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花】兵团知青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感悟
“军子,不知道你最近有没有时间,我打算带你去一趟昌吉。我婆子宿舍里面还有一个丫头,胖乎乎挺可爱的。怎么样?想不想……”铁哥们刘建国朝着李美军挤眉弄眼。   李美军人如其名,相貌不丑。说句公道话,在这群小知青里面,就如瘸子里面拔将军,差不多就属他独占鳌头,属他漂亮点了。均知晓,并不是他没本事去找个对象来结婚生子,只是他心高气傲,而且似乎是早就心有所属,除了那个心仪的姑娘,宁缺毋滥!如此这般,他似乎还在奢望着他那个心目中的初恋情人——李岚的爱情。岂知,那个李岚目前却已今非昔比,早就调动了工作单位,是个人人羡慕嫉妒的文工团里的舞蹈演员。明眼人不难看出,对于李美军和那个漂亮的大美人李岚之间那微妙的关系,同宿舍里的老王头仿佛是良药苦口,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其中的端倪:“你这个臭小子,还想和她谈对象啊?一个是文工团里的高级舞蹈演员,而你却是一个臭哄哄的煤黑子。说句不好听的话,咱们这群鸟人就好像是死了没埋的活尸体,切!癞蛤蟆尽想好事,那天鹅肉的味道固然是不错,请问你,够得着吗?”   李岚身材苗条,细溜溜的小蛮腰,而臀部却不瘦,圆鼓隆冬的如两只大皮球。容貌更不用说,那肯定是一流的。不然,怎么进得了那么高级的人人仰慕的军区文工团呢。她很活泼,爱笑,常常把莫名的微笑挂在她那迷人的脸蛋蛋上。然而,脸蛋蛋上却时常遗留下了两个小酒窝窝。尤其是她那双媚眼,时常盯的李美军魂不守舍,想若菲菲,心猿意马。曾几何时,她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和可值得骄傲的,在学校里连班花都轮不上她,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丑小鸭。站到队列里,是个瞬间就被淹没了的主。可是,岁月如歌似刀,许多人的容貌均被刀砍斧劈,转眼之间就被修理糟蹋的一塌糊涂,面目全非,不堪入目。然而,像李岚那群十六七岁的小丫头片子,似乎眨眼之间就被塑造成了一片含苞欲放的红牡丹,白牡丹,绿牡丹,以及红玫瑰和出水芙蓉……尤其是李岚,她犹如一朵野蔷薇,既火辣又奔放,似乎含苞欲放,风情四射!她的两只眼睛却似乎有点不大一样,右眼好像大于左眼。可是,她斜眼瞧人时,尤其是在多情温柔盯着李美军时节,俺的娘唉!她简直就是个能够勾人魂魄的狐狸精!   有明事理的人如此那般评说:缺陷美嘛,那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随便生长出来的……   当初,李美军在班里是班长,无论身高长相和学习成绩以及管理水平,在班里那可是名列前茅,出类拔萃!记得在读五年级之前,李岚家既是李美军的邻居,又仿佛是李美军的跟屁虫。但是,李美军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自己是个“班干部”,而李岚这个拖着青鼻涕虫的小丫头片子似乎也太有点太丢自己的面子了。李岚的学习成绩不咋地,脑袋瓜子可说是愚蠢到了家,在李美军的眼里可谓是小笨猪一头。不难想象,李美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与她为伍,就是退一万步来说,将来自己一旦到了那个朦胧羞涩时期,就是打单身,也不可能瞧她一眼,暖都不一定暖她!尤其是听了李美军那个刚从河南来的二叔那句土的掉渣渣的河南话:这个妮子长得不打食(不漂亮)。   可是,世事难料,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今天到她家。自从下乡当了知青,半年不到,那个可怜而没人搭理待见的丑小鸭却瞬间摇身一变,犹如一朵出水芙蓉花,又如一只白嫩嫩活脱脱的白天鹅瞬间就腾空而起了,这真是应了那句老话: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李岚天生就爱臭美嘚瑟,当初做孩童时就是如此那般,如狗爱吃屎粑粑,那可是天生的秉性。何况目前既不缺吃喝又不少穿戴。无论生活条件再怎么艰苦困难卓绝,总之,粗粮与野菜树叶掺和着总还可以对付添饱肚子的。于是乎,她的头发上常常是红花朵朵绿叶叶,那个“臭美”!女孩与男孩天生就不是一个星系!女孩生下来好像就是男孩子们眼里的一盘菜;爱臭美嘛,无非就是想多赢点儿男孩子的青睐目光与眼缘,观赏值嘛,却是越高越好!难道不对嘛?别的暂却不提,就拿颜丽俊老师来评说,每天她几乎都是打扮的花枝招展,馨香袭人,为了什么呢?其中的奥妙对于这群懵懵懂懂的小家伙们来说,其实,绝大部分人表面上都是在装糊涂;但是,在那情窦初开朦胧的内心世界里,啥意思?那只有鬼才知道呢!都说老师是学生们学习的楷模,是面镜子,是典范……颜丽俊老师往讲台上那么一站,一憨一笑之间,无处不渗透着一种诱人的高雅气质和靓丽的模板。又都清楚,小学生们均处于懵懂嘛呀时期,模仿能力极强。自此,李岚那个做派对于任何人来说,似乎也不需再多做批评和评论了。然而,那又是无可非议的;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李岚这个爱臭美的小丫头片子呢?   但是,她的学习成绩却不咋地,这可就成了老师们手里的小辫子和把柄。要知道,老师们平时并不是太注重谁的相貌身材如何如何,而是格外关注哪个孩子的学习成绩状况是好是坏,那才是关键词。全班的成绩总分上去了,那么,老师在校长以及全校的场面上会有千秋分毫差异。所以,李岚经常被老师们训戒喝斥,尤其是那个大美人数学老师颜丽俊,她冷漠地把李岚吼了起来:“李岚,你,你小小年纪,臭美的很是吧?你,你给我站起来,大家都看看哈,”颜老师把她的作业本举的高高的吼道,“11十11还等于11,大家说说看,对吗?”   “不对,等于12。”有人居然这样高声答道。   “哈哈哈……笨蛋傻瓜,等于22才对呐。”又有头脑清醒的同学及时纠正了他。颜老师翻着白眼瞪着刚才那个喊叫等于12的男同学,可谓是怒目而视,火冒三丈!接着,依然还是接着刚才的话茬吼,“眼睛和精力整天都放到了脑袋瓜子上,整治的跟个鸡窝似的,也不知道你的脑子里面究竟都装了些什么!难道是豆腐渣吗?你给我站好了,那几道数学题再做不对的话嘛,你以后就给我站着上课得了。”   许多同学此时不免悄悄叽叽喳喳,议论纷纷,有人不免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均伸着手指头对准李岚指指戳戳,说三道四。班里那个大脸猴一脸的阴阳怪气,怪笑道:“大家都瞅瞅啊,李岚的头顶上都可以开垦二亩庄稼田,都可以开菜园子了,哈哈哈……”   然而,在李美军的内心深处,此时却如打翻了调料瓶,并且是五味陈杂!后来,他居然悄悄帮助李岚一道道讲解数学题,可谓是苦口婆心,手把手,眼睛珠子有时候都气的瞪圆了。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李岚的学习成绩终于蒸蒸日上,一举进了前十名。   那时刻,李美军并不是看好她,自己毕竟是个班干部,又是个学习委员,帮助落后的同学,那可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呐!   而如今,李岚依然还是那个李岚;然而,许多人看待她的眼神以及语气却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巨大变化,无非就是如小说里描述美女的那样:清纯伊人,美貌如花,含苞待放,阿娜多姿,李岚,你太棒了耶……   李岚挺讲哥们儿义气,临调走时还专门跑来看望了李美军。李岚盯紧了眼前这个煤矿工人,呢喃道:“李子,你也别太灰心,毛主席语录上都写着,世界最终是属于咱们年青人的,咱们可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呢,嘻嘻嘻。”   李美军哭笑不得:“那语录里的太阳指的是你,又不是俺。你爸爸是党员,还是个领导干部。可是俺老爹呢?可是个黑五类分子。好了,希望你步步高升,将来有了出息,升了官可别忘记拉哥们儿一把哈。”   “那是,咱俩是啥关系呀,是吧李哥?从小学一年级就待在一起。当初,我还在你们家里睡过觉吃过你们家里的饭呢,你还常常帮助我辅导补习功课呢,是吧?嘻嘻嘻。”李岚站了起来,伸出手要和李美军握手道别。李美军懵懵懂懂,竟然恬不知羞握住了她的小手,不曾料到,就那么一握一松,从此就天涯海角两相望,却不相依。后来,李岚也到本地来演出过,她那曼妙的身姿和她那蛇形的舞姿确实不错,袅袅婷婷,如春风抚柳,又如金舞银蛇!   李美军后来鼓足了勇气,演出结束后就带领着哥几个到后台去探望她。李岚对李美军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不难看出,围绕着她的人很多很多,有市领导,师干部,有许多同行,还有几个心怀叵测的年轻人。李美军不傻,一瞧,那些个鸟人却几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的身着令人眼红嫉妒的绿色军装,绿色军帽上那颗闪闪的红五星,以及衣服领子上那两片斜斜的小红旗领章。那个小伙子长得很帅,个头也比李美军高出了半头。当李岚热情洋溢地走向李美军时,那个小伙子却诚惶诚恐,急忙紧随其后。李岚尴尬笑着先为身后那个他介绍了李美军同学。然后,才说那个军人可能是自己未来的那个……   李美军显得很淡漠坦然,只是撇嘴微微一笑,从此再无下文。那个军人却显得很得意,又很夸张霸气似的。他顿时受宠若惊,不知所以,竟然神经兮兮的先向李美军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又握住李美军的手使暗力气摇晃着:“哈哈,原来,原来你就是岚岚的同学啊。嘿嘿,经常听她提到你的名字,李美军是吧?美军司令部,哈哈哈……电影里面经常有那个叫法。我这么开玩笑,老弟你不介意吧?嗯,不介意就好。谢谢,你和岚岚两个人可是儿时的同学,这等情感可不是随便闹着玩的哟!是不是啊,美军老弟?哈哈哈……”他莫名其妙干笑着。   李美军无聊至极,用暗力狠握了他的手掌关节,那个军人顿时感悟到了面前这个“情敌”的手劲十分了得,方才急忙抽了回去。   李美军抽着莫合烟,一副淡看风云的模式。他时而暗暗好笑;昔日,在十五六岁时,那时懵懵懂懂,稀里糊涂,家里面经常有同学前来拜访坐坐。李岚属于第一个跑得最勤的姑娘,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相貌各异的男女同学。父母亲有时迷糊的眼神,似乎都看累了。母亲说:“俺军儿,依俺看呐,那个秦桃花还不孬,身体恁好,膀大腰圆唻,多健康。将来过日子肯定中,莫病莫灾哩,多好啊。”母亲多年就是改不了她那河南口音。   父亲却嘿嘿笑道:“那个妮子可不中,太胖,走路都大喘气,还能干活吗?真是的,依俺说,不如那个金翠萍,她老爹是个刑满员,老子也是个黑五类,都是一个坑里扑腾的老牛,谁都别嫌弃谁丑,嘿嘿嘿。”   李美军呵斥:“去去去!你们说的是啥话嘛,同学之间随便来窜个门,还,还尽胡思乱想。”其实,在李美军那朦胧的意识里,将来就是万一要被逼上梁山,娶媳妇时,肯能要娶秦桃花那般模式的,她那么健康,胖乎乎的好有力量,将来的家务活全归她,反正她的身体棒嘛。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在李美军的思维方式和形态中,相貌却成了第一所求要素,其二就是身材要求变革,最好是苗条性感耐看的。当初自己那个愚昧无知的想法,似乎早就被李美军甩到了九霄云外。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其实,肥点胖点儿倒也无所谓,起码有一点好处,那就是肤色好。都知道那个原理,气球吹足了气,颜色是否要浅淡一些呢?就如那个秦桃花,别的地方不中看,皮肤白净,却比有些个干巴猴女孩鲜艳多了。不过,李美军对她还是心有余悸,估计胖女人的胃口都不小,每个月每个人就那么丁点儿定量的口粮,很无奈,形势与政策就是如此规定的,谁又奈何?那紧张的定量口粮,到时候难道够吃吗?   还有那几尺定量的布票,无论如何,胖女人要比瘦女人多扯多用两尺布。不然,那肯定是行不通的。后来,也不知道在哪时哪刻,李美军就毫不犹豫的打消了以后要寻找肥胖女人做媳妇的念头。就是有个别胖女人和自己打情骂俏开玩笑时,李美军也只是对着她们轻描淡写的呲呲牙,咧咧嘴而已,再无其他的想法与做作。   李美军怎么走出的俱乐部,李岚又是在自己面前怎么消失的,在李美军的脑海里,似乎已经没有多少记忆了。总而言之,从此,李岚在这个世界上就像云雾似的蒸发了。如一只小小鸟儿,从此飘逝在那广袤而荒凉的戈壁沙滩上。      二、   荆门看羊羔疯哪家正规河南省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权威武汉羊羔疯哪里能治愈好郑州军海医院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