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回忆】又听雷响(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一、

昨夜雷雨声阵阵,是二零一六年开春后第一场雷雨。窗外雨声骤增,伴着急雷,打破新春宁静的夜空,如同爆竹的喧嚣,这样的惊动,又这样的理所当然。

夜雨哗哗,人未能眠。

想起颇多的雷雨天,天空被闪电劈开一道白光,随之而来是响雷,地动山摇;撼动的天,便惊哭了,雨急,且大,铺天盖地,茫茫一片。这是日间的雨天,看得见它的变化,母亲刚从田间回来,身子未能躲避,被骤来的雨淋得劈头盖脸。她一边进屋,一边埋怨老天:“这鬼天气,说变就变,田间的野草还没拔完,雨就来了……”刚换下身上的湿衣,一口热粥还没顾得上喝下,紧蹙的眉又深了几许:“不行,看这天像塌了似的,这雨下得没完没了,田间的地全堵住水的出口,雨照这样下落去,肯定会把种下不久的禾苗淹没了。”母亲放下碗筷,披起雨衣,扛着一把锄头,又消失在雨水茫茫之中……

二、

放学独自回来的路上,雨水积成水流,没过脚面,闪电伴着雷雨,在头顶轰炸。母亲说不能赤脚去大树下躲避,不能赤脚走路,不能拿铁的东西……会遭雷劈。我把书包护在怀里,撑着一把小雨伞抗着雷雨轰击。四周无人,只有漫天漫地的雨,哗哗不止。闪电骇人,雷声像要响破天,我在内心默念:危险离我远一点,我只是一个孩子,有惊惧的胆怯,上天顾怜,让我平安抵家。

母亲呢,一个妇道人家,亦有惊惧。她在昏天暗地的野外,踩着雨水洪流,走完一个又一个田间,找出自家的田地,锄开排水口。闪电在上空愤劈,雷声隆隆,大雨滂沱,危机四伏,她毅然不顾。这些庄稼,能使一家子人度过饥饿,能换钱买家用。她不能坐以待毙。回来的母亲又是一身湿衣,还淌水的头发有几绺贴着半边脸,遮住凸起的颧骨,但紧蹙的眉头松开了。

三、

夜里,大雨仍未歇,哗然落在屋顶的瓦面上。我觉得听着雨声真好睡,像催眠曲,不知不觉就陷入眠中。夜半,听到窸窸窣窣声响,原来是母亲拿来盆桶去等由屋顶漏下的雨水。衣柜顶上放有,房间角落处放有,书桌上放有,走道中放有……家里能盛水的东西都用上。房屋年久失修,千疮百孔。母亲的愁胀肿了雨夜,一宿未眠。她的眉眼聚着一道忧,应是等雨停才能散去。她内心那声叹,太过微弱了,根本敌不过无情的雷雨声。无限增大的愁绪,是心事堆了又堆而砌就的。

见过至无情的风雨夜,顶屋有部分瓦片被掀飞,漆黑的夜一下子被闪电擦亮。母亲叫醒熟睡的我们赶紧起来,大家七手八脚去拿塑料薄膜盖住露天的杂物。雨水很快就泡了房间的地面。我们一宿不敢合眼,只顾忙着把漏进的水清理。母亲欲哭无泪,父亲常年在外,一切只能靠她单薄的身子支撑着。我们忙累了就搬来凳子坐在没有漏雨的角落靠一靠,彼此无言语。历经太多这样的凄境,我们除了去纳接它,解决它,战胜它,根本没有其它办法。处于贫困境地,对苦难这样熟悉根深,又是这样无畏它的到来。

四、

夜雨还在下,雷声渐弱,春雨渐柔。心事仍旧,聚结难散。起来吞了一片药丸,是抑制精神抗奋的药片。颇久,我不吃这种药,这种药吃了,副作用相当严重。医生说我暂时需要这种药丸解决我当下的状况。他让我作了测试,离那个所谓的症状(抑郁症)差多少。我被宣判为抑郁症患者。医生他知道真正的抑郁症患者是怎么样的,单靠一台电脑自由测试就认定我是抑郁症患者,我当时半信半疑。我只是太想一个人去理解、去明白我内心所想所忧的是什么,他(她)们能够进入到内心的内核去,与我进行一场毫无芥蒂的探讨;看似这样简单,但做起来却非常困难。

于是,我找了医生。他将我的神经衰弱派发了药丸解决。我说医生,我无法睡觉了,我几天几夜不能睡去,我非常困顿,亦非常沮丧。说完这些,我偏过头拭去刚想逃脱眼眶的一滴泪。

医生问我具体由什么原因引起,内心经常想些什么,有没有积极工作。

我说我热爱我的工作,对待自己的工作还是挺积极的,也有个人爱好,并没有严重的消极倾向。

医生觉得棘手,他明显觉得我不是抑郁症患者。若有,也只是轻微的症状。是一些桎梏心结积滞而成的;自己解决不了,而影响了睡眠。

医生开了药丸让我带回来。我遵药嘱,将药丸的四分之一分开,吃其中之一为一次。服下约有半小时,药力有效的使我产生昏沉的欲睡感。我“成功”睡去。但我的潜意识告知我,这是药丸的作用,我的思想仍游弋于未被解决消除的东西,所以,我抗拒它,一样醒醒睡睡,只是间隙比原来的沉睡长了一些而已。白天哈欠连天,脸色腊黄,是药物的副作用所致。“病灶”不解决,药丸无法救赎。

五、

我知道自己内心想什么,又忧什么。如同在那些风雨交加的雷雨夜的忐忑有着同等的性质。它们让我遭遇不安,局势不稳,随时会陷溺的可能。我只是想让内心有恒定的保障,不是口头的应允,而是行动的证明;不是所说的话都是一阵风,吹过就消失了,而是希望有些话能走走心,真心记住,以此为动力,不要让对方没有安全感。是知道的,单凭一个人的力量,势单力薄,终究会力不从心。我们可以合力而发,彼此的脚步朝前踏,你可以快或慢一些,但我们的步伐始终朝同一个方向。至怕我们离心,你沉堕于你的“天地”,我无法将你拉回。这些日子虽然平淡无奇,但我们连拥有都是这样的难。因我,或你,将离去。

并非天生喜欢想东想西,思想无着,杞人忧天。有些事能遇知,为什么不能去防患于未然?或许这是我的心结所在。与人相处难,朝夕相处的人更难。心一致,连步伐的方向都不能有误。单凭爱情,又能维系多久?如果连交谈都轻省了,余下的便是灰心的冰墙,阻隔的不单是一颗曾滚烫的心,还有那些旧日的情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充满了危险,如同霎时骤变的天空,一声响雷劈下,瞬间大雨倾盆,有些人能够躲闪,有些人则被雷击中,我们不能因侥幸而心安,亦不能打没有准备的仗。相信,充满积极的向往,所向披靡。

六、

当愿意同对方沟通时,总希望对方能领悟自己的苦口婆心。深知一个人的习惯不能一蹴而就,亦明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却总被“八竿子打不着”的结局挫伤。冷漠、沉默,是最后的挡战牌。再想翻越那座原来不算高亦不算大的山头,现在只能望而却步。相爱容易相处难便由此而生。

如果在生活上没有目标,在理想中又没有追求,在灵魂里找不到贴近它的信仰,如何在世间获得心灵的依傍。“荒废”的人生很多,无非是得过且过,“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他们自认为过得很“洒意”,但他们的盲目只能让他们盲从,不知如何让生命更具鲜艳色彩,只能信手涂鸦简简单单的涂上几笔,算是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而我,早已厌绝这样的“人生”。所谓的追求,是给自己限个目标,让自己愉悦的投身进去,与自己的灵魂同步。相信付出,必有收获。

七、

药丸在慢慢收复我的思想,我的意识正准备陷入眠状。

第一次医生开了一板药丸给我,他嘱咐我第一、二天晚上吃四分之一,第三天吃二分之一。我遵之,效果甚微。药丸其实很多是给了患者心理暗示作用,对不确定的病症没有多大疗效。但我还是把它吃完了。没多久,我的症状又变得严重,长期不足眠引发体内某些器官也焦灼难安,为了自己的健康,我必须去相信医生。第二次,医生给我开了一盒的药,里面有三板,一共三十六片药。他叮嘱我这次可以按片吃。

我的身体适应了它,自然要加大药量。这跟适应环境一样。每次,我初到一个新环境,对陌生的地域,潜意识地排斥、抵触。需要时间让心慢慢适应,将自己融入其中,成为它们的一部分;需要的,终究是心念和时间的认可。当你选择了某个环境,你不能改变它,就努力去改变自己,去适应它。

自去年十月初,我停了药,三板药只吃了六片。我觉得自己应该戒绝它,这些药片不能治疗我的症状,它带给我的副作用远远超过了我的“病症”。我决定调整身心。跑步锻炼,每天慢跑半小时或一小时,让自己有个健美的身体,不让憔悴的容颜日渐加剧。培养一个爱好——这个爱好便是写文。平时也要阅读。持之以恒。经过这二个方法“陪疗”,“病症”在慢慢消减。合理、健康的方法,总能有效地治疗“症状”。

相信有一颗积极的心,也就无畏于顽劣的环境,那怕是打雷下雨,终有停歇时。

手术治疗的注意点有哪些呢石家庄哪里有治癫痫的专业医院?癫痫病频繁发作怎么办济南看儿童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