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界的遐想(散文)_1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女生悬疑

人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哭的声音越大越响亮,父母他们越高兴,证明这孩子身体好很健康,能养大;如果哭的声音小或不哭,还以为这孩子不行,不容易养起来。

写这篇散文,是因为我到镇江也几个月了,一天下午有空,我从镇江往彭山方向信步走,心想看看有多远才到彭山呀,走着走着,心想不走了吧,可又想看一下转弯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呀,走了约半个小时,终于看到了路边的牌子,牌子上写着:“东坡界”,几步远又有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长寿之乡欢迎你”,就让我突然间想到界的这个话题,“长寿之乡欢迎你”意思就是你进入我的彭山界面了。

在我们家与仁寿相邻处,是以一条小河为界,小河东为仁寿,小河西为青神,那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如果这是省界,比方四川与陕西以秦岭为界,那我就出省了,如果是国界,那我可就出国了,到国外转了一圈儿,早几年出国一趟镀一层金,人刷的一下子光彩无限,联系到今年中印边界对峙、朝鲜士兵越界叛逃至韩国……这界呀,真是令人遐想。

记得还有些界,象仁寿县的洪峰乡与青神县的河坝子镇交界处,河坝子镇在界上摆了一个大石头,有三米多高,石头上刻着“河坝子”三个红色大字;在青神黑龙镇与东坡区张坎交界处,青神在界上立了个很大的钢架广告牌,牌子上写着“东坡初恋地,国际竹艺城”等等,等等……

现在的小孩子都有界,象妹妹的外孙女妞妞一岁多点,在走过我跟前时双眼死死的盯住我,双手紧紧的抱在胸前,我开始很纳闷,她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呀,经过妹妹一说我才明白,妞妞是怕我抱她,怕有人越过了她的界。在妹妹她们外出,妞妞看到妹妹拿她妈妈的包,就会哭闹,非要看到她妈妈拿着自己的包才行。有天大姐和侄女打闹,妞妞哭着去紧紧抱着她的妈妈,回头看着大姐泪眼汪汪的,哭得呼天抢地,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急,这对她来说是在打她的妈妈,越界至极了。

我觉得我们小时候没有界,我家在一个很大的大瓦房里,大瓦房有两个龙门子,外边是小龙门子,象个山门似的,门两边有偏棚,过了小龙门子之后走几步是石阶梯,石阶梯有七八米高,上去是大龙门子,两个龙门子都有约半米高的门坎,进了小龙门子石阶右边是牛圈房、磨房,磨房外边是个菜地,石阶左边也是菜园地,两个菜园地都是我家的,我家当时有九口人,所以房子和自留地比较宽,地边上栽有七八株桔子树,栽有栀子花树作篱笆,桅子花树和万年青差不多,春天会开出白色的桅子花,菜地里边有个约八米的岩坎,坎上有个小地坝,地坝边上有棵红桔树,进了大龙门子是一个约200平米的大地坝,上边是正房,两边是厢房,下方以前是凉亭,大瓦房四周围的是柴房、猪圈房、牛圈房……好几十间房子,有令人津津乐道的双棱双椽,房间高有四米多,房间又大,一间有七八米长四五米宽,房子里住了十多家人,房子基脚用的是条石,外墙用土夯实,里边的墙用木板,柱子和椽棱全用整根树子,窗子是镂空雕花的,图案精美,门框也雕有饰纹,每家人又修厨房、柴房、猪圈房……

大瓦房后边是个陡峭的山谷,山坡上长满了树子、竹子、水竹林,让大瓦房弄的象个迷宫,很多人进去分不清方向,找不到出来的路,我们小时候捉迷藏、偷电报……从这家跑到那家,甚至躲到人家堂屋、寝室的床下,频繁的砰呀砰的开门关门,在地坝里跳绳、攻城、做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一个队的小伙伴都来玩,好热闹呀,在土地下到户之前,大家常到龙门子摆龙门陈,特别是在炎热的夏天,晚上在龙门子可以吹吹风,在吃饭时把饭端到龙门子,那家吃什么菜都能看到,那家吃肉了都要羡慕一番:“吔,吃嘎儿(肉)啦。”还有人在龙门子做垫底织毛衣,尤其是过年过节,大人小孩穿戴一新,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大瓦房里更是热闹非凡。在正月初一早上,大家把汤圆端到龙门子,有的人家在汤圆里包上硬币,谁吃到预示来年行大运发大家,谁吃到了整个大瓦房的人都知道,那时大家相处好和气。

在土地下到户之后,大家各忙各的生产,平时早出晚归,吃饭时赶工赶忙,就不再端到龙门子了,在山上经常出现吵架,都是因为在地界上那个多挖了锄过了界。

想想现在,个个住上了楼房,家里装修一新,却怕别人进屋,有时来人了,故意站在门口挡着不让人进去,怕踩脏了地面难得打扫,家里走了客人之后就埋怨,说地面弄的好脏好脏,又扫又用拖帕拖。以前大家爱串门,家里来了客人那怕是邻里那是非常热情,把家里的零食拿出来给大家吃,久了没去还会问:“你怎么不去我家耍了呢?”

小时候邻居的一个老奶奶还常拿糖果给我们吃,她死了晾在堂屋里,我们还站在门口看,大人们不让我们进屋里去,我们不知道生与死是怎么一回事,浙浙长大了,看到别人死都无关痛痒,直到有一天母亲去世。

1984年8月24日,我这一生永远铭记,母亲是跌进九道拐的河里淹死的,那是下午,阳光灿烂,我们听说在九道拐的河里看到了一个人才心急火焚的赶去,在路上我还不停的催大姐夫要快点,心想早点把母亲从河里捞起来,以为是刚跌下河,还能把她救活,去了才看到,母亲也死去了,她一身黑衣黑裤,头发梳得很整齐,浮在水面上,感觉很高大的母亲怎么那么矮呀,当大哥他们把母亲拖上岸,我和妹不约而同的哭了,泪眼中似乎还看到母亲僵硬的手在额动,那时脑子里没什么感觉,是情不自禁的哭,感觉死便是失去,是永远永远的失去,在抬母亲回家的路上,有人就在喊,:“不要看死人”。母亲是在外边死的,不能抬回家,就在小龙门子外抬了个棚子晾母亲,爷爷扶摸着母亲的手失声痛哭:“桂华,你怎么这样呀?……”

母亲还一直说哥哥姐姐们长大成家了,就我和妹妹还小,还寻思着打算给我和妹妹缝制新衣服,想不到转眼之间母亲就去世了,之后家里少了一个人,感觉好冷清,觉得死很恐惧很失落,我和妹妹感到好害怕好无助,多年后看《世上只有妈妈好》时,好有同感呀。一个人死了,就永远永远回不来了。

听一个人说,他在眉山一个小区住了两三年了,只认得到一家人,还是因为这家人有天叫他挪一下车子才认到的,在我们河坝子小区,很多人都认识,河坝子不是很大,在楼道里碰到不管认不认得,都会打声招呼“回来了?”“买菜了?”什么的,但是要串门的极少,我在房子里住了大半年,有天碰到在邻居做装修的师傅,他很惊奇的说:“咦,这家住了人?你们家装修了?”我还以为相邻的那套房没卖呢?想不到还是妹弟的姐姐买的房子。

说起界,最洒脱、最高的境竟莫过于“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世间有三界,三界之外还有无间道,现在人们怀着极矛盾的心情寻找外星人,既想与外星人交朋友,又怕外星人攻击地球。地球上大的有七大洲四大洋的界,有国界,社会中有文学界、商界、政界……人也有道德与法律划的界,不能越雷池半步,在城市中机动车辆还不能压黄线,有人行道、斑马线、机动车道……如果婚姻出界、火车出界就危险了。

在我小时候开始读书了,在张家山小学读,我总爱去守在四姐的课桌前,不回自己的教室,当时我也七岁了,老师几次叫我回教室去,我不肯回自己的教室,老师就说我小了,干脆等一年才去读书,那就是越了界,跑到了别人的界里,不回到自己的界。哪时仁寿那边的小孩也到张家山读书,因为在这边读书路程要近些,在学校里大家相安无事,一放学她们过桥到了仁寿那边,就和我们对骂了,那时骂架就是喊对方父母的名字,走的越远喊的声音越大。有时我们也过河去割猪草、夺丛果儿、弄柴,后来四姐的婆家找到了仁寿那边,订婚那天叫我过去吃饭,我不敢去,说那边小孩子要骂我,父亲说:“你去吧,他们不会骂你了。”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去了,果然他们没骂。

后来是养蚕挺旺的时候,有仁寿人过界收蚕茧,有青神人也去仁寿收蚕茧,仁寿公安就撵,撵到过了界就不追了,青神公安也把仁寿人撵过界就不追了。想想那界还起保护作用。同时两边形成了一个规矩,青神的猪贩子不准去仁寿收生猪,仁寿的猪贩子也不能到青神来收生猪,但是青神人去仁寿卖生姜、蒜什么的可以,仁寿人也把树子扛到河坝子卖。

那时河坝子还有过不准外地人来收兔子,垄断兔儿收购价,如果有人来收兔子,就会找茬子,拳脚棍棒侍候。河坝子是四县交界处,鱼龙混杂,水还很深,九十年代李家九兄弟横行一事,特别是以李老九打架心狠手辣名头最响,后来因为有人用枪抵住他的脊梁吓唬他,他当时吓得浑身抖擞,魂都没了,他才收了手,以至过了很多年还有人问:“你们河坝子还是不是二杆子打天下哦。”

我想到上世纪90年代,我们毕了业去广东打工,那时广东的外来工人满为患,广场上几乎全是打工的,个个穿的简陋,还一个个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坐在广场上休息,被竹杆、皮鞭的赶,人们撒开腿跑,有人被抓上车载走,我们遇到熟人上了一辆车,要收一百三四的路费,说又不远怎么收那么贵的车费呀,对方说不坐车就下去,爱坐不坐,我们下去要被驱赶,会被抓上车拉走,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坐车,在广东去职介所找工作的人涌挤不堪,排的队伍不亚于如今在超市门口领赠品的大爷大妈的队伍,在职介收费中有很奇葩的一条“香港回归爱国费”,一个月十元,一年120元。

遗撼的是我又想到了我的父亲,新房子在2014年就买好,刚拿到房父亲就叫装修,之后在2015年装修好,到去年8月份才搬进去住,父亲买了六床棉絮,说来了人好睡,还买了电炒锅之类,早早准备搬进去住,又叫买电视柜、茶几什么的,我说买了房子差起账钱都没有,买什么呀?他说:“我拿钱嘛。”想不到仅半年时间,他就去世了。

我一直以为父亲很硬朗,没病没痛的,活到九十多没问题,他的人性子慢,干活疲慢,很经得起熬,象他那一批人干活风风火火的都一个一个的去世了,他还能下地干活,哥说在早就发现父亲下楼不行了,这让我想到在14年我和父亲一起走路时,他就走得慢了,他叫我先走着,在今年春节时,每年正月都要去舅舅家的,他今年不去,我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咕哝咕哝的,声音很低,吐字又不清晰,在吃饭的时候筷子又掉到了地上,我为了他锻炼,就等他自己捡筷子,烧好热水要洗脸洗脚,就叫他自己去收帕子,知道我要上班了,他主动捡碗去洗……想想这些,是我太疏忽大意了。

在青神县人民医院,父亲想下床走路,他前一天还自己从哥的楼上下到小区的院子里转的,无论他怎么努力都不能走路了,站都站不稳,越住院身体越不行了,最后左臂左腿不能动了。这时妹的外孙女妞妞正右学走路,在病房里,妞妞开始扒到墙小心翼翼的走,妹妹试着锻炼她,每次的距离越隔越远,妞妞开心飞扑到妹的身上抱住不放,慢慢的能走了,就自个儿到处跑,不让人扶,高兴得咯咯咯的笑,真是鲜明的

一天哥喂稀饭给父亲吃,我和三姐夫进屋去,父亲一边吃一边回过头看我们,好象是怕我们抢他的饭吃,他去世的那天中午,我和哥进屋去,父亲双眼直直的盯着哥,一边呼哧呼哧的呼吸,哥一边抚摸父亲的头,一边为他擦去眼角的眼屎,说来不及把家里的柏木料做方子(棺材),就买了一具方子,父亲这才不盯他了,哥说父亲挂念方子,我却想父亲会不会指望我们送他去医院呀。

在父亲去世那天,他呼吸如雷,把衣服撩开露出肚子,看的人好心酸,听的好揪心,妹弟说他的父亲去世,这样搞了三天,当四姐和嫂子回来,嫂子在医院当过护工,照看过频死病人,说父亲的口好干,嘴唇泛白,口里干得涟沫起了丝丝,说用棉球蘸水打湿一下父亲的嘴唇,四姐端水用棉球蘸水在父亲的唇上抹,嫂子还惊喜的说父亲在抿动嘴唇,叫哥去看,想不到哥还没走进屋,就听四姐哭叫:“爸爸,你怎么了?爸爸,你怎么了……”

四姐说只听爸咕噜一声咽了一口气,脸色就刷地变白了,片刻功夫就去世了,他的眼角挂着一颗泪,嫂子说父亲是舍不得我们,也许父亲就在等四姐,四姐一直很孝敬父亲,听说临死的人一直不落气,就是在等人,直到他等的人回来了,他就放心去世了,四姐嫁出去之后常回来帮到父亲做农活,她去了成都之后也常回家看父亲,给父亲的零用钱最多最慷慨。

父亲就是去了另一个界。

西安正规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济南中医院癫痫专家成都的著名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