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铭进生命的冷(散文三题)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励志文章

来到小兴安岭之前,一直生活在平原,冬天零下三十度,我会觉得最冷也不过如此。可是当零下四十度的寒潮滚滚而来,还是把我震惊得无以复加。

总以为那样的天气,人们都是躲进暖暖的房子里,看外面大雪飞扬,一杯热茶,享受难得的清静。躲进温暖里欣赏寒冷,也是一种幸福,就像超越了痛苦后欣赏痛苦一般。而身处其中时,却是一种煎熬。

我曾在寒冷深处无依无着。那是一个凌晨,天还没有亮,我却匆匆走在风雪里。火车因大雪积满铁路而停在离城市五公里远处,回来的我只好选择步行。许多乘客都留在车上,等天亮了再走,我却忽然想体会一下那种黑暗与寒冷的感受,虽然,那时的心一直在黑暗与寒冷中浮沉。

荒郊野外,眼前只有茫茫雪地一片暗暗的白。每一脚踩下去,都是没膝的雪,北风挟着雪花扑打在脸上的裸露处,一种麻木的痛。虽然把自己裹得很严实,甚至只露出一双眼睛,可是,眼睛也生生地疼。黑暗笼罩,四望可见处渺无人烟,天地间仿佛只有我在艰难地迈步。就在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了一点亮光,虽然只是很微弱、仿佛在雪色夜色中随时熄灭的样子,可是依然给我心里注入了温暖的力量。

终于到了近前,一个小小的木屋,一扇小小的窗,一窗暖暖的光明,再远处,隐约可见山影,在黑暗与雪光之中是如此厚重。进屋,一个白发的老人,见我的样子,立刻去外面装了盆雪回来,然后,摘下我的帽子,脱了手套和鞋子,用雪搓我的耳朵和手脚。许久之后,才让我坐在铁炉旁,耳朵便开始钻心地疼,手脚并没有什么异样。窗外,无边无际的夜与寒,身边和心里,此刻,却是无边无际的亮和暖。

虽然,过后耳朵红肿了很久,虽然,有人说用雪揉搓冻处不科学,虽然,那份冷总难忘却,可是,却让我觉得温暖的可贵,那扇窗的暖,那炉火的暖,那搓在手脚上的雪的暖,还有,那张笑脸的暖,却是更深地镌进了心里。

十多年的学生生涯中,那么多的老师来来去去,能在心里一直在的,却是寥寥。热情的能够记得,冷漠的也能够记得。

中学时,班主任姓李,也教我们数学。李老师就是一个极冷的人,这不只是他的严厉,更是他从心里透出的那股寒意。当然,他也有笑的时候,却从不是对我,也不是对大多数,而是对那几个学习特别出色的同学。而且,那时他对我尤为冰冷,若说他寒意十分,我独占一半。其实并没有太复杂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沉默,学习也一般,可能,也同样的冷脸。

也曾通过努力去改变那张脸的温度,虽然依旧沉默不与人交往,却是更专注于学习。可是,就算我进了前几名,依然不能融化李老师的寒冷。即使我在全国数学邀请赛中夺得第一名,也还是不能换来他的刹那解冻。却是有一个错觉,在那次我去参加数学竞赛的时候,出发之前,回头,竟似远远地看见李老师冲我笑了一下。一瞬间就如层冰初解,觉得心里便温暖满溢,及至归来,想再一寻他的笑颜,只是依旧的冷漠。

于是,知道那是自己的错觉,李老师从未对我笑过。把曾经的那一点温暖那一丝喜悦从心底删去,依然如故的时光,自己一个人走。后来终于上了大学,远离李老师,便也从不再把他记起。有一次假期,高中同学聚会,大家提起当年的班主任,说他得了病,现在已经不教学了,我一直默然。那几个当年的尖子生对我说,李老师那时总和他们提起我,提起我时一脸的笑容,说我一定可以学习很好,只是从没说起,为什么对我没有笑容。

心里再度想起曾经的瞬间错觉,虽然早已不再纠结,却忽然很想弄清楚。那个暑假,我终于在曾经的学校附近遇见了李老师,他坐在轮椅上,那一刻,午后的阳光静静洒落,我的心里却泛起了莫名的悲伤。轻轻叫了他几声,他似听不见般,脸上也没有表情,推轮椅的师母说,李老师得了脑出血,不能动,话也说不出来。我看他的脸上,肌肉僵硬,只是不再是当年的冷漠,而是疾病的侵蚀。站在那里,与李老师无言相对,感慨万千。

要离开时,我蹲在李老师面前,双手放在他的膝上,看着那张曾冰冷无比的脸。他似乎也在看着我,眼中似是朦胧,似是清晰,然后,我看到,他的嘴努力地动了几下,脸上的肌肉颤动,硬是挤出了一个不似笑容的笑容。心里轰然一声,便碎了所有的昨日。

转过身,我的眼泪掉下来。

梦想与现实的落差,常常会让人猝不及防,然后消沉失落,或许短暂,或许长久。短暂过后,也许依然奋起,也许一直随波逐流。

大学毕业后的那几年,我就经历了心情与心境的巨大变迁。一直觉得翅膀足够强大,却是处处樊笼,看得见天高地阔,却飞不出桎梏。当为生活的拼搏变成为生存的挣扎,就觉得处处冷遇,哪个方向都是冷漠的高墙。

当时在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城市,每日奔波于尘埃里,梦想早化作流风流云。在城市的最边缘,低矮破旧的平房,漏风漏雨的栖身之地,一如当时的境遇。更是少与人言,看每一个人,都是满脸的风尘或者满脸的欲望。工作更是失落中失落,一再更换,却总是如故的际遇。闲暇时,我会站在大街上,看人来人往,熙来攘往中,仿佛什么都没有想,又仿佛万事萦怀。

就在那个八月的午后,那个发广告传单的女孩子走进我的眼里。大街上这样的很多,可是只注意到了她,或许是她脸上的笑容。她的笑和别人不一样,就像能进入别人的心底。那一整个下午,我就在那里看着她,不管别人怎样冷漠甚至讨厌,她都微笑以对,即使没人时,她也会不时地浅笑,就像有着无尽的愉悦。后来终于问她,她却说,笑是我自己的事,和别人的脸色有什么关系,自己高兴就好。

忽然想起,自己住的地方附近,有个十三四岁的男孩,智力有缺陷,每天都是嘻嘻笑个不停。当时还感叹,只有傻子才能真正开心而无忧,他们看不到自己的艰难与可悲,现在想来,并不是因为傻,而是他们因为智力原因,并没有为世事的风尘所污染,心里依然纯净,所以,才会笑得那么开心。

后来,同屋住进一个残疾的男人,他年龄和我相仿,缺了一条腿。与之相比,我觉得自己真是幸运。可他却丝毫没有颓丧,每天拄着双拐去工作,脸上全是希望的光。熟悉之后,听他讲经历,仿佛说着别人的故事。然后他大笑,说:“我觉得很好,至少我比你们省了一只鞋子!”

这三个人,都是在那个城市里,在我最艰难的时候遇见,有时很庆幸我会在最冷的日子里与他们相逢。若是春风得意,他们,也只是偶尔划过我眼中的一抹痕迹。可是,在那样的时候,却是我心里最暖的感动。越寒冷的际遇,越容易感知到温暖。

已经懂得,生活中的白眼冷遇,也只不过是点缀,只要心里的希望繁盛,即使再坎坷的经历,也不会感觉到生命的苍凉。

【红炉烹雪】

身处雪国,一年常有半年雪,而饮用雪水的经历,很多人都曾有过。其实,在遥远的年代,当我们全村人还共饮一井水的时候,每到大雪飞扬,雪花们纷纷扑落井中,与那一眼清泠相融。而那些有意地喝雪水,更是充满了情趣。

少年时就曾用铁碗盛雪,置于炉上,看一捧洁白渐渐化于清澈,就像一抹飞云消散于天地间,然后那雪水就沸腾成一朵灵动的花。那时喝雪水,只觉滚烫中透着一丝清凉,还带着些许泥土的味道,很奇妙的一种感受。后来看古诗词,陆龟蒙在《煮茶》中言道:“闲来松间坐,看煮松上雪。”便明白,雪水也是各不相同,看其依俯而各具妙境。白居易也曾有诗说“融雪煎香茗”,而辛弃疾更有“细写茶经煮香雪”之句,看来古人烹雪煮茶,竟是高士雅行,让人神飞无限。

比如松上之雪,我就体验过一次。那是在小兴安岭深处,一个长者居于深山密林中,四时佳兴,朝飞暮卷,直如隐士般的闲逸。我们也是兴来而踏雪,误入其室,遂有了浸润一生的回味。长者采雪煮茶相待,我们看他在屋后松上取雪。他告诉我们,现在这大雪初停的时候最好,雪开始下的时候,他就时时拂去松上的雪,因为那些雪最先飘落,附着着空气中的尘埃。待过得久了,雪便纯净了许多,任其落于松云之上。自制的铁皮小火炉,木头在其中欢快地燃烧,那一盆雪也被感染,慢慢地散了寒冷,开始拥有火热的情怀。

那一碗茶真是让人回味无穷。草木之气中,蕴着松香幽淡,更有雪的气息随茶香润腑,仿佛天地间至灵至美皆融于一碗氤氲中,饮之忘俗,就像身与自然同在,心与天地冥合。

迷上《红楼梦》的时候,在“贾宝玉品茶栊翠庵”一回,妙玉竟是用五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来煮茶,虽不知具体是否可以操作,只那一份情怀情致,便飘然出尘。其实花上之雪,也是我们这里常见之物。不过我们这里冬天的野地,没有花开。只有在春天时,丁香等花绽放,然后一场雪落下,那花上便堆了雪,透着一缕浅红,掬一捧在手上,雪中也透着花香。那是真正的香雪,只是可惜,我并没有试着用它来煮茶。不过没有关系,雪会年年在,花会年年开,我会品尝到那种别样的滋味。

现在想来,烹雪是一个很特别的过程,而煮茶却是延伸的美好。看白雪在炉上一点点地消融,看极冷与极热的交融,看雾气如心绪升腾,心中就有了一份期待,一份感动。凝望炉上雪,心底的寒冷也随之消散,心上的尘埃也飞去无痕,那样一个过程,就是一个心灵的净化过程,灵魂也变得澄澈通透,仿佛暂时抵达了人生至高之境。在这样的境界中,再去试接下来的茶,才是由虚入实,心意回归,从而身心皆处于大欢喜之中。

读诗渐多,发现古人烹雪煮茶的诗极多,最入心的,就是元人谢宗可的《雪煎茶》前四句:夜扫寒英煮绿尘,松风入鼎更清新。月圆影落银河水,云脚香融玉树春。那种情境,很是传神,仿佛闻到了雪茶之香气。

所以,很庆幸生长在雪乡,就算世事风尘漫漶,一回想起曾经的小小火炉,回想起那一份白白的雪,回想起茶香如雾,心便会暖暖如初,充满着一种感动的力量。

【明月照雪】

记忆中有一年的中秋节极冷,傍晚时分便下了场雪,地上积上了薄薄的一层,夜里一时未融。天便晴开,圆月升空。月光照在那层雪上,银辉流泻,氤氲着一种清冷迷蒙的氛围。雪极浅,月光淡淡,两相辉映,一时分不清是雪还是月色满庭。

早晨阳光照耀,那层雪已逝去无痕,回思昨夜情景,恍惚间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梦里的种种。月光照着最初的雪,极难相遇,最早的几场雪都是早早地融化掉,若是夜里,则天阴无月。所以,那一场雪,那一轮月,一直记得。

而到了深冬时候,朗月涂抹雪原的情景却是常见。

一个很冷的夜里,我们的车快接近城市的时候出了故障,于是相互鼓劲儿步行回去。穿得极厚,在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下,依然是难捱,只好脚步加快,以此来驱散如影随形的冷。是夜月圆如镜,照着周围无尽的雪野。由于是抄近路,所以地上的雪都盈尺,每一步下去,都是柔软的羁绊。厚厚的雪原,在月光下闪着淡远朦胧的光,北风猛烈,吹起细雪如雾飘飞,细细密密的光亮飘忽消散。

起初的时候还满怀欣赏的意趣,可是当寒冷浸透了身心,当落脚越来越沉重,便只剩下归心似箭。到得家中,温暖扑面,缓解了身上的冷,向窗外望,一轮冷月依然照彻。回想刚才路上的一切,便又觉美好临近。原来,那许多的艰难,也造就了平时难得看到的美,当一切都走过之后,回望,那份美更是直入心灵。

寒冷凝结的情致,寒冷绽放的美丽,有着特别的感染力。或许人生的际遇也是如此,在最艰难的时候,总会有让我们铭记的感动,虽然有苍凉侵怀,可是那种美丽却是入心。

去年的元宵佳节,正逢天气晴好,夜空幽蓝,明月高悬。出门去看月,门前的水上公园里却是各种灯光闪烁,抬头见月,低头却艰觅月色,月光已被灯光排挤得无迹可寻。于是便信步向远处走,出了城,一片广阔的雪原,直连向更远处朦胧的山影。仿佛远离了尘世,月亮也一下子清晰亲近起来。月色将雪原轻拥,一片幽幽的明亮,是夜有轻轻的风,细密的月光同着细密的雪一同流淌。此刻浑然忘了寒冷,眼中心里,只有那月,只有那雪。

忽然想到,这轻风,这雪花,这月色,如此的风花雪月,尽集于此,却有着全新的意味。回头看身后城市的万家灯火,竟有着不真实的感觉,处于天地间的两方虚幻,就似立于人生的极致,流连且眷恋。

真的,人的一生中不会经历太多明月照雪的情境,非是难遇,而是我们习惯了不去寻找。一如在长长的一生中,我们已经走得麻木,习惯了随波逐流,却不会于艰难坎坷中去寻那一份映亮生命的美。

所以,不管怎样的际遇之中,我都希望我们的心里有着明月,还有月亮下洁白的雪原,如此,我们的生命,定会皎皎如月纯纯如雪,无论何时回首,都是永远的圣洁美好。

天津市的癫痫医院哪家好济南最正规的癫痫病医院沈阳治疗癫痫病有什么方法呢山西治癫痫病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