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我和我的几只狗的故事之三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5-4 分类:历史军事

阿福

在深圳工作,每逢过春节的时候,如果值班回不了老家过年,曾哥夫妇总会请我去他家过年,因为我一个人在深圳没有家人和亲戚,所以我就把他们当成了亲戚,曾哥是做水果生意的,每到周末或节假日,我就会去给他帮忙。

2014年的一个周末,曾哥和他的妹夫小孙在文锦北路的源兴居卖水果,我去帮忙,一群带小孩的老太太在一起聊天,有个老太太说小区里有一只流浪的小狗很聪明,会跟着人一起上电梯,到别人家要点吃的再跟着下电梯的人一起下去,我们听了都很好奇,怎么还有这么聪明的小狗呢!

傍晚的时候,我们发现一只肥嘟嘟的小黄狗在离水果摊三四米的地方看着我们,小狗大概有两三个月大,身上不是很干净,象是流浪狗,我说这可能就是老太太说的那只会乘电梯的小狗吧,小孙说可能就是它,于是我们就拿了点吃的引诱唤它,可是它扭头就跑到绿化树丛中藏了起来,过了一会它又出来到我们三四米的地方看着我们,我们又唤,它又跑,过一会又出来,反复好几次,小孙说这小狗不但聪明还挺有意思了,不信抓不住它!当小狗再次站在离我们三四米地方的时候,我们都假装着没看它,小孙则偷偷的绕了一圈绕到小狗的后面,趁它不注意一下子把它抓住了,小狗被抓住后一下子变得可怜巴巴的,老实的很,一动不动,小孙把它放在一个啤酒箱子里,说如果没人领说明它是流浪狗,把它带回去养着,直到晚上收工时也没有人领,我们就把它带到了曾哥家里。

过了一个星期我去曾哥家,那只小狗很欢快,围着我又是闻又是摇尾,我对曾哥说这小狗怎么这么快就养熟了呀?曾哥说它很聪明,抓回来的当天晚上就熟了,晚上外面有动静还知道叫几声,我问曾哥喂的什么它吃?曾哥说不用管,它跟邻居家的大黑狗混的挺好,邻居喂大黑狗时它就过去癫痫病治疗中心有哪些混吃混喝,吃饱了就回来,小孙把它抓回来就不管它了,只是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阿福”,名字真的很土,我看小狗身上还是挺脏,用手摸了一下,发现脖子和耳朵有很多蜱虫,我对曾哥说这样可不行呀,它会得皮肤病的,会被痒死的,曾哥说小孙不管它,自已天天要做生意,根本就没时间照顾它,让我养着,我看着“阿福”实在是挺可怜的,那么小一点就在外面流浪也的确是心疼,就把它带到布吉宠物医院洗了个澡,把身上的蜱虫清理干净了,又开了一些止痒消炎的药,把“阿福”领回家了,这就是我养的第三只狗。

婴儿癫痫病初期特征阿福

身上洗干净了还很漂亮,但就是看不出来是什么品种,宠物医院里也说不出来什么品种,应该是土狗,管它呢也不在乎它什么品种了,既然领回家了就好好照顾它,癫痫大发作怎么正确急救“阿福”可能是受过流浪的苦忽然有家了,非常懂事,从不在家的拉屎撒尿,也不在家里乱动东西,非常省心,如果我出去钓鱼或朋友聚会不在家时,放上狗粮和水就行了,它会自己照顾自己也不在家里捣乱,我回家后,它就我走到哪儿它跟到哪儿,好象是流浪怕了,生怕又把它丢了似的,“阿福”特别喜欢坐车把头伸到窗外吹风,每天都要开车带着它在布龙公路或梅观高速上跑一圈兜风,因为“阿福”懂事听话,所以养它一点都不觉得麻烦,一晃就过了两年,“阿福”已经是一只非常漂亮的大狗了。

“阿福”长大了,麻烦也来了,因为是只母狗,它特别喜欢逗公狗,甚至主动跑去逗公狗,防不胜防,一不注意它就会被公狗弄一窝小狗出来,跟本就不知道公狗长什么样,生出的小狗五花八门,颜色各异,土不土洋洋的杂种,只要生了小狗,下班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卫生,小狗把家里弄的乱七八糟,好不容易把小狗伺候大了送人了,过不了一年它又生一窝,生一次小狗都会拖的骨嶙峋,它找公狗的速度非常快,都是主动往公狗面前送,几分钟就能搞到一起,我又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它,对它这个毛病我是深恶痛绝也没有办法,看到它每生一窝小狗都骨瘦如柴,真是又心疼又生气又无奈。

阿福

到2010年的时候“阿福”已经6岁多了,按狗的寿命应该已经算是老狗了,它哪哪都好,就是爱找公狗生小狗实在是没办法,我想到它已经是老狗了,再生小狗也的确是很辛苦,我也有些自私,嫌它生小狗天天收拾打扫实在太麻烦,就想到给它做个绝育手术,联系了一家宠物医院的医生,在2010年五一小长假的时候给它做了绝育手术,其实真的很内疚,但是过了半个月发现它长胖了,毛色也亮了,又心里暗自高兴,认为做的是对的,在5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在寝室里面上网,忽然听到“阿福”在外面客厅里大声“嗷“的叫了一声,声音让人毛骨悚然,我赶忙到客厅里,只见”阿福“痛苦的躺在地上,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并且眼里还含着泪水,我当时就慌了,抱着它让同事开着车赶到最近的一家宠物医院,才十几分钟的时间,到医院时抱在怀里的”阿福“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头耷拉着,奄奄一息,眼里流着泪,医生忙着给它打点滴抢救,只到第二天凌晨五点,还是没有抢救过来,“阿福”死了。

看着死去的“阿福”我心如刀绞,看着它眼睛里还有泪水,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医生告诉我,“阿福”是因为做绝育手术时消毒没有做好,体内发炎,外表看不出来,它难受又不会说,只到最后实在坚持不住了才叫了一声,可是已经晚了,我恨啊!恨我自己不该让它做手术,恨那个给它做手术的兽医不认真,开车把“阿福”带到山里一个僻静的地方把它埋了,在它旁边坐了整整一上午,心里无比的内疚,真不该那么自私的把它送到医院做手术,它跟我生活了六年,给了我太多的欢乐,我对不起它!是我害死了它!只是因为嫌它生小狗麻烦,生窝小狗又能怎么样呢!不就是打扫下卫生吗!后悔啊!一个错误的决定却把它害死了,在它痛苦的时候也没有恨我,虽然它很痛苦但是它并没有表露出来,依然忍着痛苦欢快的对待我,如果它会说北京治癫痫病哪个医院比较好话告诉我它的痛苦多好啊!我在它的眼里就是它的天,它的全部,它的眼泪分明是不想离开我!“阿福”走了,但我的心一直在痛苦和内疚中!

阿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