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小名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人生感悟
破坏: 阅读:465发表时间:2018-06-05 09:12:2武汉治原发性癫痫8

小时候,家乡的人总是有这样一种宿命的认知。认为给自己孩子取名,越丑越好。这样孩子好养,健康强壮。鉴于这样的认知,各家比赛似得给自己孩子取各种奇丑无比的小名,唯恐自己孩子长的不顺利。由此,一些奇葩的小名横空出世了。什么狗蛋、臭猪、猫娃、崽子……不计其数的丑名应运而生。真的是不怕不丑,就怕不丑啊!
   我的小名就是其中一个。虽算不上最丑,但却占着一个奇葩。亮闪闪的响彻乡村大地,竟也是前无古人估计也是后无来者的吧!以至于凡是我到过的地界,甚至我不曾到过的地界,凡是和我家有丝毫牵连的,必是知道家中有这样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当然,不包括我刻意隐瞒的地界,但那已是成人后的事情了。
   这样一个小名,在那个单纯如斯的岁月,可以想象给我带来的烦恼。那个困扰着我的小名就这样被我遮遮掩掩的陪伴我渡过那段黄金般的岁月。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每想起,都忍俊不已。
   在那样一个年代,每一个“丑陋”的小名里都寄托着一个简单而又美好的愿望。那是天下父母对子女的期望。健康平安。我的小名也不例外。但这样的心意,对于我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孩童来说,却是不尽然的。好听、美丽是我们浅薄的愿望。而这一切却又和我们的愿望相差甚远。所以,包括我在内的小伙伴们都在竭力的避免和维护自己那不起眼、甚至是丑陋的小名被公之于众。以我最甚。
   小学时期的求学,基本都是在自己村小学。不会像现在一样要去离家几里的地方。所以每家的家事在那个小小的村落都不是秘密,更不要说小名了。加之懵懂无知,每个伙伴都是半斤八两,所以虽然会被别人嘲笑奇葩的小名,但伤害是双方的。所以,在伤害中大家公平对等,抵消为零。乐滋滋的陪伴着一堆丑陋奇葩的小名,在田野间飞舞着进入初中阶段。
   初中求学,已经需要去离家几里的镇中心中学求学。所有学子全部来自围绕着乡镇十里八乡的孩童。一下子扩张的眼界让我们所有小伙伴在兴奋之余开始担心小名的裸露。同一样的心思,驱使大家都在一种心知肚明的默契下统一的缄口不言,那是一种互不伤害的默契。但总是有一些调皮捣蛋的,甚或有一些自命不凡的,总是认为自己的小名美好的程度凌驾于我们之上的优越分子,就是要不合时宜的喊叫一声或者两声你的小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有怒目无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却在凛冽的眼神中已挥舞无数把大刀,恨不得顷刻间对他实行斩立决,以处决他这种无耻的行为。但不管怎样的眼神,身体还得装作若无其事,不知你云何云的样子。回想起曾经的这些瞬间,现在的我真的很是差异当初的自己怎么能够如此厉害。在无形之中,把有形的事情化为无有的能力真是强大,令人叹服啊!就是在这种担忧和机智的周旋中,小名还是不期然的被一部分同学知道了。当关系铁硬的同学壮胆出口小名的瞬间,我一般是不管不顾,任其谁谁的冲上去维护我那仅有的领地。疯狂之程度,每每想起,至今都汗颜不止啊!就在这种透而不露,露而不透的情形里,我们急速的渡过初中阶段。当我满载希望来到市区继续高等学府求学时,我一点也不担心小名的外露了。
  
   来到中专,在美丽的校园里,我身心空前的放松。同学都是来自相差甚远的不同地区,根本不用担心小名的外露。没有维护小名的负担,我的身子轻飘的快要飞起来了。但百密一疏。谁也没有想到,在我不经意的时候,小名又见缝插针的出现了。记得那次哥出差,顺便来学校看望我,捎带一些家里准备的吃食之类的乡思。家人都是被我早早叮嘱过的,在外面必须称呼大名。所以,哥在刚来时,还直呼大名。我心里正在乐开花的时候,哥冷不丁的小名出口。我惊出一层薄汗,急忙瞪眼望着哥,以作警惕。哥也发现自己在不经意间顺嘴溜出了小名,便急忙收口。但几个耳尖的同学已听出端倪,等哥一走,直接扑上来严刑拷打。但我一直发扬打死我也不说的刘胡兰式的大无畏精神,终于保住小名这个秘密了。但同学已被打草惊蛇,在以后的生活里,动不动被她们拉出来讯问,或要以下次的细微观察要挟。最终,保护小名的战争在这一场求学中以我的胜利而告终。这是我第一次保护小名工作做的最出色的一次。我骄傲,我自豪。
   工作后,外面生活的习惯和经历,我已经不怎么注意小名的保密了。再说,即使在老家,成人以后称呼小名的频率也会逐渐减少,直至没有。何况在外面。就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小名却又闪亮的登场了。小名的登场,还是因为自己家人。记着有次和同事们在宿舍聊天,姐姐姐夫刚好过来,放下东西走时姐夫随口一声:那我们走了,xx(小名)。在错愕间送走姐姐姐夫。等回来时,同事捂着嘴笑着调侃,xx,这是谁啊?说着就大笑起来。这时候的自己,已经知道名字的期望,那是一种美好的祝福。对人生已有见解的我已经不局限于自己的小名,更不会害怕小名的嘲笑。只是在同事无恶意的调笑中有一丝的害羞而已。我已经纯粹的接纳了小名。我知道,我不只接受的是小名,更重要的是小名背后的期望,还有那期望深处释放的浓浓的爱。
   现在,我的小名还在独霸一方。它没有像别人小名那样沉没角落,而是在老家那一方土地自立为王。在它的世界,自由着陆,大摇大摆的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我也没有准备沉没它,它身上所积聚的浓浓的爱的气息已掩盖住生活所有的遐想。我只愿能让小名身上这爱的气息留存住这世间仅有的温暖。
   花落春犹在。小名还在,爱就在。温暖如春。

共 2105 字 1 页 濮阳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47340&pn2=1&pn=1" class="pre">首页1
哈尔滨治癫痫去哪家医院较好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