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老家的柿树(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心情随笔

深秋看到北京路两旁碧绿的柿子树上,挂着一串串如红灯笼似的柿子,成为街头一道风景,不由得想起孩提时老家的柿树。那棵老柿子,长在村庄西北角高处,是我们太爷那辈留传下来的。

以前文家营文姓分东庄、西庄、北庄、南庄四户。土改并入大集体时,为了整合土地,各家各户都集中到新的村庄居住。原来各家的院子房子拆除,树木砍掉,唯有我们的西庄上这棵柿树,可能因离新建村子近,或某位村干部的好心,被保留下来,成了祖上留给晚辈的唯一财产,也成了我们的珍爱。

在那个家家户户缺吃少穿的年代,不敢奢望有什么瓜果点心吃。每年柿子成熟,成为我们解馋和在小朋友面前炫耀的资本。当村民们偶尔议论起这棵独立村后高处的“鹤立鸡群”的老柿树时,我们都会感到骄傲。

老柿树树身有大人一抱粗,十来米高,树皮粗糙,斑驳突凹,枝桠似铁骨,纵横交错。每年春末夏初,桃李花开,芳草遍地。柿树像老人从梦中醒来一样,枝头长出新芽嫩叶,经过几场和风细雨,手掌般的树叶,长满枝柯,冠盖满头,浓荫匝地。几天后,地上撒下一层细碎的米黄色小花,空中飘着一股股清香,仰望枝叶间,结着豌豆大小的累累青柿。

中午放学回来,走到岗上,老远就看到柿树。屹立村头,在夏日明晃晃的太阳照射和热风吹拂下,绿叶晃动,碧光闪亮,如一柄巨大的华丽翠盖。晚上散学回来,暮色笼罩中的柿树,像一位慈祥的老人,等待着学子的归来。

夏天歇晌,有人拿上竹席,跑到浓荫密布的柿树下,往地上一摊,享受着阵阵凉风,听着头顶上蝉儿鸣叫,进入香甜的午觉。有时,社员们在田里干活,半晌歇工时,跑到树下乘凉。或是几个人围坐地下,用树枝画个方格,用草棍当棋子,下起土棋来,恢复下疲惫透支的体力。有时,掌鞭的偶尔把牛拴到柿下,被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矮个小脚的奶奶发现后,连骂带嚷地叫人家把牛牵走。奶奶担心,牛蹭痒会损伤柿树,影响树结果实。

夏日经常会有暴风雨光顾它。当暴风雨在浓密的树冠间狂暴、凶狠地肆虐时,柿树总是以它快乐和轻松的态度迎接它。暴风雨过后,柿树又挺直腰身,端正姿态,显得枝叶墨绿明亮,神清气爽。暴风雨仿佛专门来为它洗去灰尘似的,打下几片树叶和一些小青柿,更有利其他果实的生长。

深秋时节,金风送爽,瓜果飘香。终于有一天,在我们多日的盼望中,树上柿子也由青变黄,摘柿子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刻。我们五六个十岁左右的堂兄弟姐妹们,在走路颤颤巍巍的小脚奶奶指挥下,开始了欢快的收获。大男孩爬上树,跟前的柿子用手摘,远处的用一头制成开口的竹杆绞扭。岁数小的,站在地面拽起床单四角,接好摘扔下来的柿子,不让落地摔破。摘柿子时,奶奶一再叮嘱大家,不要扭伤树枝。在奶奶看来,柿树是通灵性的,生怕柿树一生气,不再结柿子给我们吃。

柿子摘完后,奶奶把堆在一起的柿子,按大伯、二爹、姑姑和我家,均分四份。在村里其他小朋友围看羡慕的眼神里,堂兄弟姐妹们汗水涔涔,高高兴兴,红光满面地把柿子挑回家。这些青中带黄的柿子是涩的,还不能吃。晚上,母亲烧锅热水,把捋来的桑叶,和柿子一起倒进缸里,缸口焐上棉衣捂沤。过了两三天后,出缸的柿子,吃起来又脆又甜,清香满口。但我们每个人只能吃两三个而已。母亲让哥哥们拿到市集上,四五分钱卖一个,换几块油盐钱。

当时奶奶跟姑姑住,姑姑家条件好些,分的柿子通常不卖。奶奶不沤柿子,把柿子凉成柿烘,或放进米缸里焐烘。烘好的柿子,红腾腾软乎乎的,似一个个西红柿,红里透亮,煞是好看。我们去时,奶奶有时给两个,剥开皮吸溜一下,满口柿汁,清凉甘甜,如玉液琼浆般爽口,深入骨髓。后来,吃到亲戚带去的沾着一层观音土白粉的柿饼,吃到嘴里如糖饴般金黄柔韧,才感到一个柿子就有这么多的吃法,天下各种各样美食美味,自己不知道的该有好多。

摘完柿子的柿树,枝叶渐渐稀疏。秋去冬来,经霜的树叶,变得金黄。随后几场西北风吹得黄叶飘飞,老柿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和黑色的笔直树干,在灰暗的天空,铁骨铮铮。挂在高处树枝上没摘下来的几个柿子,远看似一枚枚小小的红笼挂着,成了鸟儿的美味佳肴。这时,老柿树又完成了一轮荣枯,进入了冬眠。有一年,我对奶奶说柿树树身,有一面坏死腐朽,掏空过半。奶奶让我们用泥巴糊上,但还是没能阻止老树的日渐衰败。

奶奶过世不久,老柿树也跟着枯死。在我们心目中,柿树跟奶奶连结在一起,已成为我们家族中的一员。多年过去了,想起柿子给我们小时候带来的欢乐和美味,如同佳酿陈酒一样,历久弥香......

手术治疗癫痫有哪些注意事项呢治疗持续性癫痫病的方法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病最权威部分性癫痫发作的症状表现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