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刻在生命里的十九岁(散文)

    写这篇文章时,我刚刚从被窝里不情不愿地爬出来,打着哈欠眯着眼睛一脸的萎靡不振,我不知道最近自己是怎么了,心情异常的坏,脾气异常的暴躁。连同桌都察觉出来了,她小心翼翼地试探: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云】老家的柿树(散文)

    深秋看到北京路两旁碧绿的柿子树上,挂着一串串如红灯笼似的柿子,成为街头一道风景,不由得想起孩提时老家的柿树。那棵老柿子,长在村庄西北角高处,是我们太爷那辈留传下来的。以前文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菊韵】阊门(散文)

    关于苏州阊门,如果你问阊门在哪?苏州人大多会让你辨清一下:新阊门,还是老阊门?一般而言阊门指老阊门,阊门遗址。阊门的垂柳,婆娑,婀娜,温柔多姿。唐代白居易有诗:“阊门四望郁苍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东北】短文两则 (随笔)

    《突然想到的比喻》社会是一棵树,人是树上的叶子和花儿。有的人天生就是叶子,得捧着花儿。有的人是树花儿,命定就是用来捧着的。无论是花儿还是叶子,都不可能永远挂在树上。捧的,被捧...[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冬天(散文)

    冬天了,村人们把庄稼都收回家了,场光地净,田野里的只有麦苗紧贴着地面,守护着那一点点绿。冬天的田野空旷,储存着满满的阳光。冬天的阳光是那样干净,仿佛挤干了水分,是那样轻,微风...[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平凡人生(散文)

    这些年,我工作的小城,建设发展很快。原本只有一纵一横还算像点样的两条大街,现在已变成了横竖交错的网状结构;原来的环城路早已变作了内街,城市边缘已经向外四环发展了。我一个教书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根】导航仪的困惑

    我沉静道:“别急,别急,考不上高中可以去上技校,还有三加二嘛。”  “那,那可不中。”李阿斗一着急就犯结巴的毛病。  李阿斗才二十七八岁,就成了三个孩子的父亲。在他们河南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墨海】最后的红草地

    摘要:来之前,专门查询过有关红草地的资料,了解到红草喜生长在盐碱地带,而盐碱地在阳光下水分蒸发量特别大,盐分在土壤表层积聚,导致土壤板结。心下便存了疑窦: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山水】演出

    无破坏:无 阅读:1594发表时间:2014-05-10 09:08:21 黄冈癫痫病吃什么药好 我这个人,说出来大伙儿准得笑,破锣嗓子一个,至今唱不好南昌哪家癫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星月】碌碡· 碾子·磨

    无破坏:无 阅读:2354发表时间:2015-12-28 20:30:55   一、碌碡  说起碌碡,农村人都不陌生,在过去家家户户都有一个。那是用石...[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