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童趣_1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民间文学
八十年代的孩子,生活中不缺少乐趣,更不缺少游戏和挑战。房前屋后,山间田野,到处都充满神秘和幻想,给我们留下的不只是一颗颗好奇心,还撒下了一串串成长的足迹。   过完农忙时节,我们几个孩子便开始共享平日里收集的“玩意儿”:趴在屋檐下用竹棍掏鸟窝;蹲在墙角下用木头削宝剑;聚在公房前“丢坑”(用小瓦片对准同伴指定的小硬币,嘭一声击中了,便兴奋地扑在硬币上,生怕胜利果实会因为伙伴反悔被瞬间夺回去)、打“豆腐干”(用瓦片把纸折的方形小片打出圈外)、滚铁环、抓小石子、跳线;坐在砖瓦厂门口用粘泥做玩偶;到山上摘杨梅、采蘑菇。肚子饿了,摘几个玉米,掏几个土豆,爬到烧砖瓦的土窑上,用瓦片扒开滚烫的沙土,把玉米和土豆埋在沙土里烤熟,香味和着泥土的芬芳,飘向田野,融入童年最香甜的梦里……   那时候,总觉得周末的时光匆匆如梭,稍不留神又到了周一。因此,我们都格外珍惜这两天的时光。   我家门前有一片稻田,田间有一条水沟,沟里的水一年四季都是清澈明净的,其间隐藏着无数令人好奇心膨胀的水生物,有阳光下全身会闪耀着炫彩光芒,身子轻薄的瓜子鱼;在水面上疾驰游转的“写字公公”;潜在水底不时会给你一个突然袭击,头上还挥着两个大钳子的“秋夹子”。这些原本司空见惯的小水族,如今已很难在水沟里寻觅它们的身影。每个周六,我们都会邀约上几个要好的伙伴,用石头和泥块把水沟暂时断流,堵上两个“小水坝”,把中间的水用小桶舀干,以此收获无数的鱼虾和泥鳅。   在那个缺油少盐的年代,我们获得的“山珍海味”只能保留它的原汁原味,放在锅里,用水煮熟就狼吞虎咽吃个精光。   晚上,我们故意打着带着鱼腥味的饱嗝,和当天家里吃米饭,下巴上还特意粘着几颗米饭的孩子,聚在我二伯家看电视,犹记得二伯当年写剧本得了一笔丰厚的稿费,于是买了我们村第一台熊猫牌黑白电视机,当年云南电视台和贵州电视台还共用一个频道,周一三五日是云南台,播放《封神榜》,周二四六贵州台播放《雪山飞狐》,来二伯家看电视的男女老少总把家里挤得水泄不通,凳子不够坐,伯母干脆把草席卷起来,形成一个柱型,横放在客厅里,让村民们坐,我们孩子索性找来几个圆萝卜当凳子。在电视剧开播前的广告时间,乡邻们总要怂恿我和弟弟“切磋武艺”,我用木头削成的宝剑,弟弟用竹棍,便模仿电视剧里大侠们的一招一式,在院子里拉开了架势,引得观众们大声喝彩,在喝彩声中,无论谁下手重了一点,把对方打疼,表演立即变成了一场“格斗”。   如今,走在房前屋后,山间田野,树木不再显得那么高大,山坡不再显得那么陡直,公路不再显得那么宽阔,水沟不再显得那么奇妙,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那么平静。这是因为我们的注意力发生了转移,还是因为好奇心已经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消逝了…… 荆州哪些医院治癫痫病最好武汉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黑龙江治疗女性癫痫哪里正规北京权威癫痫病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