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终南问梦(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浪漫青春

子午闲云

进子午谷,顺溪谷南行约十里,至山路分岔口,金仙观即坐落于此。

路分两枝,其一南行,未尝涉足,不知其所终。传闻此乃子午古道,三国魏文长献计诸葛欲出奇兵之道路也。

其一西行,过金仙观,沿溪水右肩,穿行于谷底林草间。

此时正当十月,红叶布于山巅,翠竹秀于水岸,万千的苇子沿脚下向山的更深处伸展。一直西行,据说可抵沣峪,与唐净业寺及沣水相连环。太阳西偏,远处山腰似有云雾漫散,寻踪追去,几起几落拾阶而上,越过一丛苍翠葱郁的终南秀竹,眼前展现出一个悠静的小天地。

这是个有人有烟、有花有草、有红有绿的小院落,场院不大,平可垄亩。坐北依山,立房三间,红砖砌就,红瓦覆顶。涧边坡沿有几株柿树点缀,红果挂满树枝,晶莹剔透,摇摇欲坠。四周有绿色的山藤随性伸展,藤蔓间可见几处山花烂漫。

溪水沿南边谷底蜿蜒而过,不声不响,无言无语。忽有林鸟惊起,嗻嗻焉划破天际,直冲云端。

好一个清静所在!

平可陇亩的场院当中,面南坐落着红砖红瓦三间大房。这靠山而立的房子,虽不高大,但在这青山绿水间很是显眼,老远便能望见,却毫不张扬,极普通,与关中大地上随处可见的民房无二。这里原先就是一普通的农户,只是这家人早已移居山外了。现在这里自有他的新主人。

场院下方深约数丈,溪水隐藏在树木花草之间,自上而下,自西向东而去,静静地,无声无息。一大一小两只黄狗慵懒地卧在地上晒着太阳。看到我等几人,小狗撒着碎步迎了过来,那小尾巴比赵本山在春晚演出时还扭得欢。大狗只是瞥了一眼,就又趴下头晒它的太阳去了。

大门敞开着,里面门边有一告示板,不知所告何事,凑近端详,方知某人搞签名售书。心想:如此僻壤有如此追潮、如此斯文之举,倒也的确有趣。板前设有一桌,桌上便是签售的样书,书名《叩梦》。打开扉页看作者简介,方知--不还:佛门居士,俗间作家。

有作家近照一张:风韵犹存,潮人!

房子东边,有一垄菜地,纵纵横横、参参差差生长着几畦绿菜。菜地之畔,有一人头戴灰色长舌布帽,身著灰色登山衣,手握小铁铲,正在专心致志地维修着低矮但显着精致的篱笆墙。

没错!就是她,她就是不还。那穿灰衣荷铲修篱笆的人就是不还。

不还叩梦

"如河驶流,往而不返;

人命如是,逝者不还。"

这是佛经里的句子,大概就是"不还"一词的出处。这是我的臆断,没有向不还师傅求证。一是初识多问怕失礼,二是担心有忌讳。

" 不还师傅,"我试探着呼叫了一声。

" 不还师傅,"我提高声音。

" 哎—",有了回应,应声的人就是她!

她一边轻轻弹扑着身上的尘土,一边打着招呼向我们这边走来。

"下山了几天,回来发现篱笆墙有几个地方损坏了。"

她的声音平淡得如那淙淙的流水,脸上似有似无地挂着礼貌的笑意。

第一眼,出乎我的想象,她的容貌与形象不似一个化外之人。她让人感到一见如故,像是故友重逢一般。同时,直觉告诉我,她一定有个不寻常的故事。

" 不还师傅,我要请一本《叩梦》,劳烦您签个仙名吧。"我说。

" 屋里请吧。"她邀我们去她的书斋。

书斋会是个什么样子?我们带着好奇心随她向屋里走去。

进得大门是厅,光线较暗,迎面展现着锅灶等一应家什,各守其位,井井有条。右首一小门,挂着深色棉帘。掀开门帘,里面便是书斋。书斋很敞亮,窗户向南,窗下置书桌一张,书桌和脚地上铺洒着山中温暖祥和的阳光。不还师傅坐在阳光下的书桌前,她提起了笔,在书的扉页上开始书写,表情肃穆庄重。

东西两厢是床,一边是单人床,另一边是架子床。显然单人床是她用的。架子床的上铺码放着一些书籍和一应杂物,下铺铺垫整洁,看那意思,是当会客的沙发用。北边靠墙是一书架,书架不大,下面几层是书,上面一层放置着大大小小若许的瓶子,是梳妆用品。书架旁边挂着一幅人体器官穴位图。整个房间布局协调,干净整洁。

心中忽然冒出一组图画:洞天福地!

" 好了。"她转得身来,把签好字的书双手交还给我们,脸上挂着悦色,和蔼,淡定,慈祥。

心外无法,满目青山。

— 不还。

我小心翼翼地收好书,口中道谢。

举手投足之间,她似乎看到了我自以为隐藏颇深的内心情感世界。有点神。

" 生活本来就是五味杂陈的,要放得下才好。"她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 也是,"我接语道。

“ 唉……,"我欲言又止。

她接着说道:"见过大海吗?"

我点点头。

她说道:"其实,生活就像大海,广阔,平静。灾难就像波浪,来时汹汹,但终会过去。风雨之后还会风平浪静,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有人感慨人生如梦,其实梦境也是人生。解得开便是人生,解不开永远是梦。放下了,也就解开了。"

阳光渐渐地弱了,屋里的气温也低了下来。

" 冬天这屋里会够冷的?"我说。

" 有火墙,不碍事的。"她指着北面的墙说。

看来葛衣简行,苦守青灯,这些有关修行人的概念已好像不合时宜了。时光到底已进入到二十一世纪。

天色不早了,我们向不还师傅辞行,同时提出与她合影,她欣然接受。

"下次上山我们把照片给您送来吧。"我说。

" 过几天我就下山去了,你发到我的邮箱吧。"说着,她递给我们一张名片。

不还居士,中国陕西作家协会会员。

博客名:阿那含;QQ名:山那畔的人儿。

她是一个居士,山下还有她的家,在那个古老而喧嚣的都市里。看来这里只是她一个修行的地方。

一个女作家在修行,一个修行的女作家。

送我们下山时,无意中我提到我们和她是同龄人,她笑着更正道:"你们年轻。我是四九年生人。"

我的老天,我还以为她与我们同龄呢!吃惊之余,我不禁再次去认识她:岁月和生活的痕迹在她脸上虽不易察觉,但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然而很浅很浅。她是如何养生的呢!传说中有鹤发童颜之说,但眼前的不还师傅虽已年过花甲,却是秀发童颜,的确有仙风道骨的范儿。

这际遇像个梦!

不还果

我们一行大小五人,向站在崖畔高处的她挥一挥手,踏着余辉沿小溪向山下走去。

不还?她为什么叫不还呢?我一边走着,一边想着。

后来,我带着疑问和思考寻访且打开了不还的博客。在浏览了她的一些作品之后,才似乎找到了点头绪,弄清了"不还"的出处及其本意,结果和我以前有关"不还"二字的猜测相去甚远。

佛家的三果罗汉阿那含,译成中文,即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修行到这一层次,便可了脱劫生,跳出轮回了。实际上不还就是阿那含,阿那含也就是不还。她虔心向佛,故而也就取名"不还"了。

《叩梦》是不还的倾心之作。她研究梦,梦也从她自己开始说。

大凡能说梦的人,梦中多伴随着众多的无奈和苦涩。好的梦自不必说,不好的梦则往往百思不得其解。因此,梦的主人会千方百计地去寻求破解梦的方法。许多人在苦苦地找梦。有时,人在梦中不想醒来,醒来了却还想接着做。梦,太费解,也太费神。不还能苦心解梦,我也就只好硬着头皮研读她的《叩梦》。这书不大好读,可再难读,总比她写这书轻松多了。

洒脱,她很洒脱吗?

超脱,她超脱了吗?

她已经放下了么?

佛家三果的" 不还果",应该是很高的境界了!

有了"心外无法,满目青山"的境界,就应该相当高了。

梦,现时解不开时不可强求,应该适时变通才好!有言道:"内外圆通到处通,一佛国在一沙中"。

" 百峪龙横运岁风,

千峰壁立掩孤灯。

安席坐到浑然际,

与空廖处听潮声。"

这是不还的诗作,大概也是不还的写真。

终南山、子午谷、红砖红瓦的房子、不还,这几个鲜活的图片由一缕子午闲云悠荡荡串连在了一起,隐隐约约闻听得随着风呼啦啦飘摆的声音,还拂动着子午谷里的草木,伴随着淙淙的溪水向东飘去。这一切,似梦而又非梦。

癫痫病发作的时候怎么办孩子睡觉突然抽搐与癫痫有关系吗西安哪里能够彻底治疗好癫痫病黑龙江去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