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轻舞】俺姐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历史军事
摘要:此文,刻录在我生命的文本里,惦念我生命中至亲的爱,我的家人,最疼我,爱我的姐姐,刻念永恒。    我有一个漂亮的姐姐,比我年长四岁,是一个性情温和,善良的女人。一个贤惠,聪慧的女人,俺姐一生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家人,亲人和孩子,而她从来不知到心疼自己,也从来不知什么是苦。   年幼的时候,母亲去世了,俺姐像母亲一样,尽自己所有能力照顾我们,照顾我和小哥,小哥与我是双胞兄妹,比我出生早十分钟,是一个特别滑稽顽劣的新性派,个人婚姻挑三拣四,从来都不让人省心,总时不时惹一大堆麻烦,没法处理,就去找俺姐,俺姐的家,成了我们温暖的避难所。   平日,生活琐事,对俺姐说的每一句话,任何一件事,姐都会细心考虑,答应我们,从来没有拒绝,置之不理,待我们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有加,骨亲相连,也许,没有什么比亲情更亲的缘故吧!   多年后,父亲也去世了,旧的房子拆迁了,我们成了没有父母,没家的孩子,姐姐和大哥搬到了县城,平日我们有事,不敢对大哥说,就去找姐姐,姐总会多方面考虑,把一切事都处理好,为我们解忧分担一切。   对姐的爱成了一种依赖,对姐总有说不完的话语,诉不完的衷肠,喜欢依在姐身边,吃姐做的饭,陪姐上街,聊天睡觉,习惯了在姐身边所有的习惯,任性撒娇。   有姐的日子真好,有姐在地方,就是我们的家,出门在外的时候,总会惦念俺姐,想回家,想回到姐身边,看看姐的笑脸,抱抱俺姐,还是姐身边任性的妹妹,被姐疼着,爱着,永远不想长大。   我爱姐姐,我生命里至亲的人,在外的时候,牵肠挂肚的是姐姐,怕姐会生病,怕姐熬夜会头疼,怕姐因为打牌没有保护好眼睛,怕姐没有吃好,睡好。   常常想,只要俺姐过得我,自己一生吃苦受累,都无所谓,只要俺姐幸福,我就幸福,俺姐快乐,我便快乐!这份骨子里的爱,血脉相连,没有什么会比这份亲情更亲!   姐姐是姐,又如母亲般慈爱善良,对我们的爱,也只有我们才可体会,我知道,俺姐同样爱着我们,总自己一个吃苦受累,从不言苦。想到这些,心就会隐隐的疼,会在心里默念,姐姐,我爱你!姐,只要你过得好,身体安康,一切就好!这样妹就放心了!就会感到生活的充实快乐!   姐姐有一个特别爱好,喜欢牌桌麻将,天天如此,习以为常,而我一直是支持俺姐,没有反对姐姐玩牌,因为,我想姐每一天都快乐,只要姐喜欢开心,在我认为,所有的事都是好事。   记得每次给姐电话,问姐在做什么,姐总说在牌场打牌,我只好说,姐先打牌,晚点再聊!因为我不想打搅姐打牌,这样姐就不会分心,就可以赢。   在我记着,姐牌打得特别好,知骰子问牌特精,很少输,在我眼里,嘿嘿!俺姐就是一赌王。   姐除了打牌,什么都好,孝敬公婆,疼爱家人孩子,无微不至。姐有两个女儿,大女儿读大学,学业有成,小女儿读完高中,在姐身边,贴心小棉袄,知寒问暖,懂事勤恳,两个女儿长的像花一样漂亮,人见人爱。   常言:仁者莫过于亲人,有事的时候,家人亲人,永远是第一个想到,也是唯一愿意不惜一切,照顾疼爱自己的人。   二零一四年,在广州,因为一个很小的肌瘤需要手术,当时在广州,医疗保险社保定点医院,可以手术医疗报销,而我却放弃了在广州治疗。因为我想俺姐,想回家,想回到姐身边,有姐陪着,手术我就不会紧张害怕。我惧怕十多年前,从死亡线上走过一回的手术,时刻想起依然惧怕手术,恐慌不安。   俺姐知道后,她说回家治疗吧,姐陪着你手术不会害怕,不用担心手术费,有姐呢,尽快回来治疗。   于是,我回到了我们陕西渭南,回到了姐身边,几日后,姐陪我去西安医院治疗,手术前,姐对我说,不用害怕,肌瘤只是一个很小的手术,很快会康复的,手术后调养几日就好,不要害怕,姐在外面等你。   听姐的话,我心里踏实,不再那么恐慌害怕,手术后,姐寸步不离守在身边,每天给我预订可口的饭菜,陪我聊天开心,虽然体质有点虚,但是每天都很开心快乐!有姐在身边,就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   记得曾经失败的婚姻,三个人的家,最终成了我一个人,我变得一无所有,那时,想过轻生。那一念的想法,我想到了俺姐,我的哥哥,女儿,我生命里至亲的人,如果我离去了,过得不好,姐姐会难过,会伤心,会带给家人沉重的打击,女儿会没人照顾,会变得更可怜,还有疼爱我的姨母,更多的亲人,他们一样会难过。   所以,放弃过往那些无谓的纠结,生活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相信自己,一切都会变好,善待生命,善待自己,自强坚信的活着,为了我的家人,姐姐,哥哥,孩子亲人,我生命里至亲的人而活着,也为我自己更好的活着!足矣!   郑州的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郑州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长春治疗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治疗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