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根】导航仪的困惑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我沉静道:“别急,别急,考不上高中可以去上技校,还有三加二嘛。”   “那,那可不中。”李阿斗一着急就犯结巴的毛病。   李阿斗才二十七八岁,就成了三个孩子的父亲。在他们河南省,假如没有生个带把的儿子,似乎依然没有完成老祖宗留给的历史使命。还算老天睁眼,第三胎居然得到了那个梦寐以求的带着小水鸡鸡的儿子。李阿斗高兴坏了,然后不惜一切代价掏腰包请大家到饭馆去庆贺一番。就是在那次宴会上,我和他相识了。时光荏苒,转眼间,他的大女儿李翠婷读完了初中,然而,在平时那些微妙的小举动中,总感觉到李翠婷爱耍娇气,爱使性子,尤其是在李阿斗面前。我从她对父亲的那种蛮横霸气中揣摩到,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将来可能不是一个善茬。   李阿斗国字脸庞,身材高挑,浓眉大眼,鼻直口方,很是帅气。然而,对待子女的教育方式却是万般的庇护和溺爱。大女儿遗传了父母亲的优点,一眨眼就出落成了一支娇艳欲滴的花朵。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是风华正茂,如花似玉,含苞欲放。平时,她无论需要什么,父母亲都会竭尽全力去满足她。可是,这次却名落孙山,榜上无名,这可就急坏了李阿斗。   我询问了几个主管领导,多数人都说此事不好办。就这个的分数要想升高中,那肯定是很难达到的。校长对我解释的更加明确:“去年的录取分数线是502分,估计今年肯定还要上升。没有考过录取分数线,那就意味着被淘汰了。这就是严肃的教育体系,国家的教育方针就是如此制定的,谁也难以更改和抗拒。不然的话,无论分数高低都可以去读高中,上大学,哪还有公平可言吗?”校长盯着我,“王老师,你说说看,今年的录取分数线能够锐减到473分吗?”   “嘿嘿,也是啊。那,那咋办呢,可愁死我了。”我嘟囔着,郁闷极了。   “王老师,你听我说,许多被淘汰的学生也不是无路可走的,可以去上技校,也可以到民办的高校里去读高中啊。”   “好好,谢谢你的提醒。”我对校长点头示意。   当我给李阿斗说了此事后,他却一百个不死心和不乐意。“那,那可不中。俺闺女以前哪次考试都,都是五百多分,这次也不知道咋弄得,莫发挥出她真正的好水平,莫考好啊。哥,你可要多想点别的办法帮帮俺啊。”李阿斗仍然在一味地强调客观原因和理由。   我冷静道:“小李子,你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别人不清楚,难道我还不知道吗?你女儿目前可能没有把全部的心思放到学习上,小小年纪,你这个当爹的就给她买了部高档的苹果手机,可想而知,哪个小学生不爱玩手机游戏,爱玩手机,难道不影响学业吗?”   “嘿嘿嘿,那咋办呀,她说同学们都有,不给她买,那可,可不中啊。”李阿斗又结巴了,他确实是个不错的父亲,可是,对待孩子溺爱过份了肯定不太好。“不行的话,”李阿斗又提出了一个新的突破口,“不中的话就让俺闺女再重读一年,哥,你看看能不能给你们校长说说好话?”   “重读?”我瞪圆了眼睛,“重读可难办了,以前办过,很难呐。”   “哥,再难也得帮帮俺呀,就凭咱俩这关系,嘿嘿嘿……有机会,咱俩再去吃火锅。”李阿斗这个河南人就是爱粘人。   我只有当着他的面打电话咨询校长,校长说:“重读?很难啊……”他似乎也很为难,半天才回复,“到时候看看班里有没有座位,有的话就破格给你们亲戚留个位置,但是,重读费可不低呃。”   “多少钱?”我用的是免提,“三千块钱总够了吧?”   “啥?你想的太美了吧,最起码得一万块钱呐。”校长打算挂电话,“好了,你们考虑好了再说吧。”   李阿斗拉着我的胳膊说:“一万就一万,俺闺女说过,就是想要重读哩呀。”   “去你的!你闺女说话可不腰疼,那么多的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树叶吗?”我挂了电话,继续用手机为他寻找新的学校,“喂,是小刚吗?有这么一个事,我的一个远门亲戚,嗯,他的丫头这次中考只考了473分,嗯,我们学校录取的分数线可能在五百多分。听说你们米泉一中有个分校,那里录取的分数线听说好像低点?所以呢,我就想请你到米泉一中去走个后门,看看能不能……”   “大舅,这些麻烦事嘛,你最好少去管,再说又不是真的亲戚。”小刚言语道断。   “无论如何,也算是好哥们儿,你这个大局长就帮帮我呗。毕竟,我还是你的舅舅嘛,嘿嘿嘿。”我只能使出了杀手锏。      二   李阿斗听到此言,激动的好像溺水者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急忙摇晃着我的胳膊说:“哥,哥,好好给他说说,不行的话,咱多出点钱请客,还,还不中啊?”   我用眼神阻止他,依旧对小刚不依不饶:“小刚,你先派人到那个学校去咨询一下,然后再给我打个电话,再说,我们也不会让你们白辛苦的。”   “好吧……”小刚好像很为难,“有空我派人去探听一下再说吧,大舅,你要保重身体啊,好了,我太忙了,有空我会去的。”   “麻烦你了。”我挂了电话。   “哥,这回可全靠你了,嘿嘿嘿,俺闺女要是到米泉一中去读书,俺肯定要好好请你们吃饭馆的。”   “你啊,就知道吃饭馆,除了吃还会什么,嘿嘿嘿。”我心中除了高兴,剩余的只有期待佳音了。   李阿斗激动极了,又推搡着我进了附近的饭馆。   第二天,我接到了小刚的短信:大舅,米泉一中确实有个分校,录取分数线也不是很高,你们自己去咨询一下,然后再做决定吧。   李阿斗接到电话就开车过来了。他显得异常兴奋:“哥,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就开车过去?”   “米泉那么远,许多年前去过,如今也不知道改造成啥模样了,我确实不知道米泉一中在哪个位置。”我急忙用手机询问小刚,可是,他的电话始终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我对李阿斗说,“据我估计呐,他现在肯定在开会,咋办呢?”我只能挂了电话。   李阿斗说:“那有啥难的,俺车上不是有导航仪嘛,一设置不就妥了。”   “喔,我这个土包子,一着急咋把这个高科技玩意儿忘记了呢?哈哈哈……”   我向主任请了假,就随着李阿斗朝着米泉方向直奔而去。在车里,李阿斗先设置导航仪。奇了怪了,再怎么设置,米泉一中就是不显示。情急之下,他把汽车停靠在路边,我说:“你再设置成米泉中学,说不定改了名字?”   “嗯,就是就是,俺,俺咋也糊涂啦。”李阿斗终于设置成功了,然后一路顺风来到了米泉大街上。可是,在一个十字路口处,公路被彻底封锁了,下车一瞧,许多施工人员正在抢修下水管道。看来,只有绕道而行。汽车艰难地掉头,然后又按照导航仪所指示的路线奔驰。不久,却又鬼使神差地转回到了原地,依然是那个被封闭的十字路口。我和李阿斗沉闷的坐在车里,你看着我,我瞪着你,一时竟然没了主张。李阿斗只好下车去打探,一问,才知道还有一条小胡同可以勉强通过。后来,我们七扭八拐才找到了那个写着“米泉中学”的大门楼前。校园门前绿树成荫,遮天蔽日。大门紧闭着,我们也不讲文明,就从小铁门处挤进了校园。院内依然在施工,几台大型的挖掘机怒吼着在施工。我们两个拐弯抹角,探头探脑,最终还是寻找到了校长办公室。那个中年校长很慈祥,一脸的和睦。   他说:“欢迎你们的孩子到我们学校来读书,我们这里是所比较先进的学校,你们刚才也看到了,学校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改造,将来……”他如数家珍地为我们描述着这所学校的美好而壮丽的前景。   李阿斗打断了他,礼貌问道:“校长,俺问问你,你们这里的录取分数线是多少啊?”李阿斗又掏出了香烟。   “阿阿,不会抽,谢谢。”校长礼貌婉拒了。李阿斗不好意思地把香烟放回了口袋。校长说,“录取的分数线不是太高,你们女儿考了473分,在我们学校里算是比较高的分数。”   “校长,可以问问你,这里最低的录取分数线是多少?”我郁闷道。   “不瞒你们,我们这所学校是民办的,从目前的国家的教育行情来说呢,许多孩子因为没有发挥好正常的水平,依然想读高中。但是,国家的录取分数线又是那么高,怎么办呢?”他扫描着我们两个,“我们这所学校就是按照这个办学理念来完成学生们的愿望。”   “喔,我明白了。”我盯着李阿斗,李阿斗显然也很郁闷。   我留了校长的手机号码,然后就义无反顾地走出了办公室。李阿斗对我耳语道:“哥,依俺看,这所学校不中,俺闺女肯定不来,一眼就看出来了,都是些混日子过得坏孩子,俺闺女可不中。”   我说:“咋不中?这里的学费也不高,每年才五千多块钱。等你丫头在这里读完三年高中,然后再全力以赴去考大学,那样不就中了嘛,哈哈哈。”我对他有些狂妄地冷笑着。   “哥,你这时候还有心笑话俺哩呀,快点再给你那个外甥局长打个电话,看看俺这事到底该咋办哩呀?”看来,他和我的意思一样,这个学校并不是多理想。   小刚听我说了这里的情况,却麻木不仁道:“大舅,我给你们联系的就是这个学校,虽然不是多理想,但也可以在里面读书嘛。”他显然在推脱。   “小刚,我们想去的学校可不是这个,以前听说米泉有个一中,那里的教学质量特别棒,学校里面你有关系户吗?”我迫切问道。   “大舅,那个学校过去叫米泉一中,现在改名字了,叫米泉四十一中学。在那里面我是有人,那个马书记就是我的朋友。可是,你朋友女儿那个分数可差的太远了,让人很为难啊。听说他们学校今年的录取分数线是556分,你想想看,咱们就是去求他,估计也很难为情,很难办成的。大舅,做任何事情应该提前想好能办不能办,可别因为这点小事让人家难堪,千万别拖他下水,损害了人家的前程,砸了人家的饭碗。”   “喔,那是,那是,我可没有那个意思。好吧,谢谢你,再见。”我一脸的尴尬,只能气哼哼地挂了电话。      三   “走吧,你还打算干嘛呢?”我盯着李阿斗。   “哥,咱,咱既然来了,总不能就,就这样回去吧?”李阿斗还不忍心放弃。“咱们再去找找那个四十一中,看看有啥希望莫。”   “希望,我看是没有。”我嘟囔着。但见李阿斗不死心,又说,“那就去看看呗,你还癔症啥哩呀?”情急之中,我也冒出了一句河南话。   李阿斗又把导航仪设置成四十一中学,然后就发动了汽车。今天真是鬼使神差,导航仪居然又把我们引领到了那个施工的地段。   “尻他大爷,今儿个到底是咋啦,咋,咋遇上了鬼打墙啦?”李阿斗无奈,只有下车去询问路人。有个保安说:“你们啥都别问,就跟随着那辆九路公交车,它往哪里拐弯,你们就紧跟着它,没多远就到了。”   李阿斗谢过保安就钻进了驾驶室,汽车跟随着那辆红色的公共汽车拐弯抹角行驶着,街头巷尾人流如织,那辆公交车走走停停,后来,我们还是找到了那座学校。   “这下可,可中了。”李阿斗显得很激动,“哥,咱先到学校里面去瞅瞅,现在都两点多了,也到了吃饭的点儿,咱先进去瞅瞅,然后就到附近饭馆去吃个饭,中不?”   “好吧,那就先进去看看。”我们把车停靠在学校门前,然后去询问门卫,“师傅,请问你们这里是四十一中学吗?”   “牌子上写着呢,就是嗦。”一个四川籍的老保安礼貌道。   李阿斗边掏香烟边问道:“师傅,听说你们这里的教学质量好,所以呢,俺闺女就想到这里来读高中,请问一下,你们这里今年的高考录取分数线是多少呀?”   “具体情况我也不晓得,听说有五六百分吧。”那保安接了香烟,李阿斗急忙去巴结他,为他点燃了香烟。李阿斗笑咪咪问:“俺闺女这次考了473分,老乡,你有啥关系莫,看看能不能帮助俺去说说情,妥了,俺绝对给你封个大红包。”   “喔,是这样嗦,我想想看哈。”他吐了一口香烟,说,“是啷个,我只是一个被凭用的保安,来的时间也不长,不然的话,有门路肯定要帮你们。”看来,他确实是无能为力。   我和李阿斗做了登记,然后就走进校园,校园里一派春意盎然,许多植物园里的花草树木很整洁,很茂盛。篮球场,活动场所也十分气派。李阿斗瞭望着四周,似乎深有感触道:“哥,你瞅瞅,这才是正牌的好学校哩,多气派,多正规……”他喃喃自语着,似乎快陶醉了。   目前是午休吃饭时间,各个部门都空无一人,我们只有溜达着出了校门。李阿斗说:“哥,咱先去吃饭,等下午有人了,咱们再去问问,兴许会寻找个门路哩。”他仿佛瞧到了一丝希望。嘿嘿笑着,“哥,你看看这个地方,连个像样的饭馆都没有。”   武汉的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河北治癫痫病最好癫痫病人的治疗费用高吗黑龙江的癫痫医院哪家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