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舞蹈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心情随笔
武汉哪里治疗羊癫疯好 我一进家门就看到女儿姗姗的脸上没有笑容,正要开口问她怎么了,她已经开口:“妈,你今天的舞跳的很好,很棒。”说着话还翘起了大拇指。
   “是吗?”我哈哈地笑起来,笑完了说女儿,“你知道什么,你还知道好不好?”
   女儿对我的话很不满,她极认真地做我做过的那个难度很大的舞蹈动作,摆出姿势后问我:“妈妈你看,这个动作是不是这样才到位?”
   因为用力,她的脸憋的通红,我赶紧说“对对对,就是这样的。做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两只手臂之间的角度,这样做出来的造型才好看,舞蹈嘛,动作必须要协调优美,做的时候必须要精神抖擞,不能用那些疲疲踏踏的就像没吃饭似的的动作去凑数。”我说着话的时候,女儿改换了另一个动作,扭过脸来用眼神示意我看她做的是不是好,我知道这个动作也是这个舞蹈中很重要的一个高难度动作,赶紧接着说,“是是是,就是这个样子,胳膊的弯度必须要成为一个圆弧,这样看起来才有美感,腰也要配合好,还有提起来的腿离地的位置要高要和胳膊的弧度成比例,这样才行。”这个动作很累人,女儿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就气喘吁吁地放下来,我赞许地说,“嗯,你还行,就看了一次就能把这两个动作记住,而且还能够做得这样好,可以。做事必须要认真,只有认真才能够做好,做什么都是一样的,必须要认真,这个你要给我记住。”
   女儿喘了几口气才说:“妈,我是照着你做的样子做的,我再做一下这两个动作你看看。”说完,她又重复这两个动作,只是那胳膊那腿还有腰,就那么稍微示意了一下,我极不满意地说,“跳舞呢,是为了给别人带来美感,你这个样子的跳法是应付你自己的吧,愿意跳就跳,不愿意跳就别跳,不是谁强迫的你。以后你给我记住了,用这种应付差事的心态去对待事情是要不得的,做事,无论做什么事情,必须要认真,认真!”
   女儿无所谓地嗤笑一声,然后才说:“就你这样那样的,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人家这样做有什么不好,不是照样得第一名嘛。”
   我终于想到是今天舞蹈比赛我被刷出红榜让女儿不高兴了,“姗姗,”我的口气严肃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女儿满脸的委屈,“妈妈跳的那么好,为什么被菱花阿姨给刷出红榜?小谢的妈妈就是我刚才给你看的那样跳的,还第一名呢,菱花阿姨什么意思啊?哦,她还把你安排到最后那个角落的位置,有多少人能够看到你?要不是我站的位置高,根本就看不到你。我们班去看的几个同学都说妈妈跳的最好,都说菱花阿姨不长眼睛。”
   女儿说的话我不是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不能在意,也没意思。说的是比赛,其实也不过是玩而已。小区有一个舞蹈家长辈退休了,就组织小区的中年妇女成立了一个舞蹈班。我挺喜欢的,就参加了。反正下班后没事做,去学习一下,既能够锻炼身体又有意义,比坐在麻将馆里面打麻将强多了。没想到那个前辈对我很看好,每次半月赛事的时候就让我和几个她挑选的学员一起当评委,跳得好的前五名是上红榜的。我是做事认真的那类型,所以无论是做评委或者下去跳都很认真,我的成绩也没有超出过前五名,也就是说我每次都榜上有名。
   菱花和我是离的不远的邻居,她跳的也非常好,我们一起上场的时候,每次我的名字后面必定是她。我当评委她跳的时候,我没有让她下过红榜,当然不完全是我走私,她确实跳的好,我是真实地给所有人打分,根据成绩排名的。
   本来大家都是业余的,做这个没有工资没有福利,纯粹是一个活动而已,但时间久了很多人就计较起来,当然是为了那个名次。我心中都明白,但我不动声色。我觉得没必要,所以我一直都坦然面对。
   我浅浅一笑:“你菱花阿姨一定是看出了我动作上的毛病,妈妈也不是每次都跳的那样好的。你说好那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你是对妈妈偏爱而已。”
   女儿对我的话不服,所以极不高兴:“哪里,我是最大公无私的,这又不是我一个人说的,好多人都说是妈妈跳的好。我还听到好多人说菱花阿姨是嫉妒妈妈故意这样做的,你以为我是小孩子不懂啊。菱花阿姨跳的不如妈妈好,她比不过妈妈就暗地里排挤妈妈,好多人都看出来了。”
   “你人小心不小啊,你怎么知道?这是大人的事,何况大家都是业余玩的,这个有必要吗?你一个小孩子少掺和。”我笑着说。
   “我真不明白你,什么时候都这个不在乎的样子。”女儿白我一眼,“业余玩的怎么了,业余玩大家也是在争的,你知道能够得到教你们舞蹈的李奶奶一句夸奖多难吗?李奶奶经常夸你跳的好,所以别人就不高兴了。李奶奶说了她要从你们当中挑选出跳的好的参加省里的舞蹈比赛,所以大家才这个样子。要是以后你每次都被她们踢下红榜的话,到时候李奶奶能够选上你去参加比赛吗?”
   “你这个孩子,以前没有跳舞不是过的好好的嘛,怎么我跳舞你还上心了呢,呵呵,非要去参加比赛吗?妈妈有那个必要和她们去争吗?你放心,妈妈工作要紧,干不好工作公司要扣工资,这个对你才有影响,其它的都不重要,知道吗?”我笑着说,我不想让孩子小小年纪心里就有大人的龌龊。
   其实我心里也并不好受,只是我不能说更不能表现出来而已。我小时候就喜欢跳舞,能够在豪华的舞台上展示自己也是我的梦,如果不是为了能够去参加省里的业余舞蹈比赛,我说不定还没有这样用功呢。唉,我怎么不知道别人在排挤我,但我没有办法阻止这个,我也不愿意和她们一般见识,可怎么办我还真的不知道。
   如果连续三次被刷下红榜的话,去参加比赛是没希望的,我知道,我都知道。
   “知道了。”女儿悻悻地回答。
   “那好了,你快去看书吧。把学习搞好对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你少操心。”我温和地说。
   女儿看我一眼往她的房间走,快要进门的时候又返了回来:“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妈妈去参加省里的舞蹈比赛,她们的阴谋诡计别想得逞,我有办法让她们倒下去。”说着伸手做了一个砍的动作。
   我一惊,连忙说:“胡说什么,别给我胡闹,别给我丢脸。”
   女儿狡黠地一笑,拍了拍胸脯:“你以为你的女儿是傻瓜吗?放心,我不会和她们明着闹的,如果她们让妈妈顺顺当当地参加了比赛一切都没事,要是把妈妈刷下来的话,哼哼!我会让她们好看的。不过妈妈不用担心,就算她们真的把妈妈刷下来,我也有本事叫李奶奶让你去的。”
   “你,你……”我吃惊地望着她,这个孩子是怎么了?
   “别说了,你女儿的本事大着呢,只是不到关键时候不露出来而已,不然我怎么会成为你的女儿?当下重要的是我好好学习,你好好跳舞。嗯?”说完,她摇摇摆摆从我的面前走哈尔滨癫痫医院哪个正规开。
   我满脑子的疑惑和着急,这个孩子,怎……怎么这样?
   看来我真的要动脑筋想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