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那些花儿倦怠在岁月里(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灵界小说

拉开厚厚的窗帘,橘黄色的阳光透过玻璃落在我的脸上,有点温暖的感觉,空气里漂浮着草的香味,我用力把新鲜空气深深吸入鼻子,换掉沉积在肺里一个晚上的有害气体,远处是长满松树的山峦,初夏的白云在松树上方漂浮,慵懒,落寞,甚至有些孤独。我靠在墙壁茫然注视天花板,突然听到楼下有人叫我,赶忙趴到窗台往楼下看,梳着大背头,衬衣雪白的刘彦宏正站在芒果树的树荫里,一脸兴奋朝我招招手,我随手抓一条扔在沙发碎花裤衩,趿上拖鞋,嗵嗵嗵地走下楼梯。刘彦宏小时候和我同住一个学校的大院,他比我大一岁,他父母下乡的时候他喜欢跑到我们家跟我做游戏,我们用平时积攒起来的冰棍棍做游戏,抓一把撒在地上,看谁能在不碰到别的棍子下,取得最多,抽了一根烟之后,我们去了哪儿,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唯一能想得起来的,是朵朵像猫一样蜷缩在我怀里睡着了,我一直努力的想,我怎么会和朵朵在一起。过了几天我在菜市碰到了刘彦宏,我和他说起这事情,他惊讶地张开他厚而大的嘴唇,愣愣地看着我,后来,他告诉我,他开车带我和朵朵去了澄碧湖,然后,在湖边的木屋里,我们三个人都喝醉了。

我和朵朵的认识,和刘彦宏有关。一天,他正趴在我家的窗台瞧着外面,忽然激动起来,他神秘又紧张地说:“快看快看,那就是从天津来的朵朵。”我赶忙举起挂在胸前的望远镜,一个穿着紫色裙子和裙衫的女孩进入了我的视野,细小的腰,肥硕又结实的屁股,修长的腿撩拨着我纯洁如张白纸的童心,我正想看得更清楚些的时候,彦宏挤过头来,抢过望远镜说:“别看了,我爸说,看女孩子多了对身心不好。”自己却端起望远镜独自地一饱眼福。

我对朵朵产生了朦胧的喜欢,朵朵和我同在读镇七小就读,在我隔壁的班,从学校到朵朵的家,朵朵都要经过一片树林,放学之后,我常蹲在树根下,毫无目的盯着朵朵修长的腿从我眼前经过,发出嘿嘿的傻笑,有时候等不着朵朵,我就一个人躺在草地上,嘴里嚼着一根草,看着阳光从树叶间隙穿过,细细的尘埃在光中飞舞着,想象着朵朵她闭上眼睛,我畏畏缩缩地把嘴唇触碰她粉红的脸颊,每次我想到这里都非常自责,撒腿就往家里跑,但自责并不妨碍我继续对朵朵产生朦胧的情感。

那时候,每到周六下午,学校都组织我们去看电影,一个下午电影散场后,我悄悄尾随着朵朵。在街口的拐角,朵朵把我给堵住了,说,你这样打算到什么时候?当时我面部发热,极度混乱,她又说:“不说是吧?如果你愿意这样,请你继续胡思乱想好了。”我面无表情,一把拽过朵朵的手,转身走进了街边一家叫“东方红”的冰室,我和朵朵就这样成了玩伴。这家叫“东方红”的冰室现在还在,屋子有点破落,但里面依旧有许多来喝冷饮的人,他们不会知道几十年前这里发生的故事,不会知道那临街靠窗的位置上,有一个男孩和一个他暗恋的女孩靠在一起,喝着冰水,坐看窗外的斜阳沉落。

朵朵很苦,23岁那年她嫁给一个乡下的代课老师,那男人常喝酒,一喝就醉,醉了就喜欢解下裤带抽打朵朵,打累了就大写八字躺在地上睡过去;35岁的时候,朵朵的男人因为喝酒过多,得了肝硬化死掉了,她孤身一人回到城里,父母早已调回老家,她的父母因为当年非常不满意朵朵和那个男人结婚,后来调回天津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朵朵,学校就安排她住到她父母当年住的那间房子,至今一直未嫁。

我常常抽空过去看她,每次过去,她总是坐在一张破旧的藤椅上,面容有些倦怠,倦怠里渗着憔悴,她手里总是不停的织着毛衣,脚下有个大纸箱,里面装满了织好的大人、小孩的毛衣。见到我她总是那句话,他在的时候,好歹总有个人做伴,他走得早,也没给他生下一男半女,她似乎是跟我说话,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我结婚后就搬到市委家属院,和朵朵见面渐渐少了,童年的玩伴也慢慢散了,彦宏到下边的县份工作,住在我隔壁的阿毛也搬出了大院,到了城东的梨园小区,大家很少能碰上一面,偶尔碰上一面,彼此的话也少了,大家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治小儿癫痫疾病需要多少钱?癫痫病多少钱才能看好癫痫患者饮食需要注意什么哈尔滨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