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我那年的大学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历史军事
我那年的大学,没爹没娘,说来话长。   一条破烂不堪的黄土大道,连接着繁华的都市。每当下雨,车来车往,泥水就当空飞舞。行人如果避之不及,泥水就会溅你一身,让你狼狈不堪。尽管这有失高等学府的体面,但它仿佛提醒着我们这些学子们:通往大学的道路是艰难的、坎坷不平的。   唯一的教学大楼,雄伟壮观地孤悬在市郊外的荒野中。犹如流落民间的公主,虽抢眼夺目,却给人一种失意、落寞的感觉。   我们校园,未来可是宏伟而美丽的哟。不信、你到校长办公室墙上的规划图去领略领略。眼下、抱歉得很,只能让你看到一大片、一大片荒地了。   野草倒是很茂盛。如果你愿意起早的话,会欣赏到这样一幅画面:曙光初照的迷濛朝雾深处,一条、或数条牛,低着硕大的头,咀嚼着荒地上的肥绿。尽管肥绿鲜嫩可口,但它们仍不露贪婪之色,细嚼慢咽。始终保持达官显贵,慢条斯理的优雅风度。为了表示欢喜,也不过是随意摆摆几下尾巴(同样是慢条斯理的),从它们脸上,你是看不到任何表情的。   荒地边缘,有条打此路过的河,名曰:龙开河。名字听起来响亮,其实是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河。两岸没树,只有肆意生长着的比美国还要自由的荆棘、杂草。有些人,向往自由、民主,不辞辛劳漂洋过海去美国。我看、不如来这里落草为荆棘、杂草。没有种族歧视,各活各的命;生也没人管,死也没人管;想怎么长就怎么长。好不快活。   河水、很混浊,象城府很深的人,看不透。不知里面有些什么?这样也好,不至于让人没一点念想。   大凡美丽的河应该是:碧波荡漾,鱼翔浅底,杨柳依依,伊人浣衣。这些、这条河没一样具备,所以不美。也许正是因为别的河都美,独她不美,与众不同,才让我印象深刻,以至于这多年过去,我还能想起它。   校园西北面,大约七、八分钟路程,有个八里湖,很美。湖心岛,更是风光无限。我常常在夕阳西下时,去那里:或湖边漫步;或湖心岛席地坐一坐;或边想着无边的心事,边看、风亲吻小草小草频频弯腰的羞态,小船泊岸的温馨,夕阳与白云联袂演绎的美丽;或兴来,脱去衣衫,与湖水温存一翻……   自不必说,这是谈情说爱的好去处。只可惜,没人愿与我惜取这风情!   一个地方好不好,就看它是不是有山有水。我们学校水是有了,山是不是有呢?答:有。举世闻名的庐山,就在我们学校,东、大约廿十多里处。如果你有兴趣,随时可以“跃上葱茏四百旋”,领略险峰的无限风光。   食堂,是建校时遗弃的工棚稍加改造而成,破落不堪。然而、我却很感到自豪。因为,除了我这个“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大学生,谁能享受到这样的食堂。阿Q,不也以自欺欺人的精神上胜利,而自慰吗?!   它粗犷得潇洒;丑陋得大方;破旧得时髦。没有门,只有个大大的洞,供人进出。屋顶、墙壁千疮百孔,每当下雨,外面唰唰啦啦,里面滴滴嗒嗒。声音是那么的不同,如同美妙的音乐,听来饶有趣味。   饭桌、板凳也是没有的。空空荡荡。有太阳的时候,一束束阳光照射在食堂里,食堂犹如灯光闪烁的舞厅。如果不是怕学子里藏龙卧虎,丢人现眼,真想狂舞一曲。一定很美。因为千疮百孔的墙,漏风,会撩起衣裾,使你飘飘如仙。   即便如此,到了饭点,学子们还是趋之若鹜。也不讲个秩序:孔武的男生,象几天没吃过似的,把大学生的斯文与教养丢在一边,露出各自的丑态,高高举着形形色色的饭碗,奋勇争抢一个小小的买饭洞口。我怕有辱斯文,常常是和可怜的女生一起,远远地等在一边。   一天中午,我照例等在一旁。无聊,便东瞅瞅西望望,无意发现后墙洞外有个小池塘。惊喜不已,随穿洞而出,临近观赏。   景致很简单:四周是些小竹、矮树、还有两棵花开得正艳的小桃树。塘水还算清澈,上面漂着点点桃花,和一些残枝败叶。静得很,就连阳光洒落的声音都似乎听得到。几只青蛙仿佛受环境感染,静静地飘浮在水里一动不动;两只素面朝天的蝴蝶,水面上、纤纤作细飞……   这是个宁静的世界,我留恋忘返。差点错过了人间烟火。   此后,每到饭点,我就敬而远之去洞外看去风景。这样、既打发了无聊,又自命了清高。以至于后来走向社会,遇事、我总能不急不躁,心平气和,左右逢源。   大楼楼顶,放眼望去,除了荒地还是荒地,没有什么美丽风景,可我念念不忘。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向我心仪的姑娘,示爱的地方。记得、那是个晚上。星星、该出来的都出来了;月亮、圆得没法再圆了,亮得没法再亮了。我把心仪的姑娘约到已成我心中名胜古迹的楼顶,鼓起勇气向她表露了我的爱。她在我意料之中、也在我意料之外,笑里藏刀地拒绝了我。我风度翩翩地接受了这让人有些失落、还有些沮丧的结局。我本人好说,喝两杯酒、睡上一觉起来,又是一条好汉。只是辜负了那满天的繁星和又圆又亮的月亮。   我真可谓是生不逢时。从小作文写得好,不必说喜欢文学。高中时分科,本应该读文科,却碰上了“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重理轻文的年代,身不由己地读了理科。结果高考,无出意料地名落孙山。   两年后,拜上天所赐,大学梦算是圆了。然而、命运依旧不济,还是阴错阳差地读了志趣之外的财会专业。   三年下来,学业平平庸庸。文才倒是出了名。特别是由感而发写就的一首诗:《错觉的爱》,更是让我红极一时。这首诗的横空出世,说起来还有些传奇色彩:记得那首诗,是一次上专业课,我开小差随兴写的。当时自感不大满意,想假以时日进一步修改,便带回寝室放在了床枕头底下。时间一长,也就忘了。不想、被一个一天逃课在我床上睡觉的同学发现了。他看后,很是喜欢,便到处传播。因此促成了我一世英名。   “树大招风”,一点没错。从此、总有些同学,不管我愿不愿意,要我帮他写情书。刚开始不厌其烦,最后没完没了,也就烦不甚烦了。烦归烦,但我还是来者不拒。因为、人不能有才无德不是。过后我老想、我专业没学好,是不是跟老替别人写情书有关?   这就是我那年的大学。尽管它寒酸,默默无闻,但它大学的名称:还是悦耳的、让人羡慕的;给我以荣耀、以无悔的青春! 荆门治儿童癫痫的医院郑州癫痫病发作时怎么办山南市最好癫痫医院在哪成年人为什么会突然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