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文缘】好个练“兵”之所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浪漫青春
无破坏:无 阅读:1746发表时间:2014-09-09 09:18:34 下岗以后开个体店,生意不算成功,事与愿违没有发财,就是麻雀琢米汤糊了几张嘴。想丢手,不甘心,放弃也没有另外的事情好搞,条条蛇都咬人,就拖拖拉拉干到了六十三岁。心想常年为顾客需要服务,顾客讨价还价难得为我的腰包服务。解决了一个我为人人的问题,还有一个人人为我的问题没有解决,做忠字工,还有么得搞头。坚决不干了。终于咬牙痛下决心“收兵回朝”,不作继续无望消耗。反正发不起财来,把剩余的货转的转了,退的退了。正好有人租房,就把门面租了出去,给自己退休。   闲下来干什么?光休息还是要不得。没有什么嗜好的我,没有像别人有坐茶馆的习惯,也不会打牌,不会走棋,不会跳舞、打拳,不愿闲聊,不会闲逛这里看那里走……我这个“无产阶级”,特长、爱好一无所有,偶尔会会三二文友。他们和我一样年纪,现在却还忙得很,天天不空,原来他们上了江山文学网,已发文若干,不知不觉间有了长足进步。如此云云。我却呆在鼓里面过日子,毫不知情。想我也是喜欢这个鸟儿叫的人,至今毫无建树,他们的进步令我羡慕不已。想迎头赶上又谈何容易。   他们四川那家医院癫痫病治疗要我也上江山文学网,心情是一拍即合的。冥冥中受到的一些苦难挫折不武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正是让我的笔下“有货”来此不虚吗?行动却没有一拍即合。兴趣有,准备无。羡慕归羡慕,真要去干,信心不足,决心难下。为什么,从未接触电脑。笔的勉强,电脑的不行。然而现在社会进化,投稿光用过去的老法门是不行了。以前的老法门也没有投稿,“新式兵器”非我所长,没有见识,哪里搞得。   面对别人电脑玩的滴溜溜转,自己给自己找托词,年纪大了,修得庙来老了鬼,徒有羡鱼情,没有跟进其中,”弃权“。这辈子放弃的东西太多。譬如书法,文革时即有火候,八十年代成立书协的时候,信息不通,竟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不知道加入。如果抓住机会,有所作为也未可知,何至于拿起金饭碗讨饭吃。几十年冤里冤枉过了。到六十岁才到省级书协,而一些九十年代才出道的毛头小伙都已经挂着中国书协会员牌子吃大钱了。还有以前的很多同学都是省市县高官的时候,自己也是毫无上进之心,不打这个算盘,放弃很多机会。半夜里起来上扬州,转去转来还在屋后头。特别讲究性格决定命运的今天,怎么与时俱进,怎么有作为。如今在写作这块,又跟不上趟了。   平心而论,写作比书法更爱一筹。书法之爱,稍带功利,有时候动力是缘自开美工店解除生活压力的需要,写作之爱,发自内心,是心灵深处喜欢。十九岁上山下乡的时候,几个同学以为我会有所建树,问我什么时候写一本书出来,心想写本书还不容易,两三年大概差不多吧,回答时开口保守,留有余地,放宽说是十年左右,即三十岁来了却平生之愿。哪知还是没有兑现。现在两个三十岁都不止了,还没有一本书的影子。   好事多磨,大环境地严重干扰和坚定意志缺失,内因外因双剑合璧,终于没有成气候。   十几岁时来的那场文化革命的副作用不可低估,人们看见心中佩服的那个时代作家几乎无一幸免揪出封为黑鬼,作品被打成封资修毒草,因而有好心人,对有创作欲望创作苗头者提出善意忠告,不要涉及那个领域。亦使家长头脑产生阴影制止子女可能出现的危险倾向诛连全家。全社会一片害怕避畏之声,我何止百十次听到劝告。只言片语的辫子让人抓着,一字一句不慎就会变为恶毒攻击,不得不以谨小慎微。家里的书全部搜走烧了以至到乡下没有书看,正是人生记忆力最强的时候,脑瓜留下空白。那时候的记力尚可,《水浒传》记下百分之七十;《西游记》记下百分之六十;《林海雪原》、《前驱》等,可能记下百分之五十。十年动乱没有读一本好书,打到四人帮后出版物一年比一年多,记忆力却“江河日下”不行了。纵然是获茅盾文学奖的作品,也没有好的记忆力来吸收消化了。造成遗憾造成既定事实带来先天不足使借鉴基础欠缺无缘走出困境。现在到江山文学网,又有何作为,不是白长一个空脑壳?   回忆以前,在无书可读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失却梦想没有练笔的日子,只写了一个许可的天津快板让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演出后,被登上市里《工农兵文艺》,这就是当时唯一的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的创作成绩了。   以后招工到了单位也是偃旗息鼓十几年没有练笔,没有一件作品出炉。单位上班正忙,不允许有不务正业的事情发生。自己也到了四十多岁,过了黄金年龄,繁重工作压头使写作念想灰飞烟灭。    四十多岁后的下岗岁月,日常琐事,生存危机,几乎占据生命全部。曾经有过的文学念想或者是投胎转世下辈子的事了。   2005年五十六岁,县里书法家协会、老年书画协会、诗黑龙江癫痫能不能生孩子词协会、楹联协会抛出橄榄枝,唤醒沉睡的意识,好像要抓救命稻草一般,不分青红皂白,门门都来。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末班车上表现平平,县里每年也不过上几首诗、几幅对联而已,因为一年就出一期刊物,还是不解“渴”。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写作,是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文字游戏,另类写作。过了几年,成为省里、市里那四个协会会员。   2012年进入县作家协会,同时上江山文学网耕耘。黄金岁月没有作为,现在何谈网上弄出名堂。几个文友反复鼓动之下,终于心动上网练笔,向我还没有涉及的小说散文开刀。开始练笔于别人著作等身即将收关之时,起大早赶晚集。年纪大了还自讨苦吃进行练兵。   以前作为精神禁锢的“散兵游勇”登堂入室不得要领,投石问路缺乏门径。徒有羡鱼情,白白糟蹋几十年大好光阴。现在才终于找到这样一个理想的练兵之地,一块精神追求的试验田。但是命运留下这个空白现在填写行吗。不信邪,很多事情都是逼出来的。与其观望蹉跎,不如干了再说。   电脑于别人何等方便快捷、得心应手,于我象没有骑马的人驾驭烈马那样艰难,先用写字板,搞不了几天就坏了,还是采用早已忘记的拼音来办。技不如人的地方太多太多,好不容易打了几千字,由于操作不当,一下消失殆尽。有时候,一个几万字的中篇,即将完工时也是由于操作不当或电脑故障把作品完全消失,再起炉灶重新来,很麻烦,想破脑壳打出来,往往没有原来的味道了。还是继续趟这趟浑水。在干与不干的矛盾中,有时候常常一停就是半年。文学的吸引力和不甘心,停下后还是希望对接,让自己摇摇摆摆慢慢腾腾上路。   虽然是2012年开始上江山文学网的,实际操作到现在只有一年多一点,愧对文友帮助, 愧对江山编辑文友厚爱、关心、鼓励,只打出67篇文字。消失了10篇左右,手边列了十多个题目没有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构思组织成文。尽管是盲人骑瞎马,我还是跌跌撞撞走下去,因为我爱江山,爱江山的文友、编辑。   动手之初,是编辑施云南、瞳若秋水、依山观水、春雨阳光、铁禾、莲心、温柔小娴等给武汉哪家医院看羊角风好啊我看稿编发,他们敬业爱岗,写作编辑双丰收,深受鼓励。 后来在文友春雨先生指引下,大部分稿件投文缘春天社团。得到文友秋天的风、潮仙、千年小狐、随心飞翔、三月传奇、寒春、翠柳含烟、菊花茶、玉彊道人、幽谷百合、王爽等热情关注。   通过手里敲击出来的是经过的那些经历,当过知青、营业员、个体劳动者。毕竟文化革命中读的初中,毕竟没有进文学讲习所、培训班受人点拨、培训,必备的创作才能、技术太少,只是凭一腔热情来写而已。有的文字打出来比较顺利,有的很为艰难。力求是自己的”这一个“,尽量避免题材撞车,语言撞车,和人雷同。想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手法,写的好点更加好点。涉及了小说、散文、杂文、古典诗、对联、新诗。六十多年,还不如这一年多在江山来的实在。 于年龄而言,数目太过微小。与江山的写手比,更是不能望其项背,产量不高。对我意义重大,是敲击出了没有来江山之前几十年的总和。在这里求证了不是玩的空头把戏,能够被网站采用就行了,能够享受写作带来的快乐就行了。名利之事,没有刻意,随遇而安。   写作中,比较注意民族风格。小说里用了一些土话(方言),有的较有味道。有的作品写出,自己也受感动。如写出的中篇处女作《开赛停赛记》及《共进晚餐》等一批作品,尽管有很多瑕疵,还是比较喜欢。   我是在我们这里有很多有基础的人如潘站长、童秘书、戴撇胯,没有干了开张的。以前干是为了工作,为了求名,现在不干是为了充分享受。认为没有油水划不到。我不管有无油水,还是干的自觉并视为享受。还准备继续下去。   在“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刻,江山文学网里插试验田,对我具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义,终于找到了一块广袤的文学沃土。自知离一个作家距离有十万八千里,不能大言不惭吐露心曲。自己不是孙悟空,驾不来筋斗云。 我是来为少年、青年、壮年想实践没有去实践的行为作一下弥补,干一件早就想干的大家正干得风生水起的事情:写作。   啊,江山,好一个练兵之地!   共 34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