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爱的味道(味道征文·散文)_2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散文

妈给爸爸亲手做了一件苏锦料子的棉袄,深咖啡色带着夜光湖波纹的面料,小婵清楚地记得袄里是红底白花的棉斜纹,套层里的棉花是妈妈在老家门前开了一分土地,用了三年收成的棉花,然后弹制成一层一层的软软的棉絮,妈妈亲手裁剪一针一线细细密密缝制。尤其是扣子是挽着小疙瘩那种,来回盘旋系好几个死扣,然后针脚要均匀,否则看起来就不美观了,巧手的妈妈做了整整两天才缝制好了爸爸的的老板袄(就像清朝末期那些老板穿的样式,俗称老板袄)清晰地记得爸爸穿上那件苏锦缎子的棉袄在镜子面前照了又照,还端着架子走了戏台上文官的步子,妈妈笑着的望着父亲欣喜若狂的样子,满眼都是温柔……

一场事故,父亲离开了妈妈和小婵兄妹,妈妈把父亲的毛衣羽绒服保暖衣都烧掉了,唯独那件苏锦缎子的棉袄妈妈没舍得烧,虽然看着会伤心可是总有一段念想,想起年轻时候的偶然邂逅一见钟情,还有三十年的相濡以沫吧!父亲是农历六月出的事故,七月梅雨季节妈妈就它拆洗一下然后又像当年一样用细细密密的针脚缝制,还时不时地掉着眼泪,小婵默默地看着不敢作声,眼泪掩埋在心里。但小婵兄妹都默契地不做劝阻,然后作没心没肺的模样逗她哄她。父亲走后的第五个月奶奶卧床不起,三个月后奶奶灵魂游离,喊着父亲的乳名不肯离去,大姑姑趴在她耳边说:“娘,你走吧我弟弟和我爹爹在天堂等你。”奶奶忽然睁开眼睛似乎想说些什么,妈妈从衣柜里拿出父亲的那件苏锦缎子袄放在奶奶怀里,奶奶永远闭上了眼睛,眼角一滴清泪……

奶奶走后,孩子们怕妈妈受不了精神的煎熬,把父亲的那件苏锦缎子袄交给小婵姑姑保存,妈妈交代姑姑每年梅雨季节拿出来晾晒一次,不要暴晒,要放在通风处……今年的清明节是父亲去世的第五个年头,我们这通行的是早清明晚十一七月十五正日子,就是清明节要在清明的前一天下午给逝去的亲人烧纸钱。小婵生在一个大家族,十多个姑姑(包括堂姑)大姑姑奶奶去世了还有五个,烧纸钱的孙男娣女成批成批地来。小婵和姑姑也不知道是第几批了,每次清明去烧纸钱,叔叔们都细细叮嘱小婵她们不让她们哭,小婵懂得他们不愿让哭声惊扰活着的亲人。她们来的时候每一片坟头都已经有了纸灰。姑姑怀里抱着个包裹,然后放在父亲坟前,打开了里面裹着的是小婵父亲的苏锦缎子袄。小姑叮嘱小婵说千万不要告诉你妈妈,她说她每年都按照妈妈的叮嘱给我父亲晒棉袄,边晒边翻边哭,晒一次哭一次痛一次。她说把它烧了吧,你爸爸给我托梦了说那边冷少一件棉袄……小婵低头任泪水滑落,呜咽着嗓子里憋成了疙瘩。

小婵在老家路边一家很小的超市看见一个叫天方牌子的方便面。她忽然想起大概四岁多五岁不到的时候奶奶第一次给她做方便面的情景,烧开了水下完了面,然后打两个鸡蛋荷包在里面,她觉得那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方便面了。就是这个牌子,小婵还清楚地记得广告词:天方方便面好吃又方便,吃天方味最香,吃天方味无穷穷……穷……穷……小婵下车一问这方便面几乎没涨价,以前五毛现在六毛,一箱才十二,她买了两箱。回到家学着奶奶的样子开了水下了面打两荷包蛋,她等不及啊面变凉,挑一筷子放嘴里,吃着吃着小婵就泪流满面了。小婵的奶奶是个大家闺秀,只是生不逢时,到奶奶父亲那辈家道中落。奶奶无兄弟姐妹,家族人脉不旺,奶奶的父母给奶奶定了一桩娃娃亲。男方成年后去参加了革命党,一去不回,奶奶虽未出阁,可是男方却不吐口让奶奶另择佳偶。奶奶一直到25岁还待字闺中,这时候爷爷的配偶得了疟疾死去了,就托人向奶奶提亲,经过一番曲折,终于走到了一起。爷爷一生对奶奶疼爱有加,奶奶进门生了五儿一女,小婵的父亲是长子。爷爷一辈子辛苦劳作供应孩子读书,小婵的父亲是七十年代少有的大学生。

小婵的父亲成家立业后,爷爷已经很老了,小婵的父亲供应了四弟五弟念完了高中,又供应最小的妹妹读了卫校。接着又给小四成了家,小五的婚事有些麻烦。因为小五上学的时候为什么江湖义气用刀子刺伤过同学,坏了名声。对于五叔的婚事父亲是费了一番周折。最后村里的一个贵州女人走娘家的时候带来一个贵州女孩,父亲一咬牙给了对方八千块钱,然后那个女孩就做了小婵的五婶。当然这些都是妈妈和家族的人告诉小婵的,因为那时候小婵还小。在小婵的记忆里五婶是一个很清秀的女子,细眉细眼,皮肤白里透红,只是个头有点矮,大概只有一米五五吧。但是五婶心灵手巧,会各种针织刺绣,又知冷知热,尊敬长辈,爱护幼小。少女时期的小婵跟在五婶身后,拿着五婶用刀子刮的竹子做的针,学织围巾,织背心。只可惜这个玲珑剔透的女子给五叔生下一女孩又一男孩后大出血抢救无效死去了……父亲是做防腐建筑业的,小婵出生的时候父亲的生意已经做得很大了,几个叔叔都在父亲的工地做工,生活都还算富裕。在小婵十四岁的时候爷爷忽然病倒了,是突发性脑溢血,当时小婵的父亲正在工地,妈妈给爸爸打电话的时候怕爸爸受不了,就告诉他说,爷爷中暑了,住院了,父亲连夜赶回了家。爷爷躺在重症监护室,戴着呼吸机,紧紧闭着眼睛,整整一个月,花去十多万。族里的老人都劝父亲放弃吧,可是父亲说只要爷爷有一口他就不放弃,有父亲才不是孤儿。爷爷在住院后的第三十五天,微微地睁开了眼睛,对着自己的长子微微一笑,去了天国……享年86岁。爷爷一生勤于耕作,八十多岁还留着一亩田地,不施肥,买些鸡粪上些家肥。收获农作物,做些农家小菜,和妻子劳作一生……爷爷走后,奶奶不住老家的小院了,跟着小婵一家居住,偶尔也到叔叔家里居住。每次老太太换个地方,小婵的堂弟堂妹们都会做一番收拾,用小堂妹的话说,迎接奶奶比迎接慈禧太后都紧张。后来小婵的父亲因车祸去世了,整个家族的人都帮着欺骗老人,说小婵的父亲去国外搞建筑了,回家一趟不容易。老太太因为思儿成疾,在她卧床不起的日子里,没日没夜地想念儿子,她着急的时候就会骂大儿媳妇财迷,不让大儿子回家,每当这个时候,小婵的母亲总是背过脸去,默默哭泣……

过完清明节之后,妈妈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她说她梦见小婵的父亲穿着她亲手做的那件锦缎袄对着她笑,小婵心里咯噔一声,马上找话题打断妈妈的思绪。小婵问妈妈最近有没有听到新五婶的事情?妈妈叹了口气说:“哎!亏得你五叔对你这个五婶那么好,有求必应,要啥买啥,这个女人忒作了,天天说自己怀孕了,天天让你五叔带她下馆子,也不给俩孩子做饭!”小婵问妈妈不是这个新五婶是因为不会生育才被丈夫抛弃了吗?怎么到咱家就天天怀孕呢?妈妈恼怒地说天天听说她怀孕,怀了三年了,也没见她生个一儿半女。你说她多傻呀,你以前那个五婶死的时候,你弟弟才出生,啥都不记得,你说她要是对孩子亲,孩子长大了能不对她亲?妈妈说上午小婵的三婶打来电话说小昆又挨你五婶的打了,哎!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得让你二叔三叔四叔做主,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女人!小婵说妈妈您是大家的大嫂,就像母后皇太后,这事还不是你说了算?妈妈说把你四个婶婶还有你嫂子你的几个弟弟妹妹都喊来,咱得对这个事说道说道,就那天晚上,妈妈当着一大家子的面对五婶做了一番教育,恩威并重,软硬兼施,最后五婶不得不低下头,自从那次之后,两个月还没听说五婶再虐待孩子。

五一节小婵二爷爷家的一个孙子的百岁宴,又是一个大家庭聚会,这个孩子的小母亲是个九零后,对什么都好奇,这不,因为好奇卧室的顶灯,站在凳子上观赏,一不小心摔了下来,孩子就早产了,前俩月都在医院住着,这不刚出院就办个百岁宴冲冲煞气,孩子的爷爷小婵的堂伯父起了个名儿,孩子是耀字辈。大伯父说就叫耀钱吧。一生下来就开始要钱,伯父的话让大家一阵大笑。吃饭的时候妈妈跟伯母婶婶们在一个桌子低声私语,谈家务,大概还有聊到小婵的婚事,因为,小婵觉得大家的眼睛都在自己身上飘,小婵赶紧转过脸去,看见邻桌的堂姐小寒正抱着儿子,小寒姐姐长相甜美,三十多的女人了看起来也不比小婵大多少,一身名贵皮草,笑语嫣然仪态万方的。正对怀里的儿子温柔地呢喃,看见小婵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直接来小婵身边问她饱了没?小婵说饱了,她就让小婵陪她出去透透气。她俩走到三楼的空中花园。看着花园里的姹紫嫣红。一股寒风从天台的窗户吹来,小寒姐怀里的孩子打了个寒战,小寒赶紧从包包里拿出孩子的帽子,慌慌张装地给孩子戴上:“赶紧赶紧戴帽子,这要是感冒了回家又该挨骂了。”看着她胆战心惊的样子,小寒说,至于吗啊?小寒笑了笑说:“你不懂,我以前大咧咧的,毛躁躁的,对什么都不在乎,自从有了俩孩子,胆子也小了,心也细了,孩子一生病,我恨不得替他们,等将来你做妈妈就明白啦。”小婵轻轻地说讨厌,然后向妈妈坐的方向望去……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些治疗青少年癫痫病怎么做治疗癫痫发作的药物都有啥啊?癫痫病怎么治疗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