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军警】老胡(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丝路风情

老胡是我在民企做管理工作结识的一位老工人,老技工,老胡老今年已经六十有六了,个子高高的,长脸,头发也少得很,尽管头发少,也还是染了发,但也露出了头皮。戴着老花镜,穿的也有点陈旧,好像是上古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打扮。老胡走路步履蹒跚的样子,上通勤车也是慢慢地,走路也有点不稳。

老胡前些年在这家企业干过,大部分人员他都认识,一上通勤车老胡热情的跟相熟的老人打招呼。有些人笑笑,也有些爱答不理。也有人小声说;干脆,到老养院招人吧!多大岁数还干!

听人讲;其实,老胡有退休金,还有另一份工作,也就是说;老胡两份工作再加上退休金收入也不少啊!我在想老吴都六十多岁了,不在家养老还干啥?他在这家企业干十天。干得是维修设备的活。累是不太累可也闲不着。老胡做通勤爱往后边坐,一来二去就和我相熟了,跟我唠起家常,原来老胡有两个孩子,都是女孩,因为,老大先天有心脏病才要了老二。老大早已成婚,老二也不小了,大学毕业在国内没有找着如意的工作,去了美国读博。嗨,老胡长叹一声;老姑娘心气高国内没有找着好工作,一气之下去了美国。钱都是我和老伴的活命钱,还有亲戚朋友挪用的钱,供女儿在美国读博,三十多万!老胡说;我不干两份工作谁还这些钱!为此大姑娘对他有意见和他不来往。做人得讲信誉啊。我和老伴已经还了二十多万,还剩十来万债。老胡的声音大,也许他的耳有点背。通勤车上的有些人皱起了眉头!我听得有点心酸,国内挣钱到美国花,可想而知!我有点同情老胡了,对他有点肃然起敬了。

有一天,老胡拿出一本书,是一本记录文革的书,老胡把书递给我,让我看,文革怨死了多少人啊!老胡然有点激动。你看看!我接过书,这是一部描写文革冤死的记录,书有些陈旧,我大概翻翻,那个年代我也经历一点,有些事印象还挺深;冤死多少人啊!老胡大发感慨,还有三年自然灾害那些年苦啊!我骑在父亲的脖颈摞杨树叶。我说;是榆树叶吧,杨树叶能吃吗?老胡很认真地说;榆树叶都吃光了,树皮都扒光了,饿得头发晕啊!饿死多少人啊!老胡变得有些激动.通勤车快开到老胡家,老胡告诉我,马路左边那个楼就是他家,还热情的说;有机会去串门。老胡说;他要买两个馒头,那是他明天的早餐。我被老胡的真情和正义感打动了!

我和老胡越来越熟了,待到老胡上班时竟拿出手机,把手机往我眼前送,问我想看看他二姑娘相片不?我说;好啊。那是一位靓丽的女孩穿一身白色套裙,旁边一辆豪华的白色轿车,那是美国街头一景。我忙夸;姑娘好漂亮啊。老胡高兴的笑了,笑得好甜,长得像老伴,老伴年轻时漂亮着呢。我安慰老胡说;等姑娘有出息好好孝顺你!老胡的脸一下子变得紧绷起来;到那时也许我都不在了!我心跟着一紧。老胡身体并不好,那蹒跚的步履。

一天老胡跟我说,他的工作并不开心,在这工作没有成就感,也没啥活,哪天跟领导说不干了。不干了。老胡有些坚决。可当我再看到老胡时,老胡又对我说;我还得干,我不干,债咋还,做人要讲究,有人品!都是二姑娘给我坑了,我们把她惯坏了,老胡有点悔恨。

老胡干活有点慢,可老胡是个认真的人,有一次单位一台先进的设备坏了老胡没修好,老胡说自己几乎一宿没睡,我听他说他有失眠症,还很重,我安慰老胡;谁也不是万能。但老胡还是愁眉不展,一直到把设备修好,老胡才变得又说又笑。

老胡也有开心的时候,老胡开心的时候就是他年轻时参加过市技协,能说出一些技术大拿的名字,并和他们一起合作过,说起这些;老胡开心地笑了,他还说;去过五六十年代全国劳模吴家柱的家。年轻时自己如何如何能干!下班回家的老吴还技术,学单片机……

后来,这家民企经济滑坡,效益急转直下,辞退了不少职工,包括老胡。今年企业效益好的少。再后来我也离开了这家民企。也不知现在老胡怎样了?他二姑娘回国没?子欲孝而亲不在,那才是人生最大的悲哀!

中西医治疗癫痫病可以吗癫痫病吃什么药更好癫痫要怎么诊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