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冬天的韵律(散文)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优美句子

那个初冬黄昏,像挂在天边的一幅极致的油彩画,刻骨铭心地存储在我的记忆里。日头落下去很久,明亮的天光却迟迟不退,大片收割完的稻田铺上了胭脂色,这时,一群大雁排着长长的人字掠过长空,声声鸣叫,像告别的话语回荡在天地间。它们是最后南飞的大雁,这最后的告别让所有植物都发生了变化,所有的人和动物都转向另一种准备:冬天来了。

这个季节是从海边开始的。海边的阳光不再暖艳,大海颜色变得灰冷,凶猛的寒流从北方扑来,仿佛一夜间,海滩脚下就凝固了一条长弧冰带,这道银白色曲线,把大海和滩涂完美地分割成两个世界。北风一刻不停地把浪花赶向深海,海面上只留下茫茫沉寂,别说船影,就连觅食的鸥鸟也少见了。溯河两岸也结了冰,但河的中间还没封死,湍急的水流从上游而下,却悄无声息。突然地,河面上泛起一团团渔花,鱼儿嚯嚯腾跳,溅起的涟漪未曾展开,便被匆匆流水抚平去。这平静的水下,该是成群结队的鱼儿向大海迁徙,倘若看得见它们,一路的舞蹈定会让人眼花缭乱。

海边看不见人影,风却冷硬如刀。无边无际的海滩好似蛮荒远古,人在其中,渺小得如同一根针草,一粒粉尘,随时会被寒风裹走,谁都看不到你的踪迹。码头、渔铺、还有那条宽阔的马路,往日的喧嚣与熙攘早已消失干净,甚至连一丝痕迹也找不到了,冬阳下,它们都变成没有灵魂的雕塑。风缠上河岸的老柳树,捋下一簇簇黄叶,散花般漫天飞撒。老柳树似乎很乐意风这样做,风为它除祛身上陈垢,来年将绽放一树黄灿灿的柳花。

溯河岸上,那些渔船整齐地排在一起,依然保持着出海前的姿势,船上网架和绳索密麻交织,它们什么也没改变,只不过离开水面往岸上多走了一二十米。可现在,船上再也感触不到下海人的气息,下海人都走了,他们正在村庄里被家人的爱紧紧包裹着,乐享冬天的温暖,他们好像把船给忘了。而这些船倒像听话的孩子,翘首仰望着村庄,极有耐心地等待主人出现在那条马路上,走向它们。船板上粘挂的一片片绿色苔藓,展露着水世界的神奇与玄妙,原来,船把大海的故事带上了岸。沉寂中,船群里蓦然发出“咚”一声闷响,寒风随之一抖,寂静被打碎,之后的响声接连不断在河湾上震荡。在发出声音的地方,我看到一群拾掇船板的老捻匠,他们的手粗糙得如同老树皮,脸和海滩一个颜色,他们用捻锤捻凿剔下船板缝里的老腻滓,捻进新麻禳,打上新腻子,船在海上遇到多大风浪也不会开裂,不会漏水。干这活,不用表白多少话语,捻进船板的,更多的是沉重的责任和淳朴的良心。他们和寒风拾掇老柳树一样,都是为了来年。

溯河往西不远是曹妃甸湿地,这里原是临近潮间带的无人区,苇荡浩浩、河流如织、池塘星布,鱼鸟多的被形容为“棒打鸥鸟瓢舀鱼”,后因其古老的自然风貌、动植物原生态而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这里的芦苇生长十分独特,分紫穗苇、红穗苇、紫根苇和铁杆苇,在四季变换中,呈现出不同的迷人景色。尤其到了秋天,芦苇吐缨,鸟飞鱼跃,雁鸭绕云,海风吹来,“芦缨跌宕蓝天远,鱼蟹逐波动秋声”,在这美轮美奂的情境之中,濯去俗念杂陈,放飞纯净思绪,心境便得以升华。曹妃甸湿地河蟹名传百年,早就载史于册,且以“美味蟹王”而享誉南北,秋天成熟,肉肥黄满,餐桌品享,“肥蟹未剥馋涎落,手指沾腥洗尚香”。这天然风景和原生态野味每年吸引成千上万远方客人到此麇集。

可是,毕竟到了冬天,芦苇结束了一年的生命,被人们收割后,湿地成了一片空场。那些存留下来的密匝匝芦根,却依然焕发着勃勃生机,即使在这寒冷的季节,每棵碧绿的芦根都在呼吸空气,吸收阳光,储备营养,悄然孕育着新的生命。

在一片平缓河滩上,一只河蟹正在一丛枯草下忙碌,它把洞里新泥不断推出洞外,又把洞口打理的既光滑又隐蔽,等到冰天雪地时,住在里面,一定是个不错的安乐窝。另一只是从河边爬来的招潮蟹(俗称驴粪球),爪间滚动着一个球团,这是它越冬的食物,它要把球团拖回洞里储藏。在回“家”的路上,招潮蟹爬一段停下来看一看,并把蟹螯高高扬起挥舞两下,张合的蟹钳哒哒作响。这举动并不是招唤大海潮水,而是向周围潜伏的敌人显示它的凶猛威力。它们和我们人类一样,冬天里,也需要“干柴细米不漏的房”。

这是个不安分的冬天,人和动植物都在为过冬而准备,每条踪迹都归入了这个季节的韵律,等到这些韵律停止的时候,春天就不远了。

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能看好癫痫病癫痫病专治医院哈尔滨癫痫病医院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