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求精】湖畔漫思(征文·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奇幻玄幻

这个冬天,我一直想去鹿塘湖畔溜达溜达。我曾经在湖畔赏菜花挖荠菜,采荷花摘莲蓬,也曾经伴着飘飞的黄叶起舞,感喟百草衰减年华如水,可我从不曾领略过隆冬时节鹿塘湖的风光。昨夜寒流南下,今朝蓝天高冷,滴水成冰,据说这是江淮地区十四年来最冷的一天,因此,我特地选择这一天前往湖畔了却夙愿。

天气果然极冷,即便正当午时,北风也凛冽如刀,阳光没照到的地方还覆盖着厚厚的白霜,走过就留下清晰的脚印。拨开高过人头的芦荻野蒿,六千亩的玉镜琼田就无遮无挡地展现在眼前。

水天一色,湛蓝深远,宛如一块巨大的水晶。水晶里浮着一丛丛枯黄的蒹葭和一行行萧疏的远树。湖畔本来就人迹罕至,又兼远离村镇道路,没有车马喧嚣。满耳天籁和鸣,风声嘶嘶,几只水鸟在开阔的湖面上悠然飞翔,清亮的鸣叫声将景致延展得更悠远深邃。

春夏秋三季,潮平四岸,湖水深广,湖畔草木拥挤,蜂飞蝶乱,让人应接不暇。眼下,繁华落尽,万木萧萧,湖水经霜后,浮游生物减少,澄清见底,似乎有种世事看清后的通透和纯粹。天地简洁空灵,呈现出饱满宁静的禅境,让观者心旷神怡。

湖水羸瘦清减,临水的树露出了虬结的树根。这些托举着树干的树根遒劲粗壮,筋络暴突,带着近乎野蛮的力量伸向四面八方,扎进坚硬的泥土里。看过水培风信子洁白的根须,一根根悠然垂下,纹丝不乱,养尊处优的环境让它们显出优雅闲适的韵味。看着这些树根,我不由心生些许畏惧和惊骇:这是树木的巨手么?它扭曲到狰狞的模样似乎在告诉我它是何等有力!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渺小脆弱不堪一击。

不错,根就是树木的手,不但和人类的手形似更神似,甚至作用也相似。树根扎进泥土,吸取生存和发展所需的养分,人类用手和生活搏斗,努力寻找自己需要的一切。

我见过一双这样的手,每根手指都无法伸直,犹如耙子。手背青筋隆结,掌心布满老茧,纵横交错的纹路里似乎有洗不净的污渍。幼年时,每逢脊背发痒,我会像小动物一样在墙角门边树干上蹭痒痒,这种方式没有让那双手摸摸见效快,不过那双手只能摸不能挠,一挠皮肉就会咝咝地疼。

这双手是我外婆的。外婆年轻时相貌出众,即便年华老去,旧时的风韵依然依稀可见。童年时代,我只向往手若柔夷皓腕凝霜,我经常惋惜:这么好看的人,偏偏长了这样难看的手!成年之后,我再看这双手,总会感慨万千:这是奋力生活的标志!采桑绩麻,养猪养鸡、砍柴做饭,刈麦插秧……改革开放之初,外婆家就建起了全村乃至全乡第一座两层私家楼房,引来无数艳羡的目光,这是她一生最自豪的事。如今,她已九十高龄,依然在菜园里不辍劳作。前几年,她还从池塘提水浇园,被几个老姐妹取笑为财迷后,才让小舅掘了一条水沟解决浇地问题。她说自己喜欢在菜园里忙,绿豌豆、红萝卜、黄菜花、紫茄子,热热闹闹,看着就高兴。

外婆一辈子都和土地打交道,她的悲欢苦乐都和土地息息相关。外婆曾经拉着我的手感喟:“现在的人真有福,连手都生得这样细嫩。”我的手上没有老茧和皴裂,看不出体力劳作留下的痕迹,然而,她不知道我也和她一样努力生活着,用她不了解的另一双“手”、在她不懂得的另一片“泥土”辛勤耕耘。她也不知道我的另一双“手”也同她的手一样伤痕累累扭曲变形,遍布艰辛劳作的痕迹。

顺着堤坝一路前行,我发现沿湖树木的根几乎都裸露着。很多年前,这些根都深埋在泥土里,堤坝临水的泥土在湖水的侵蚀冲刷下逐渐松软剥落,一点点坍塌溃退,这些根最终暴露在天宇下。虬结翻腾的树根绵延数里,它们一起用类似的姿态,向天地传递着某种令人震撼的信息。每一块不可修复的瘢痕、每一曲无法熨平的褶皱都在诉说着这些年的喜怒哀乐。怀着敬畏之情附身聆听,于是我听见了一段掩埋在大地深处的故事。

这些年,板结坚硬的泥土里曾经发生过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啊!

瘢痕密布的表皮是陈述遭受的伤害么?

粗粝艰涩的质感是倾诉铭心刻骨的疼痛么?

凸起的筋络是敷陈此生的奋斗是如何竭尽全力么?

盘根错节是演示那年那月痛苦的挣扎么?

扭曲姿态是叙述当年壅塞在生命里的压抑憋屈么?

那些刻骨的伤,锥心的痛、难以言表的悲恸,无法言喻的愤懑……最终凝固成一阕阕慷慨悲壮的生命史诗,闷在厚重的泥土里,唯有心知。

亿万年的岁月深处埋藏了多少阕生命史诗啊,我们永远无从知晓了。为了让生命获得充盈舒展,无数生命在黑暗坚硬的世界里执着坚守,至死方休。生命繁荣的意志如此执拗强劲,让人不由顶礼膜拜。丰茂的背后都有难以言表的悲苦,压抑、扭曲和成长永远如影随形,即便我们咬牙硬扛过去了,扭曲变形也会积淀到我们的血液和灵魂里。忍受苦难从来不是人生的目的,也不应该是人生的目的。如果疼痛一次次穿心而过却换不来生命的花朵盛开,该多么令人绝望!悲有千种,苦有百味,所有的生命都如此不易,懂得生命悲苦的人,总是不禁悲悯满怀。

我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根上,迎着刺骨的霜风,极目远眺,湖边的千树百草、蒹葭芦荻、花鸟虫鱼、飞禽走兽尽收眼底。生生不息的万物众生,哪一族、哪一生、哪一世不是那样演绎生命的悲苦和欢乐呢?我也是其中之一。生命相通,让人有说不尽的生命感悟,写不完的文字篇章,因此,我应该做生命的歌者,向世间所有痛苦着和欢乐着的生命献歌!

郑州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方法好到西安哪里治疗癫痫最好呢癫痫病怎么治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