会儿的听力好得很。   你不说一共2万嘛,我想咋出八千怎么也够了。你也没说墓地花多少。   我为什么什么都要跟你说?你们家里的事情你都跟我说了吗?你妈病了住院,你的弟弟都不出,不是我主动说让你出的吗?你们岳家人怎么像是喂不熟的狗呢?   谁是狗啊。我妈住院也没一次性花过这么多啊!家里拌嘴,岳爱玲总有一百个理由等着邓胜利的。   行啦,别啰嗦,给邓洁的卡里打过去两万,那天我有事,让她给我打了两万,你还了她。   啊,两万啊,你都花哪儿了?墓地也没这么多钱啊!   就这么多,打就打,不打就把工资卡给我交回来。邓胜利想起过去为争取掌管工资卡失败的往事,下定决心这次再不能心慈手软当软面匠。工资比她多近一倍,还让她管制着花不了钱,天下哪有这样的事情。  湖北癫痫医院哪家好 不,你打了也得把工资卡还回来。咱谁管谁的工资。老邓又补充道。   那可不行,工资是我们的共同财产,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这个事情我早就知道的。岳爱玲显然没准备把到手的权力拱手交出。家庭权力是什么?不就是多操心受累嘛。可是偏偏有人贪恋这点儿权力,喜欢受累。   对,是共同财产,但是法律也没说家庭财产只有一个人掌握,我挣钱不让我花啊!   那也不行。你过去同意给我管的。现在没有理由改变。   那好,我们离婚,这样我的工资得归我吧。邓胜利被逼到离婚两个字上了。   那也不行,我是不同意跟你离婚的。   可是,我们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没有感情,凑合着过了多少年了,现在老了老了,你还管得我连该花的钱都花不成,我这辈子还有什么意思?法律规定,一方提出离婚,理由充分,是可以离的。除非,你把工资卡交还我,这事还能商量一下。   反正我是不会给你工资卡的。你的毛病我又不是不知道,大手大脚的,工资卡到你手里,谁知道还能花到哪里去呢。   那我们就去民政局。老邓愤愤地说。岳爱玲转过身往厨房去了,这句话她像是没听见似的。   这次没有打,没有骂。都过了大半辈子,知道打打骂骂已经没有什么意思。   打是亲,骂是爱嘛。邓胜利心下想,现在两个人连打的情绪、骂的心气儿都没有了,只有结束婚姻关系才是最好的选择。      四   老邓一家多好啊,女儿女婿都是小军官,两个人都退休了,身体也不错,外孙女也帮着带到上学了,正是老两口走走跑跑的好时候,怎么一下就不行了呢。   单位有多少家庭关系出问题的啊。老张老婆跟人跑了好几年,回来两个人又和好如初貌似恩恩爱爱的了。老宋的弟弟一家麻烦大了。那小子染上过毒瘾,现在人都无法自主行动,老婆是个很要强的人,却被老宋插手管着,连弟弟的工资都让她给把着。一个女儿二十多了学没上出来得了心脏病,养在家里。老婆想离婚,又不能提,因为她手里什么也没有。老杜是肺癌晚期,人都无法自主行动。老婆天天陪着住在医院里。老钱是肾衰,住在省城天天透析。老宁儿子快四十了不找对象,害得老两口天天凑到公园里打听谁家有老姑娘。老何呢,天天想着挣钱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上了金融诈骗的当,小三十万被骗至今没追回来…… 共 863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