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梦里花开(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言情

不知怎么的,昨晚,我竟梦见童年时所看到的那一朵朵火红的大烟花,一地灿烂,繁华耀眼,如梦似幻。

我的思绪已飘远,禁不住回忆的诱惑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田野里一望无际的麦子才有一点泛黄。黄绿色的麦浪随风翻滚,风里夹杂着阵阵麦子的清香,有时也会有蜻蜓和蝴蝶飞来,招惹得一群孩子竞相追逐捕捉。在那个资源缺乏的年代,我们这些农村孩子平时很少吃到零食,只是在特殊的日子里,能够得到一些糖果、山里红、花生之类的东西。所以,我们这些馋猫们最关心的还是田野里哪些东西能够满足我们胃里的渴望。那时小麦仁还太嫩,吃时汁水太多,有点甜,也有些清气,不太入口味。当时,最好吃的,就是那些掺杂在麦田里的旅大麦了。那时大麦仁不老也不嫩,生吃或者烤熟都是那么筋道。每天上学前后,我们这些孩子们总要到麦地里着实寻找一番大麦穗,然后再各自带着战果,三五成群坐在大树下炫耀谁捋的麦穗最多。大家都用两只小手不停地揉搓麦穗,然后鼓着小嘴轻轻地吹掉麦皮,再眯着眼睛找出手中那些“顽固”的还带着茸皮的麦仁,最后用手指一点点轻轻地剥掉。我们总不舍得把费力揉好的麦仁一口气吃完的。有的一小撮一小撮地往嘴里放,有的一粒一粒地往嘴里撂,有的则放在手里用舌头一点一点地舔着吃,有的男孩子则弄了一把大麦仁放进嘴里,反复咀嚼,嚼成面筋,放在纸里包着,留着放学后去树林里粘知了。更美的吃法是,把麦仁放在装有开水或者水的瓶子里边喝边吃,当然我们总是把水早早地喝完了,麦仁留在瓶子里不舍得一下子吃掉。现在想起,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那天上午放学后,我们几个小伙伴又习以为常地走进麦地里去捋大麦穗。伙伴们又说又笑地捋着麦穗,好像进入无人之境。因为这是捋麦穗最好的时候,大人都从田地放工回家了。此刻,我们也可以把这些麦穗带回家绑成一大把,趁妈妈烧锅时,在锅洞里冒出的火上燎一燎,麦仁才更香呢。我们几个在麦地里尽情地寻找着,抢着搜寻自己的目标,不一会儿,我们每人已经捋了一大把麦穗了,正要准备返回的时候,走在前面的燕子突然大声喊叫:“你们快来看呀!这里有好多牡丹花!快过来,不骗你们的!”我们一时没弄明白她的话,但随着好奇的心也竞相奔跑过去。啊,我看呆了:一大片一大片红红的花,一大朵一大朵开得是那么灿烂,那么耀眼,我从来可没见过这么美的花呀!更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牡丹花。也许是因为主人怕人发现,这些花儿下面的土地比麦田土地几乎低有三尺的距离,难怪我们这些孩子天天上学放学从这路边经过,都望不见它们呢?

我们这一群女孩子好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又惊又喜,不知谁提议说,我们掐一些放到水瓶里吧,它们可以“活”好多天的。当然,爱花是女孩子的天性,我们几个疯了似的抢着掐那些开得又大又好看的花朵,还有的掐一些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并说这样放到水瓶里可以开得更长久一些。正当我们在这花的海洋中忘乎所以的时候,不知谁喊一声:“快跑呀,有人来了!”我并没来得及顾得看见来的人在哪里,就朝大路的方向跟着她们拼命地跑,完全不顾脚下的麦子了,正向前跑得最快的时候,我听见燕子“啊!”的一声,原来是她的鞋子被什么绊掉了一只,她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手里的花也被散落在那些麦穗上,绿黄红相间煞是好看。我来不及多想,急忙跑过去拉燕子一把,她可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呀。当我俩还未定好神的时候,只见那个马队长已经凶神恶煞似的岔开两条粗大的腿,右手里拿着一个柳条截着我们的去路。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露出那两颗大钢牙吼叫道:“你们知道这是啥吗?这是大烟骨朵,是大烟,你们懂不懂?将来结了果留着给大家治肚子痛的,知道吗?”这时,我们才发现,其他的伙伴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那一刻,我们两个怕极了,我满脑子里想的都是电影里那些日本鬼子的镜头,我真怕……我傻傻地看他几次扬起柳条又放下,心也随着他的柳条起起伏伏咚咚地跳个不停。我用哀求的眼神可怜巴巴地偷偷瞅他一眼,看到他那刀似的目光正恶狠狠地瞪着我们呢。我迅速地低下了头,连大气都不敢出。最后听他说道:“唉,你们走吧,这些孩子真是气死人了!”我两个怯怯地低声说:“那这些花还给你吧?”他摇着头叹着气说:“走吧,走吧,拿走都拿走!”最终那些花,我们两个也没敢拿回家,我们知道闯祸了。走过了小桥,我们两个流着泪恋恋不舍地把那些花埋在小河边的杂草堆里。回家后,我们谁也没敢再提过此事。但那天中午在家烧的大麦仁,是我们吃得最没有滋味的一次!

后来,我才知道大烟也就是罂粟,它早已列入我国法规,庭院种植不得超过三棵,违者依法论处的。我的好伙伴燕子结婚后也不知到南方哪里去打工了,好多年没见过她了。可童年的那些故事,犹如五彩的花瓣,总会溜进有星星的夜晚,在梦里闪现。

石家庄有专业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吗?沈阳到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云南癫痫治疗医院沈阳市哪个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