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等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历史军事
破坏: 阅读:1764发表时间:2018-01-29 17:04:22

【江山多娇】等(散文)
   知道我要回,母亲早早就站在村口。村口有风。
   再大的风,怎敌得过母亲那一份热烈的等待。风里,母亲的发如雪。
   远远地,就看见母亲笑意盈盈。我心里一阵喜,因为母亲在。
   每一次回家,母亲都这样。如果这一次母亲真的不在村口,我不知道自己会多难过。母亲在,我便心安。
   我跑向母亲,母亲有多高兴。
   慢一点,别磕倒了。这句话,从小到大,母亲不知说了多少遍。我都到了不惑之年,母亲还要这样叮嘱,还像小时候那样,担心着我。
   小时候,我很瘦小,比同龄人要矮一头。即便是到了初中,也不见长。母亲焦虑,怕我就这样不再能长高长大。母亲把好东西都省俭着给我吃,而我个子仍不够高大,身体仍不够结实。每次排座位,我一直都坐在课桌前;每次站队,都要排在第一个。这样的优势,我很喜欢。然而,我就是长不高大。高中时,忽然有一天就长高了,母亲很惊喜。周末回家,每一次都要用尺棒来量我。长大后,才知道原先的瘦小都是因为营养不良。
   小时候,和小伙伴们在一起玩耍,母亲总担心,怕我不小心跌倒,跌坏了身体。无论怎样的担心,有时总不免还要磕磕碰碰。五岁的那一年冬天,也和今年的冬天一样冷。风大雪也大,母亲天蒙蒙亮就起来拾大粪。拾大粪可以挣工分,村子里捡拾大粪的人,村前村后来来往往能碰着脸。那时捡拾的大粪多是狗屎,现在想来哪来那么多的小狗要屙屎。而每个人,每天都是那样执著地去坚守。
   一天,清晨起来,见母亲不在,我就哭着沿着河边的小路找母亲。路滑,不小心磕着了脸。一块冻雪,把眼眉硌得鲜血直流。母亲听说后,一路跑回来,浑身都湿透了。放下粪筐,就驮着我就往大队卫生院跑。那一次,母亲似乎很自责,就觉着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没把我照顾好。那天如果早一点回家来就好了,那天要是早起一会去拾大粪就好了。现在,我的眼眉还留下一块疤,我不觉得它丑,我也不后悔,因为这个疤痕,会时刻提醒我要想着回到当初去。
   姐姐、妹妹,还有弟弟,都没有把书读玩,母亲只希望我能读完。许是因为我的身体太孱弱,不读书将来会受身体的牵绊,做不成事。那时,母亲夸我聪明,其实我哪里是聪明呀,只不过是我勤奋罢了。其实,这一份勤奋都是一家子人给的。我不读书,那时我又能做什么。
   后来上了初中,每到假期,姐都跟母亲到湖地里收夏收秋,只留我在家里读圣贤书。后来,姐跟父亲去扒大河,累哭了好多回,姐姐累极了,好几年都不与我说话。她挣着工分,天天有做不完的活,而我啥都不干。家里人口多,年年都要透支,好东西还要先紧着我吃。我不怨她,我吃了她该吃的东西,我穿了她该穿的衣服,我享受了她未曾享受到的宠爱。后来弟弟也下了学,后来妹妹也下了学。
   生活在艰难里行走,我在幸福里读着书,一年一年。感谢母亲,是她一直的坚持与鼓励,我才能走到今天。
   后来,我考取了学。接到通知书那天,一家人很欢喜。他们认为,从此我可以改变了这个家。母亲的喜悦写在脸上,姐的喜悦也写在脸上,我的忧愁却写在心里。我考的是师范,别人考进了城,我偏偏考回了乡下,一个与我家乡一样的乡下。那时工资微薄,还常常不能发到手。我没有能力改变这个家,也没有能力让母亲不再劳作。每到周末,母亲都把自家菜园子里的蔬菜瓜果准备好,等我回家驮。有时候,还要省吃俭用地塞给我些零花钱。
   原以为兄弟姐妹们,以后都能沾上我的光,然而……我没有,我偏要捞着他们。
   母亲站在村口,等了我一辈子。上小学时等,上中学时等,上大学时等,我工作了成家了还要等。我是希望,母亲也能等到我白了头。西安中际癫痫病医院
   等,也许是一个女人一生必修的课。等你出生,等你长大,等你成家,等你立业。她才会放了心。在窗前等,在村头等,在灯影里等……直等到两鬓都凝了霜。
   母亲老了,见不得风。见了风,总要流眼泪。那双曾经水样澄澈的眼眸,已再不能分得清方向。我搀着母亲,向家走。母亲偎在我的怀里,仿佛我就是她的依靠了。母亲,你真的老了吗?我不敢信。也许是回家的次数太少了,感觉母亲一夜间就老成这个样子,就像故乡汶河的芦苇。四十年前,她如花似玉,有着天下母亲曾经一样的美丽与坚强。那时,她有着怎样的一副腰肢和身板。风里雨里,仿佛一个人就能扛起这个家。
   母亲,真的老了。
   小时候,母亲牵着我的手时,那双手温热而细腻,而我偏想挣脱。今天,我把她的手握紧在自己的掌心,那双手干瘦而冰冷,我总不肯松开。母亲说,人老了不再有暖活气了。我说,你能活到一百岁呐。母亲又笑了。
   母亲不敢走路,走得紧,便要歇上几歇。她说,腰部以下都在疼。我心里一阵酸,母亲疼在腰上,我疼在心里。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安慰母亲,我只能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就像小时候她拥抱着我,让她小心地一步一步往前走。
   母亲是从俭省节约年代过来的人,她吃过太多的苦,挨过太多的饿,受过太多的累。她吃过野菜,扒过大河,推过独轮车,打过山塘石……穷的时候济南癫痫中医院,一天吃不上一顿饱饭。忙的时候,一个人一天能割掉好几亩小麦。艰苦的年代,拉着几千斤重石头,每天要走百几十公里的土路……
   日子好了,生活好了,母亲却要老。
   今年冬天特别冷,风一场雪一场,每一场风雪,都让我提心吊胆。
   母亲总算熬过来了。母亲问,该打春了吧。我对母亲说,过了今夜,明天就是春天了。
   打春了,又该添了一岁了。母亲笑了,笑成一朵灿烂的菊。

共 2087 字 1 页 首页癫痫病能吃药治疗吗1
转到郑州靠谱的癫痫医院是哪家t" value="g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