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春秋】雪情三部曲(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美文欣赏

一、寻雪

抬头看向窗外,还很昏暗,想来时间尚早,再睡个回笼觉吧。

朦胧间,有人在说:“终于下雪了,这雾霾总算过去了……”是在做梦吧!连日的雾霾让大病初愈后需要增加户外活动的我只能乖乖地宅在家里,坚持锻炼也就成了一句空话。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个秋天,真的是莫大的考验啊!冬天来时,又会怎样呢?

明明听到自己的叹息声那么真切,睁开眼睛看看:身边的被窝是空的。再看看窗口,灰蒙蒙的,听到先生的声音从外屋传来:“……天倒是不冷。”就高声问道:“真的下雪了吗?”“是呢,外面空气好得很,出去走走吧!”

忙起床洗漱,草草地吃了几口饭就冲向门口。快半个月了,先是秋雨绵绵,接着就是越来越重的雾霾,再不出去透透气,我真的快要憋死了。

出得门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啊,外边的空气真好!从气管一直到肺里,一下子就清爽起来。我笑了笑:是我太贪婪了吧,只这一下,不知有多少雪花融进我的身体里了呢?

仰头向天上望了望,灰蒙蒙的天并无耀眼的光,眼睛却睁不开,眼帘不自觉地拉下来,挡住那向上的视线。哦,原来是随风舞动的细小的雪粒在调皮地跟我开着玩笑,不时地往眼睛里钻。

低下头,只见路面上并没有雪的印迹,只是一片湿漉漉的,泛出雨后般的泥泞。只有路旁的沟沿上,若隐若现地存有雪的痕迹,还得用心去发现,不然,眼睛收集到的景象只如雨后冲洗过一般是湿润润的。

许是门口的道路走的人太多了,僻静处或者会有一番初雪的景象可寻吧!

寻雪的急切,让脚步也变得匆忙起来。耳边似乎响起了鞋底踩着积雪的声音:咯吱——咯吱——

身后一串“哒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穿着毛领衫的美女踩着高跟鞋,急速向前走去,那精心盘着的发髻上染着一层水汽,似有露珠挂在上面。那带着亮光的黑色的毛针间,星星点点的有雪花驻足,随着美女那一耸一耸的背影在我眼前晃动着。这一刻,颤动在毛针间的雪花,让我的心底一热:哦,原来雪花也需要温暖哟!

“啪嗒啪嗒啪嗒……”似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又似盛夏的冰雹袭来,只是没有被击打的痛感。抬手摸了一下头发,张开的手掌上是湿的,却不见有雪花落在上面。低头看看身上,雪花打在衣服上,没有一刻停留,就滚落到地上,融入了地面的泥泞中。不,或者,这雪还未来得及触及地面,就已经被这不够冷的空气化成了水汽。而那雪花也不能称之为雪花,那是在“不够冷”中,凝结成的一颗颗雪粒,不然,怎会发出如雨似雹的声响……

风渐渐地大了,雪粒似乎也下得越来越急了。路面上的泥泞未见加重,两旁的人行道上雪来过的迹象在不知不觉中加深,特别是在背风的角落里,雪也开始有模有样地聚集着。树根下、草棵里、墙角边、马路牙子处……洁白的雪闪着耀眼的银光,以它们特有的方式告诉这个世界:我来了,冬天到了!只要你用心寻,我就在!

脖颈有些凉凉的,忙拉起帽衫上的帽子盖在头上,挡住了雪粒进犯的脚步,雪粒似乎生气了一样猛地击打着我的脸,有一丝丝的疼。忍不住又张开手掌想接住那雪粒。然,手心里除了些许的水汽,依然看不到雪粒或是雪花的影子。我笑着对空旷的四野说:雪,我只为寻你而来,因为你已经错过了时光的脚步,我怕真的把你弄丢了,想不起你的样子来……

雪听到了我的声音,变得兴奋起来,开始随着越刮越紧的风加快了自己的舞步。台阶上,地砖的缝隙里,无人问津的林间小路上……落雪成片,在来不及褪去绿色的草和树的映衬下,白得那样张扬,似乎在回应我:来吧,我在,不用寻,不用找,我就在你目光里——无论你走到哪里,我跟你到哪里!

哦,雪,我终于寻到了你,虽然你还不肯把最美的雪花呈现在我的眼前,只要寻到了你,我就是快乐的,因为这空气中有你而变成清新,也因心底那份无法割舍的关于雪的情结……

脚下突然一滑,低头看着被自己的鞋拖出的一道长长的划痕,与雪对话的幻境瞬间消失。仰头望望天,雪粒的攻势越来越小,也不再那么顽皮,天却变得越来越冷了,这地上的雪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凝结成分不清形态的冰了。只是它的存在不张扬,让人不易觉察,唯有鞋子能让你真切地感觉到它的改变。这一滑是雪在提醒我:天冷了,该回家了——那里是温暖的!

远远地望着家门前聚积的雪影:哦,四处寻雪,原来最壮观的雪一直在这里,再看看房顶上,红红的瓦楞间,几乎被雪掩平,如那小姑娘的脸——白里透着红。

坐在电脑前,文友刷过来一行字:今天立冬!

哈,立冬日寻雪,真好!

二、观雪

清晨,睡梦中,还沉浸在立冬日寻雪的快意中,先生又在诱惑我:“下了很大的雪,你不去拍些雪景啊?”

哦,是呢,前日的寻雪,收获的是清新空气和雪羞涩的韵味,犹似雪蒙着面纱而来,还未露出美丽的面庞就被寒冷的风带走了。

走在街上,已经不再是冷,那冬天的寒意一下子扑向我,忍不住向上拉了拉衣领。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天这么冷还上街干啥?管局的小客都翻沟里了……”

或许是这声音太大,惊了雪的舞步,雪一下子就停了。

高大的杨树,因落叶的离去而露出了萧条和凄凉。那隐匿了一个夏天的喜鹊的巢突显在枯枝上,也算是树在冬日里的装扮吧。闻着那“报喜声”走近一点,再走近一点,本想帮喜鹊拍一张雪景中的靓照,那鸟儿却并不领情,就在你要按下快门时,舞动着翅膀向远方飞去,打落了枝条上的雪,似那刚刚停下的雪舞又起。

房顶上,不再是雪里透红的娇羞,变成了全白的屋顶。那或浓或淡的烟尘袅袅升起,只是为屋主人驱散寒冷,使家变得更加温暖。转眼,那白屋顶就变成了灰屋顶,如果不再有新的雪舞,很快,又会变成黑屋顶……

路面上,还来不及清理的雪早已被车与行人的脚步辗得“服服贴贴”,与路面成为了一体。远处隆隆的响声传来,清雪车如金刚一般拖着迟缓的脚步开往了“重点地段”。

阳光升起,那辗在路面上的雪越来越硬,也越来越光,如镜面般刺得人睁不开眼。一声惊呼:“撞上了!”并未听到特别的响声,就见一辆电动车横在了面包车的前面。电动车上已经没有人,面包车旁,两个男人在争执着。一个说:路太滑,又没大事,走吧!另一个却不肯。于是,一个回到面包车里打电话,另一个也站在冰面上翻找着手机里的电话号码……脚不敢离地地拖着走出去没多远,一辆警车慢慢地“爬”了过来,回头望去,一个人从面包车上下来,冲警车扬着手在笑……

公园里,想象中会保存完好的雪景并没有看到。已经有清雪的园林工人扛着工具往回走了,公园各处,还能听到清雪板在雪上划动的声响。急急走向公园的背角处,想那里或许会有没来得及清理而被漏掉的雪景吧。

那小路的雪已经被清理过了,虽然这清理并不彻底,脚踩在这残余的雪上,怎么也发不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倒是那松树枝上擎着的雪还完好无损地保持着“原生态”的美,但,还没到那种“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程度。松树下的小草,没来得及换装,就盖上了雪被,还时不时地掀掀被角,顽皮地显露一下它的绿衣。

通往假山上凉亭的石阶因这雪的映衬,变得更加醒目,似乎要把“高不可登”变成自己的专利。只是它不知道,无人踩踏,不是因为它“变高”了,而是人们怜惜这阶面上的雪——那么纯洁,那么柔美。

再看远处,直的、弯的、长的、短的台阶上都覆盖着雪,像极了梯田,只是,在这“田”上“耕种”的只有脚步,并无犁铧。

一棵粗壮的树干吸引了我的视线,只因它向上的部位,披着厚厚的雪。凝望着这簇雪,想着下雪时的样子,只因夜的黑隐去了雪舞的极美……

身后响起一个声音:“阿姨,您也喜欢拍雪景啊!”一个男孩子笑脸盈盈地仰望着我。“哦,是呢,出来走走,随便拍点照片。你也喜欢拍照?”“哦,不!但是,我想拍点雪景传网上去,给南方的朋友看看。”“哈哈……真是好孩子。这里是拍不成雪景了,都被清扫过了。要想拍到雪景,就得下雪时拍,或者早点起来!”“嗯,阿姨,我不想拍这里的。如果到野外,拍田野里的雪景,那才叫好看呢!”男孩子的脸因兴奋而变得通红。我怜爱地看着可爱的孩子:“现在白费,这点雪在大地里不算什么的,真正的雪景,还得等等,等天再冷点,雪再下得大点……”

男孩子向我挥挥手走远了,去寻找他想要的雪景了。

风来了,偶尔几声枝条咯吱咯吱作响,是风抚树上的雪,还是枯枝想要挣脱树干的约束,折落到地上呢?几声鸟鸣算是在回答我的疑问: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突然,一片极平整的雪地出现在我的眼前:真好,终于找到了这被清雪工人遗忘的角落了。看着看着,一排呈八字型的脚印整齐地出现在雪地上,还伴有一声声的赞许:“像,真像车印!”惊落了一片枝头的雪,打在脸上凉凉的。哦,那小时候的快乐时光,还能再来吗?试着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踩在那保存完整的雪地上,渴望那“车印”的“昨日重现”,又有种深深的负罪感:这份完整不会再有了。回头看看自己的“杰作”,那一排八字型的脚印比小时候印得整齐,间距宽了很多,鞋印却比小时候的窄,怎么看,也不如小时候踩出来的“车印”好看。过去了,曾经的时光只能是脑海中的美好了……

假山上,几个孩子欢快地笑着、叫着,那是一种要撕开喉咙的响声,却又是那样清脆,那样动听。仔细辨认,孩子在叫喊着:“……上来了,上来了,把他再推下去……”随后又是一片大笑。这种孩子们之间互相推搡的玩耍,真的不多见了,这雪趣,让孩子们更亲近了,也让这世界又多了几分快乐。几十年后,如果我还能看雪景,一定会想起今天这些孩子的笑声,而这些孩子也定会记起与他们一起玩着斜坡“滑雪”的小伙伴吧!

看够了,拍累了,回转的路上,步行街的吵闹声吸引着人们向前聚集着。一个商铺的开业庆典活动搞得好不热闹。主持人洪亮的嗓音很有磁性,让人无法抗拒地向他靠拢。那高高扬起在半空中的大红汽球,还有那“彩虹门”渲染出一派“张灯结彩”的景象。这雪,使所有的色彩更加热烈、耀眼。

走出很远,还能听到主持人在那“煽情”:“机会难得,买得多送得多……”但,于我来说,面对这满世界的雪,怎么也没有那童谣好听:“雪地上,小鸡在画竹叶,小狗在画梅花,小鸭在画枫叶……”

三、恋雪

寻雪后,一直想写点什么,终于还是不忍触碰心底那份柔情。

观过雪,回到温暖的家,打开电脑,QQ的提示音引来了一位天使,她问我:“姐姐,还记得我吗?……是你的小雪花陪我走过了夏天的天涯。文字是艺术,你在春天写的《雪一直下》就是最美丽的艺术!我喜欢你的文字,喜欢你的雪花,也喜欢你……”

哦,雪,因这雪,一位美丽的江南女子,如雨巷中撑着油纸伞的丁香般,一直默默地注视着我,把内底的祝福默默地送给我——我,却全然不知。从春到夏,经过秋,再到这冬……走过四季,未曾谋面,默默地关怀,默默地喜欢,默默地坚守着那梦中的小雪花。这是一份怎样的柔情似水,又是怎样的执着哟!

虽然,江南的冬没有北方雪景的美,却因这极爱雪花的女子而更加醉人。如雪花一样纯洁的女孩儿啊,你真的让我的心很疼,如你的《春花秋月》一样,那是美的极致。

一切皆因这雪,因雪相识,因雪而相知,又因这雪相聚在下雪天的网络上。

小姑娘,你把珍藏在心底走过四季的小雪花的情结捧在我的面前,暖着我的心,湿润了我的双眸,也牵出一段因雪而深藏的情缘。

那年冬天,快放寒假时,我却生了很重的病,以至于无法独自从学校回到极其想念的家。是一位男同学,一位在大城市里“养尊处优”的男孩子,陪我坐了一天的火车,又在因大雪封路的车站里拥着我站了几个小时,只因人多得实在没有多余的空间给我们,只为我能坚强些,能再坚持一下,赶上最早一班开向家的方向的列车。

终于,通车了,又是几个小时的车厢里的摇晃,终于在离家十里地的车站下了车。

一路上,雪也是一直在下,而那段从车站到家的路上,雪大得无法用文字来描述……

那十里路,空手步行要一个多小时,而在那个冬天,在那个下着大雪的夜晚,那个男同学背着我,顶着铺天盖地的大雪,在没膝的雪地里几乎是爬行着,一脚踩下去,只有我在雪地上,他却几乎全没在雪里……就这样,经过四个小时,他带着我回到了我日夜想念的家……

当家人把我从他的背上接下来时,我清晰地看到他的衣襟在滴水,他的头发上冒着热气,他的眉毛和胡须上,还挂着白霜,像圣诞老人一般给了我一个深情的笑……

这份如雪一样纯洁的情意,一直深深地埋在我的心底,时时因这雪,默默地独自品味着,也默默地把最深情的祝福送给他……

默默地在心里问一声:背我在雪地里走了那么久的男生,你现在还好吗?问一声:你那里也下雪了吗?问一声:那雪地夜行,是不是还是你生命中的唯一的体验?问一声:那如雪美好的青春,你是否也常常想起?问一声:你是否如这美丽的江南女孩儿一样,有着梦中的小雪花,或者说:你知道我一直在想着你吗?

……

美丽的江南女孩儿,有一天,来看看真正的北方的雪景吧,让那枚晶莹的小雪花飘落在你的发梢;亲爱的小妹妹,有一天,我再到江南,撑起你那把油纸伞,带我走进你的雨巷……

写于2013.11.14

济南最权威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微创手术治疗癫痫病的效果大吗哈尔滨怎么治疗癫痫沈阳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