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最后的红草地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摘要:来之前,专门查询过有关红草地的资料,了解到红草喜生长在盐碱地带,而盐碱地在阳光下水分蒸发量特别大,盐分在土壤表层积聚,导致土壤板结。心下便存了疑窦:这样的土地环境能滋养出美艳柔软的红草吗?按捺不住好奇,走进红草地想对此探个究竟。 终究没有抵挡住红草地的诱惑,择一金秋假日,自驾出游。   市区车辆拥堵,主道匝道,轮番穿梭,好不容易穿城而过,新建的港城大道骤然开阔。隔窗观望,路两旁,花朵零落。银杏、梧桐高低参差,纷纭的黄叶蓄满秋意。菊花正值花季,欢欢喜喜展露姿容,风情万种。一望无际的稻田,反复纠缠住视线。成熟的稻穗低首垂眉,金黄的香味在空气里蔓延,芬芳可辨。这个季节,从任何一个视角看过去,任何一幅流动的画面,都与秋有着牵扯不断的关联。   泊车一个叫大浦的地方。刚跨出车门,往西边随意一瞥,霎那间,铺天盖地的火红像熊熊燃烧的火焰炙烫眼帘,惊艳得我险些绊了个趔趄——这就是红草地!这就是红草地吗?我还没有准备好了呀,她随手就甩过来红色的锦缎万丈,我贪婪地想伸手承接揽入胸膛,却发觉我的心里根本没有那么大的空间可以安放。   稳稳神,静静地欣赏。接天连地的红草波翻浪涌漫卷过来,漫卷过来,毫不矫情地浓墨重彩,宛如长天傍晚的火烧云坠落苍茫的原野,又像碧海晨曦的霞光直接抵达广袤的土地。那不可阻挡的气势裹挟着我仿佛置身红色的海洋,在红色的海洋里心神荡漾。细细端详,红草的红,不似雪地里腊梅的浓艳,也不似春柳旁红花的浅妆,而是一种经历风霜饱食阳光的果实之红,苍劲中透着圆熟,壮美中透着自然,像虚怀若谷的老人,在经历了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人生后,正悠闲自在地品味着万类霜天竞自由。   站在公兴闸上极目眺望:典型的秋的碧空,高远、湛蓝,白云似移动的山峦,动荡漂浮。一只只小小的燕子在半空中频率极快地扇动着翅翼,像极了蹁跹的黑蝴蝶。湿地里大片的芦苇,被风吹得齐齐地斜着身子摇曳,青枝上捧出灰白的芦花。秋风动,芦絮飞,似秋阳下的飞雪,迷蒙了双眼。风化的矮土坡上,一丛丛粉紫的花儿,恍然不知秋已至,活泼泼、鲜嫩嫩开放着,暗香浮动。而这一切的底色,是无边无际的红色画廊。   来之前,专门查询过有关红草地的资料,了解到红草喜生长在盐碱地带,而盐碱地在阳光下水分蒸发量特别大,盐分在土壤表层积聚,导致土壤板结。心下便存了疑窦:这样的土地环境能滋养出美艳柔软的红草吗?按捺不住好奇,走进红草地想对此探个究竟。尽管事先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我拨开密匝的草丛,目光所及,那干涸、苍白的土地仍然让我动魄惊心:一道道裂缝交错纵横,所有的水分好像都已经被阳光蒸发殆尽。而红草呢,则自在、安然,从裂缝间拔地而起,秀起身姿。想象着,温润如缎子般的红草,每一年春水破冰都枯枝返青,每一个激情夏日都蓬蓬生机,每一次秋风拂过都吹皱红色的涟漪,让我不能不惊叹其超乎寻常的适应和生存能力。不由地换位遐想,如果将其他植物移植到这样恶劣的土地环境,这里会不会是一片不毛之地?而如果将红草供养在肥沃的土壤,她抵御自然的能力会不会降低?还能不能保持特质,继续撼动人心的魅力?   触类旁通。人类和自然实质上有许多相同和相通的地方。每个人的命运和际遇都不尽相同,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独特的位置。不安分是很多人的天性,流离的心总幻想颠覆窘境,重新寻觅更美好更富足更舒适的位置。殊不知,并不是所有的追梦都能心想事成,也不是所有的向往都能花开缤纷。假如你跨越了千条水与万重山仍然抵达不了梦想中的彼岸,我认为最好的选择是回归原有的位置安静地过平凡人的日子。就像这红草,既然改变不了赖以生存的土地,既然离开了这方土地抵御自然的能力将不可预期的蜕变,不如忠实地扎根盐碱地,以顽强的生命力适应恶劣的环境,坚韧地繁衍生息。显然,她最适合的位置就在——盐碱地。   很多人反反复复、兜兜转转,总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将心放到红尘最低。如果你能在沸腾喧闹的世俗之外,寻根到合适你的位置,你会发觉,在这个位置上同样不缺少人生的收获和欢喜。就像在人声和海浪同时鼎沸的海边,有人激情冲浪,有人比拼游技,有人嬉沙拾贝,而我们不妨找一块安静的礁石独自坐着,这就是我们的位置。是的,一块礁石——在碧水连天的大海边,哪里找不到这样一个位置呢——但在这个位置上我们同样能看到整个大海,也许比那些追逐热闹的人看的更加完整、更加精彩。不强求,不刻意,凡事由着定律。好日子享受,坏日子接受,际遇更迭,荣辱淡定。这就是生活的最好心态和最高境界。   那么,把红草也放回原始的位置吧,不吹捧,不渲染,不粉饰——她就是一种植物,一种盐碱地衍生出的自然的植物,没有什么特殊。至于绚烂夺目的火红,只是秋风催化了红草必然的嬗变,并殷勤地将她巨幅的头盖儿掀开。   安静地离开。也让红草在她的位置——盐碱地上安静地存在并灿烂。   返程后得知,因为新区建设,很多盐碱滩涂被开发利用。我欣赏到的,是我们这个城市硕果仅存的最后的红草地。      癫痫病治好多少钱才够用哈尔滨比较好的医院哪里能治癫痫?导致老人癫痫的病因是什么?荆门哪个羊癫疯医院看的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