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人生】人在深秋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职场官场
破坏: 阅读:1738发表时间:2016-11-10 19:49:07

我轻轻地关了灯,一边听着自己放给父亲听的催眠音乐,看着那一桶又臭又满的纸尿片,泪水再也忍不住哗哗直流……
   今天给父亲换了五条纸尿裤了,湿了两次床。这些我都帮不上忙,我真的不会换纸尿那么细心的工作。害怕粗手粗脚的我又弄疼父亲烂得起脓的几处,更烂又更痛。我在旁边看着母亲小心翼翼翻着父亲的屁股和身体。没几分钟父亲又拉屎在身上。我不敢靠近,只远远地望着。大人的屎好臭啊!我也不好意思看父亲全写真身体。就在一旁看着母亲用纸巾帮父亲把屎擦掉,又用毛巾和湿水又给父亲洗屁股。再用我去药店买回来的药膏和创口贴,轻轻地帮父亲把起浓磨烂的几处涂了膏药,贴上创口贴,再绑好。看着母亲熟练的动作,我知道父亲的病每天都是这样折磨着母亲。我心里一次又一次的在流泪,很害怕给母亲看到,我又装偷偷的去厕所……
   我想:如果不是我这个莽撞地跑回老家“赏秋”,还不知道父亲的病又更严重瘫痪在床了呢。母亲老在电话里跟我们姐妹说:你爸爸更好了,没事你们放心。所以我一直以为父亲好了,姐妹也以为父亲好了。
   母亲轻轻地跟我说:其实是刚好好了几天,自己能走点,十九那天,母亲想,病了那么久,要走走,也要多吃点好东西。所以买了只老鸭自己亲自拔毛……万没料到父亲一个人又移着脚步去厕所,脚一打滑,又摔在地下。
   妹妹看大家生二胎,也想生个男孩。所以今年也怀孕了。现在是四五个月时。本来三十五了怀个孩子不容易,不敢用力,也怕摔,所以母亲从不让她靠近父亲。妹妹说送去医院,母亲持意不肯。她说在医院也好不了,老年病,就是选时间走的问题。在医院把你们磨得要死,哪个能有时间天天在医院陪着呢,医院又花钱,也一样好不了。
   等妹夫帮忙把父亲拉起来时,父亲躺在床上两脚就不能动了,因为几天没起床,屁股也被纸尿片闷热的又烂了几处……母亲哪个姐妹也没告诉,她说:“不可能全部孩子放下工作来服侍你爸。已经这么磨人的病,去医院也没办法,所以只有用自己的土办法尽力。因此到现在你哪个姐姐哥哥都不知道你父亲又摔得更严重了,算命的还说过不了九月二十九……”
   我别的不会帮手,只有帮着母亲把父亲从床上拉起来,再帮父亲捏手指和脚趾头,全身不停地帮他按摩和轻锤。但母亲一样特别高兴我的到来,她这几天老说我是父亲的救星。
   父亲屎尿不会控制,不会走路,可吃很正常。一大盆我喂他都能吃完,一会儿又指着要桌子上的东西吃。吃了两个香蕉还“啊,啊”盯着东西望。母亲不让我再拿了,她说:吃多了肠胃不好又害死人,可以了,别理你爸,不知道饥饱跟小孩子一样。
   下午我把苹果削成一块块,放到父亲另外一支还能动的手里……没几分钟闻到一股臭味,看父亲盯着母亲呵呵直看,母亲知道又拉屎在身上了……“大叫不好,老的,你怎么不叫一声啊!要拉完了才叫!你不要没死,都把我们磨死了……”
   一连几天下午,母亲都熬艾叶水给父亲擦身泡脚。母亲跟我说本来能洗到全身最好!可我也没力气母亲更没力气,父亲又高又大,很害怕再连自己一起滚到厕所,就不死都会摔死,所以选择在床上擦……
   我还是帮不上忙,只帮忙父亲按摩全身和捏刮手指和脚趾……我自己想,捏疼了总能通,通了总能起来走路。父亲很怕疼,被我和母亲洗刮得嗷嗷直叫……母亲又像训小孩一样:老的,会帮你按摩和刮还好,不然睡死在床上了,等她又回去了,我一个人扶又扶不起你来只有烂死在床上了……
   父亲直着两眼呆滞地望着母亲和我。我轻轻地跟母亲说:您就别吓我爸了。
   十一点父亲终于睡着了,听着那一阵阵的鼾声我想:希望今夜不要半夜又尿床三次就好。
   看着垃圾桶塞得满满的的纸尿片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我能扔下父亲和母亲回广东吗?我能就回去让母亲一个人陪父亲忙碌一天到晚吗?可我的工厂和档铺都等着我卖产品养啊!几十个人的饭碗都等着我啊!很迷茫!不知道明天父亲会不会走路,天使借给我父亲一双会走路的脚吧!那我就能早点回自己广东的家。
   二十四号那天,一大早又听到父亲睡在床上粗鲁地骂母亲和大家所有最难听的脏话。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说瘫痪病人最难侍候了。父亲不停在床上骂年轻时从没说过的脏话。
   一大早我问新大陆群里一个老中医要了瘫痪秘方,他一会儿发了治脑瘫处方给我。我拿着手机把这处方给药店的营业员照抄照配。
   二十五号的夜晚父亲又一夜骂人,不睡沈阳权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找?觉,我也没法睡,母亲更没法睡。一会儿又换尿片,一会儿换床单,一会儿换裤子,刚睡下又被父亲的叫闹声吵醒。不敢睡又去,看望一下父亲裤子有没有被尿湿。
   其实睡前母亲给父亲装好了尿袋尿管,等我们去睡一点,醒来再看时又尿袋尿管被父亲拔了,一床都是尿,连上衣都湿了一半。母亲一边唠叨着父亲:你就不把我磨死不甘心,一边小心翼翼地翻动着父亲的身体。我笨手笨脚,到现在我还没漂亮的给父亲换好一次裤子,都是换到一半又母亲帮忙完成的。
   还好,二十六号那天早上我帮父亲擦了两次屁股。但没有我帮忙母亲也一样完成不了。所以我也是大功臣一位。父亲只有嘴巴能吃能动,身体和脚还有一支手都不会动。因此一个人真没法扳动又大又高的父亲。
   睡久了床无聊闹又叫又骂正常,我理解。睡久了血没活动又容易烂屁股和腰板,所以我跟母亲每天连拖带拉地把父亲拉到客厅看电视,到了晚上九点又连拖带拉地把父亲拉到房间帮他洗澡,擦身体……
   第三天的工作终于完成了,我和母亲终于把父亲扳到床上睡着了。临睡前母亲一直用哀求的口吻跟父亲说:今天晚上就不要吵夜了,听话啊!隔壁邻舍一栋楼的都要骂呢。今晚别吵夜啊……再吵你没死我都先被你磨死了。
   二十七晚父亲又吵了一夜,但没有二十六晚上吵了。后来早上我才知道,原来是母亲昨晚怕父亲吵影响我们大家,特意睡在父亲身边了。还是一样尿裤子,骂人,闹吃的一个晚上。我说一吵就给吃的东西应该没那么吵,母亲说不可以会撑坏肚子。
   我站在床边闻着又骚又臭的味,发现父亲这下又睡着了。怪不得没听到吵声。
   二十八日一天父亲除了要吃还是骂人,骂全世界最难听的话。我和母亲还是在耐心的听,耐心的受骂。有时想,就当不懂事的小孩乱嚷嚷。谁叫他是我父亲呢?如果是陌生人听到骂人这样,还能跟他和平相处四天吗?
   中午不知道母亲听谁说:去问问仙可能更快好。妹妹开车带着母亲去,真没想到算命卜卦问仙还要预约挂号,所以母亲和妹妹很快就回来了。吓得我差点震住。我不知道怎么哄父亲不骂人,就削苹果父亲吃……
   望着窗外漆黑的夜,我想:明天就二十九了,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我求拜苍穹大地许父亲长命百岁。
   今夜父亲又开始吵夜了,怎么办啊!好烦好累啊!我都快累病了。早上醒来发现累得澡都没洗倒在床上就睡着了,怪不得还穿着昨天穿了的衣服。
   二十九号终于来了,我很害怕!父亲昨夜又吵了一夜,骂人、尿裤子,就是他的专利。我一个晚上没睡着,等天亮被一个顾客吵醒时,我眼睛都睁不开,腰也支不起来。一大早,听父亲又在床上骂人了,据我知这是肚子饿了。
   吃过中午饭,母亲去给快要生双胞胎的外甥女蒸米酒做月子吃。所以家里就剩下我和父亲,还有星期六回来的小侄子。看了一下自己的日记:泪水扑漱漱往下流个不停……不知道是算共鸣和委屈,还是感动?这时哥哥来电话了,我的喉咙哽咽了,泪挂满了两腮……
   四点时,父亲又尿裤子拉屎在身上了。小侄子帮着我一起把父亲抬起屁股,又换裤子又擦屁股,又擦洗沙发,弄了半个钟头,终于才算搞干净。真希望有人能快点回来帮忙。
   今天是九月二十九,父亲虽然过了平安的一天,但尿裤子,拉屎在裤子上还是一样。我想:这是磨练母亲和我的耐心。
   不知道今天吃错了什么,父亲肠道又出问题了,饭后不停地打嗝,吓得母亲又熬人参和艾叶根给父亲灌。我使劲地回忆到底吃错了什么?蛋糕?蛋炒饭?百合炖排骨?最后我猜想可能是我喂的蛋炒饭是祸首。
   今晚外甥女被我求着住在外婆家了。我想有个伴一起睡,半夜没那么害怕。
   因为一连几个晚上听到楼下半夜有猫叫春……好恐怖那声音。
   二十九日夜,父亲打嗝一夜,啊……叫个不停。我害怕得又百度,又给姐妹群发微信:“建议大家速回,父亲打嗝一个晚上,书上说打嗝是晚期表现……”我害怕她们又看不见所以又单独发短信一条。
   我,母亲、外甥女都一个晚上没敢睡,被父亲吵闹了一个
   晚上。看着父亲痛苦的表情我吓得一夜没敢睡,母亲也熬了两次艾叶水给父亲吃。
   一大早我又打妹妹电话:“我们是不是把父亲送到医院去?”天亮时一个个给我打电话来了,我累得不想接这热线电话。一会又打坐机去了,嘟嘟嘟……一直叫个不停。
   九点多时我听到客厅里有小妹,妹夫,大姐的声音了。妹妹一看,就说是我杞人忧天。母亲也怪我到处发信息不该告诉姐妹们。母亲说:“更严重时都打嗝得翻白眼,传不出气时,你没见到呢?这算什么,大惊小怪。
   我被她们指责得无语,吓得接到信息远在他乡的姐妹也虚惊一场。后来我想可能打嗝都是我害的,因为我这几天老把水果等自己觉得好吃的,给父亲口里塞了不少。
   今夜大姐留下来了,妹妹妹夫还是走了。不知道今夜父亲会怎么折磨我们?我偷偷地祈祷上天给父亲一个平安宁静的夜,给我们一个睡到天亮的美觉!
   九月三十夜父亲还是尿裤子几次,一个晚上不停的骂人,吵得大家也一夜未眠。
   早上迷糊睁开眼睛醒来时我想:终于过完了九月应该平安一百岁了!
   今天是初一,母亲叫上我一起去五里街问仙。想找辆的士和摩托车也没法找到,走走等等还是走路到的神仙庙里。真没想到第二次去还是没挂到号,听那里在等的善女们说:挂号要零晨三四点来才能挂到。看来今天又白去了,我和母亲走出街道看到一辆摩托车坐了上去……
   路上我说:第一次听说卜卦问仙还要预约挂号的,还两次都挂不了号的奇闻。母亲怪我乱说话,她说:神仙长有天眼天耳,不能乱说话……
   一到家门口,母亲说,那再去沙湾村,那里也有趟神。
   跟着母亲走街串巷,母亲终于停在一家大楼门前。可门锁起来了。母亲问了问邻居,一个邻居跟母亲说:可能上街买菜去了。于是我们坐在门边静静的等。
   十点时一个穿着裙子,大概四十八九的妇女提着一篮的菜停在门前。母亲来过几趟,一看到便跟她说:妹回来了啊!我们在等你!
   母亲跟着她上了五楼,我轻轻地也跟着上去想看个究竟。五楼的小间里有一两个香炉,一架录音机挂在旁边不停的唱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我跟着母亲点了两支蜡烛,九支香各插两香炉,拿着另外三支朝天东西南北各拜三下。然后轻轻的插在香炉里。又静静的陪在母亲身边……
   神仙开始起玛了,神仙说:你当家人早都被阎罗王挂了谱,只是地方蛇公不舍得签字让走啊!他好痛苦啊!现在很多人围着他一个拉一个推,吓得他每天晚上只有不停的大骂大叫……母亲又问:怎么样才能不会天天骂人呢?
   神仙又说:你住的房子有弑气,你的灶君都没管事,因为很久没有人拜……母亲不停的说“是,是,有没有什么可解?求大神。”
   到家跟大姐一讲来龙去脉,大姐使劲地劝妈别信这些那么多,科学用药,营养搭配好,多锻炼走路才对。有这问仙的钱不如多买几斤排骨吃……小妹也说母亲不该,我什么也不说,我想:还不是因为被折腾的没办法了,所以什么办法都想试一下。
   今天心情不好,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了缓解压力和调节心情我使劲的哄歌。
   房子里静静的,父亲睡了,母亲也睡了,可我今夜睡不着。我偷偷的一遍又一遍问长夜,我的秋你在哪里呢?
   今天是十月初二,睁开眼睛我又听见父亲在骂人了,我轻轻的走到十堰治癫痫的费用是多少他床前:老爸求您别张开口骂人,我知道您烦,您一骂人母亲更烦,听的人更烦,被您折磨的都生病的哈尔滨哪个医院能够医治癫痫病话可没有人照顾您了,求您了,知道吗?父亲停下骂声呆呆的望着我,等我走出房间父亲又不停的开始骂人……我全身酥软的倒在床上,泪又也偷偷的不停地流了出来……
   下午母亲被父亲磨得腰好痛,去诊所打针,叫我看好父亲。我害怕父亲又拉屎裤子上,把父亲摁坐到便桶。父亲不愿意,使劲地破口大骂,也不知道骂我还是骂母亲。我气得跟父亲差点干架,我摁住他,他又骂我,我摁住他坐下一会儿又起来,就跟学走路的一岁娃一样难招呼,吓得我不敢转眼。我决定后天就回广东去了,我想我回了总有姐妹们回来服侍难缠的老爸。
   跟父亲擦了身体,母亲又去打针了。她说她的腰被父亲磨疼了。我想不磨出病才怪呢,日夜磨人的魔鬼一样的老爸。
   母亲去打针,我害怕父亲又拉屎骂人,所以我放《故道》葫芦丝钢管演奏曲给父亲听。可能父亲天生也爱音乐,因此,此时他也静静地陶醉在《故道》里。
   父亲慢慢的睡了,我默默地伸出两手合十祈祷:求四方神仙给我父亲一个不吵闹的夜,给母亲和我一个到天亮的美觉吧!
   今天是初三,从我回来到现在一晃十一天了。老公一直不去档口,怎么办?好烦啊!父亲一直还不能走路,虽然昨夜父亲没有那么吵夜了,可还没进步多少。老公催着要我的钱付洗水费和布钱。因为我来时把银行卡全带在身上了。
   今天跟妹妹签了套房子合同共几十万,心愿完成了。所以我跟母亲说明天我就回去了。怕母亲伤心,所以只有拿钱来安慰她的心灵。于是我拿五千元给母亲,买营养品爸爸吃更快好。
   真希望父亲快点好起来,我也能走的安心点。
   不然叫我好怎么办,回也不是,不回又不行,工厂和档铺不能没有我啊!
   初三夜父亲没有吵夜,不知道是知道我要回去了,还是特想让我睡个好觉?但我一样没睡着。
   今天我走了,心里流着泪告别父母的。我不敢回头望,我怕看见母亲流泪的眼睛,我也怕母亲看见我流泪的眼睛。坐在车里望着窗外远去的故乡,我的泪喷泉一样淋湿我眼里的天地……
  

共 527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评论(3)南宁癫痫医院排行olor:#f36d0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