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山水】演出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心情随笔
无破坏:无 阅读:1594发表时间:2014-05-10 09:08:21 黄冈癫痫病吃什么药好 我这个人,说出来大伙儿准得笑,破锣嗓子一个,至今唱不好南昌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一首完整的歌,即使跟着卡拉屏幕上的歌词ok,那调儿也不知会跑到大西洋或是北冰洋去了。单单这也就算了,可恨那四肢也总是找不到协调的点儿,曾经被要求学跳个慢三快三的,练了老半天依然找不着北,使得教的那伙计也泄了气。   可命运这主儿,却偏偏同我闹别扭,非得叫我去唱歌跳舞的行列里去凑个热闹不可,似乎不这样,我的生命里就缺少了些精彩与滋味。   第一次参加演出是69年的事情了。那时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刚刚完成了一个段落,学校开始复课闹革命,我们也刚刚升到了初中。我们那个班级,有几个人文艺细胞特活跃,胆量又特别的大,看着工厂的叔叔阿姨们和学校大年纪的哥哥姐姐们,组织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常常在外面风风光光的演出,心里痒痒的,也自发地成立了一个“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那时节,谁还敢去反对宣传毛泽东思想啊,尽管我们都只是一些十二三岁的小毛孩!   照理说,这事儿跟我一点不沾边,可这几个人非得要我加入,想想我会同意?他们不依不饶,把我交给了班主任老师。班主任耐着性子听完我的辩解,并没有批评我的意思,只是笑着对我说:“能唱你就跟着唱唱,能跳你就跟着跳跳,不能的话,你就陪着他们,帮他们拿拿衣服书包什么的也成。”老师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只得勉勉强强的算是宣传队里的一员了。   姓刘的同学家有一个很大的院子,放学后,我们就常常到他家去排练节目。我一直忠实地按老师的嘱咐去做,在旁边看着,他们也不会过来纠缠,仿佛我坐在那儿他们就踏实了。每每练好了几个节目,大家看看觉得不错了,便会兴冲冲地跑到幼儿园、敬老院或是街道的小工厂去演出。当然了,开场节目小合唱我是逃不掉的。每回的开场小合唱,每一个人都恭恭敬敬地拿着红宝书放在胸前,唱一首《敬爱的毛主席》或是语录歌,接下来的节目就与我没什么关系了。   偶尔的,我也会成为这个宣传队的重要角色,自然不是为了唱歌跳舞。那时,报纸与广播会将毛主席的最新最高指示以最快的速度告之天下,宣传队的同学们一旦知晓有新的最高指示发表了,个个热情高涨,把它抄在一张张纸条上,跑到大街上去发给陌生的过路人。这抄写的事,很大一部分就落在了我的头上。他们恭维我字写得好写得快,我也就乐滋滋的不推辞了。   我们这个宣传队维持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后来因为有两个活跃分子跟着父母全家下放到农村去了,也就渐渐的停止了活动。   说起第二次参加演出更是有些滑稽。那是在高二的时候,一天正在上着课,班主任突然来到班上,把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叫到了办公室。我们这才知道,区里准备举行一次革命歌曲汇演,学校打算组织一个六十人的合唱团,我们三个人有幸被选中了。那两个同学听了,立时就眉飞色舞,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老师,怎么会选上我呢?我这喉咙能唱出什么歌来啊!不行,不行,换一个人吧。”   老师却不急,慢条斯理地说道:“还真的不是我指派你的。你也不要谦虚了,同学们推荐了你,音乐老师也看中了你,还能差呀?去吧,去吧,别人想去还不行呢。”我依然执着的辩解,企图说服老师。老师大概也急了,有点不高兴地说:“你中气十足,声音洪亮,唱大合唱再好不过了。”天啦,这破锣嗓子帮了我一个大忙!   这以后,我们每天都要练习。前面的一个星期音乐老师教了我们三首歌曲,以后的日子我们就天天反复地唱它们。别人都唱得溜溜的,我却依然拿捏不准。没办法,不会唱的地方我就装腔作势的动动嘴唇,会唱的地方我就扯着嗓子死命地嚎,反正就是滥竽充数呗!   三首歌曲里,相对好唱一些的要数《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了。因为它的歌词短,曲子变化也不大,特别是最后一句“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简直就是义愤填膺的吼叫。这个跟我的破锣嗓子很对胃口,唱这一首的时候我使出了些劲头,自然“真唱”的时间要长一些。   嘿嘿,演出结束后,我们居然得了个二等奖!   最后一次参加这样的演出,更是匪夷所思。   那时,我在农场“大有作为”呢,“五四”临近的日子。我们队的十来个男女青年,每天吃了晚饭后都会聚到苹果园边的空地上去,练习跳一段舞蹈。那是他们自编自导的。农场的团委要在五四青年节搞一个文艺汇演,每一个生产队必须要出一个节目。我们有时东扯西扯的觉得无聊了,便会跑过去看他们排练,还会为他们呐喊助威呢。   离“五四”也就三四天的时间了,我刚刚吃完中饭,我们队的团支部书记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面前的。她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我笑,看得我晕晕的。一会,她终于开了口:“哎哎,帮个忙吧”。说完,又是看着我笑。我猜想她要说的不是小事情,不然,依她那透明的性格,早就叽里哇啦地说了。见我没吱声,她还是没能忍住,说道:“今天晚上跟我们跳舞去吧,急死了,缺一个人呢。”接着,她就告诉我,因为有一个人家里有事回去了,所以就少了一个人。   “为什么偏偏是我来顶替啊?”她根本就没想回答。“反正就是你了!”说完这句不讲理的话,她就不温不火的、似笑非笑的、似怒非怒的看我。她这一看,就把我看到跳舞的队列里去了。我就天天跟着他们一伙人练习,最后总算是有些招式了,勉勉强强的可以上台去应付应付了。   可是真的在台上演出的时候,我才领略了艺高人胆大这一句话的哲学含义。我本来每个动作就找不准点儿,再加上练习的时间又稍微短了些,心里虚得一塌糊涂。这一虚,动作就更是乱了套。原先只是动作僵硬,不够连贯,差点儿准星,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呢?这一下就纯粹找不到北了。听台下的人笑,知道自己出了问题,赶紧看左右的人。看人家同自己不是一个动作,赶紧去改。才刚刚改过来,哪里晓得人家已经去做下一个动作了,实在是狼狈得够呛。   谢天谢地,最后评委们抹着笑出来的泪水给了我们这个节目二等奖。为这,我一直耿耿于怀,总觉得对不起大伙儿的付出与努力。不过,有时我也会在自嘲中为自己解脱呢。“兴许,不是我把人家眼球吸引掉下来,二等奖恐怕还难说呢。”   就我这么个人,想想也不会主动地去揽演出这活儿的,但在我的生命里却有一次难以忘却的例外。   也是在农场。接连下了几天的雨,我们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生产队便安排大家娱乐娱乐。大家也没有什么准备,都是即兴发挥。我同哥们老胡看保卫刚刚回来坐下,看别人演出大概眼馋,老胡看看我说:“怎么样?”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准是那雨下的,我这神经在潮湿的空气里短路了,立时不假思索地回答他:“上!”   因为是下雨,又是看保卫刚回来,老胡穿着一双齐膝的长雨靴,我穿着的是短雨靴,上面还全是黄泥巴。就这形象,似乎要笑倒一片。但我俩顾不了,一商量,就来了个毛主席诗词朗诵,临了,两人还不约而同地来了个夸张的造型。   虽然过去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但是想想都是挺开心的事情。      共 26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