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墨海】父亲 是一种岁月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心的句子
摘要:父亲,是一首无言的歌,是我们值得敬重,值得感恩,永远写也写不完的美好故事。    几缕白发,粘贴在父亲的额头,还有脸上的皱纹、慢下来的脚步。我们有时真的难以分辨,老去了的,究竟是我们的父亲,还是那流失的岁月?我们希望留下的,究竟是那大山般的父爱,还是点点滴滴,历尽风霜,有笑有泪的日子?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突然醒悟,父亲其实是一种岁月,是从大地流向森林的岁月,是从小河流向海洋的岁月……   时光冉冉,当我们开始对岁月的过往有所感觉时,我们会非常震惊。过后,便沉浸在非常沉重的回忆之中。   当我们对于父亲的牺牲奉献,真正有所体会的时候,我们的心湖微微颤抖,我们的泪水默默溢出。父亲,父亲,他老了吗?在这个世界上,倘若没有父亲的付出,父亲的牺牲,父亲的默默奉献,没有父亲博大无私的爱和关怀,这个世界还会有温暖,有阳光吗?   每当我们唱起母亲河,我们讲起母爱如海时。父亲这一称呼,就被自然而然地挤在了后面。可父亲,他也是我们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   在我们和母亲亲热交谈之时,在我们和母亲相拥向前,父亲总会紧跟其后,他以一种充满怜爱,无限关怀的目光,默默注视着我们,感觉着亲人在一起的美好。   在我们的眼里,父亲不善言谈,不善于表达。可这并不表示父亲他不懂爱,不会爱。我们的父亲,他只是把爱深藏于心底。在适当的时候,我们最需要的时候,父爱就会像海底的暗流,一下子喷薄而出,给我们以滋润,给我们以清凉,给我们以关怀,给我们以感动。   而我的父亲,就是一个坚定如山的男人,他从小苦出身。九岁就没有了自己的父亲,跟着奶奶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十六岁开始在外打拼学艺。为了学好裁缝这门手艺,挨过打,遭过白眼。可父亲忍辱负重,默默耕耘。最后终于学有所成,光荣地出徒了。   父亲出徒后,走到哪里干到哪里,吃苦耐劳,兢兢业业。据说我的父亲和母亲的结合,就是因为我的父亲,曾在母亲的家乡做过一段裁缝。我的父亲和母亲一见钟情,私定终身。惹得我的大舅,二舅一直对父亲母亲耿耿于怀。   我想,那时我的父亲母亲也算是为了爱情,最后相约跑出来,定居在我现在的故乡。我很爱我的父母,对他们还真是有点佩服,有点羡慕。   父亲的一生很执着,遇事也很冷静。同时也带给人温暖。想父亲在缝纫厂上班的时候,带了一大批女徒弟。因他们年龄都不大,父亲对她们总是和蔼可亲。常常以长者关心他们,照顾他们。无论他她们谁有事,父亲都能体谅,让她们回家先办事,自己则默默替她们干完那些活,父亲的言行举止,深得徒弟们的爱戴和敬佩。   记的有一天,我跑去父亲他们单位玩,他们厂的一名女工,正在用电熨斗熨衣服,突然熨斗漏电了,那女工又惊又怕,熨斗拿在手上又不知道丢掉,很危险。我学过物理,按说懂得一些知识,可在那节骨眼上,我懵掉了。再看我的父亲,他突然拿起手上的木尺,朝着电熨斗狠敲了一下,电熨斗掉在了地上,女工也安全无事了。   最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父亲的怀抱。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一直很威严,我们从小时起就怕父亲。母亲去世后,父亲完全就象是变了一个人,很是心疼我。对我这个最小的的女儿,不仅格外关心照顾,就是对我说话也是慢言慢语。   那年我生病,得了心肌炎。父亲他就一直守在我身边,不肯离去。有一阵,我觉得气喘不上来,很难受,父亲他就把我紧紧抱在怀里,为我轻轻揉搓后背。就在那一刻,我觉得我的眼里有热泪涌动。   父亲啊,他是清晨的一抹朝阳,他是炎炎烈日中向我们吹来的微风;他是冬天里的火把,他是那拐弯处的回头。父亲,他从不轻易表达自己的爱,却在我们的人生旅途中,做了我们坚强的后盾,让我们衣食无忧,快乐前行。   父爱如山,每每在我们远行之前,离别的车站,其实我们一直都在父亲的视线。知道吗?在我们的人生当中,担负最多,痛苦最多,承受最大压力,默默咽下最多的泪水,却仍能以爱、以温情,以慈悲、以善良、笑对着人生的,不仅仅有我们的母亲,还有我们的父亲……   没有父亲,我们的生活,将是一团漆黑;没有父亲,我们的社会,将会缺少温暖。   父亲,是大山,是江河,是青松,他巍然挺立在我们心间。所有能承受的,父亲都在为我们承受;所有能付出的,父亲都在为我们付出。父爱,他扎根在我们心里。铭刻在我们心间。   爱自己的父亲吧,他是我们最敬重的人。父亲对于我们的爱,是颂不完,写不尽。我们不管以什么方式回报父亲,也是回报不完,无论用什么方法,也表达不完我们对父亲的敬爱。   父爱无涯,母爱如海。时光如水,年华易逝,任似水流年,淡去我们多少记忆,却始终淡不去我们对父母的绵绵思念。想想父亲,志向消沉就会化为意气风发;想想父亲,虚度年华就会化为豪情万丈;想想父亲,漂泊多日的游子,就会萌发起回家的心愿;想想父亲,彷徨无依的心灵,就找到了栖息的港湾。   父亲,是一首无言的歌,是我们值得敬重,值得感恩,永远写也写不完的美好故事。   父亲,就是一种岁月。 湖北市癫痫研究医院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湖北市癫痫专科医院辽宁哪能治疗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