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青衣】哑妻

来源:江苏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官场
疤子和哑妻结婚快三十年了,两人的感情一直是若即若离,磕磕碰碰。疤子的内心有种难言的青涩,无法释怀。但是每次闹完后都是疤子赔礼道歉。   哑妻不是本地人,听人说是二十年前要饭要到桐树村的,那天早晨,疤子准备出门上工的时候,刚打开门,见有两个叫花子坐在他家门前。   他开始准备将两人轰走,当他侧脸一看,心不由的软了下来,因为昨天晚上的一场大雨把两人淋了一个透底湿。时值深秋季节,天气说冷还真冷,冻得二人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疤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忙跑进屋里告诉他的老娘。老娘是个好人,听疤子说了,连忙走了出去。把两人迎进屋里,熬了姜汤让二人喝下,暖和暖和身子,又找了一些干净的衣服让她们换下,点了一堆柴火烧起来,好不容易才让她们两人缓过劲来。   这二人大概是又冷又饿的原因,喝下姜汤后,那稍微年轻一点的女人便发起了高烧,这下子是走不动了。   眼看着这个样子,疤子娘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他们留下来治病,熬了稀饭,请了一个郎中给开了药方。   那年轻的女人服下药后,便渐渐的康复起来,见他们已基本好转,疤子娘才放下心来。   由于大家都在着急那年轻女人的病,所以一直忘了问她们的情况。   (二)   原来她们是娘两,今年七月她们的家乡发大水,村子被淹了一大片。所有的东西都被洪水冲走了。她母女二人那天是在附近的山上挖野菜,下大雨时躲进了一个山洞里,所以才幸免于难。那场洪水足足淹了一个星期,她们能够存活下来,就是靠每天吃一些生野菜保命。   疤子娘听到这里,眼泪怎么也忍不住了,老是往下流,站在旁边的疤子也跟着流泪,他的心肠够好的。   疤子娘姓滕,父亲死得早。母亲好不容易把他和妹妹拉扯大,眼下妹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而疤子也已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了,却还没有对象。这件事让疤子娘非常的担心,自己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说不急那才是假的。   可是,急也没有用,她知道,疤子嘴上说不急,心里比谁都着急。这一点全村的人都看得出来。   自从疤子相了几次亲以后,都没有成功,情绪有点沮丧,慢慢的他对这件事情就显得很疲踏。总是提不起精神,因此,他也习惯了同老娘生活的日子。   疤子的相貌不算丑,身材高大、五官也算端正,就是皮肤有点黑,因为小时候出过天花,身上留下了许多小疤痕,再加上性格内向,平时不大爱说话,时间一长口齿也就不灵了,说话时就变得有点结结巴巴了。   他的这混号就是因为这个结巴和身上的疤痕得来的,人们就干脆不叫他的真名了,于是慢慢的倒忘记了他的真实姓名,而疤子这个名号比其真名还要响亮。   村里人怎么叫他,疤子也无所谓。他想,人名不就是一个称呼而已,没有什么值得稀奇古怪的。所以他也习惯大家叫他疤子。   (三)   一天,隔壁的杨二婶来疤子家串门。她这个人是个热心肠。平常有事无事的就爱串门,东家长,西家短的说上一通。如果有一天不把心里的事说出来,她就觉得憋得难受。   “疤子娘、疤子娘”。杨二婶连喊了几声,疤子娘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他二婶呀,找我有事吗?”疤子娘问杨二婶。   没事,我这两天不是没有看见你了吗?有点想你,说着就嘿嘿的笑了,露出两排大黄板牙。   哦,那你坐坐,我先到厨房忙一下。疤子娘说完正准备往厨房里去,被杨二婶一把抓住了手臂。   杨二婶抓住疤子娘不放手,眼睛朝旁边的房里扫了一眼说:“怎么了?哈哈哈。家里来客人了吧!”说完甩开疤子娘的手径直往旁边的房里走去。   疤子娘知道杨二婶的性格,想拦也拦不住,只好由她去了。   半个小时的光景,杨二婶找到疤子娘,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这样行吗?”疤子娘有点疑惑的问。“有什么不行的,你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杨二婶边说边拍着胸脯保证,好像这件事是她做主决定似的。   疤子当然没有意见了,虽然是个哑巴,但是还算精明,实在不行可以用动作比划呀。这样一来不就解决了沟通的困难了。   再说人家秀长得还算漂亮,要不是讨饭,就凭你家疤子——一个结巴,哪有这样的好事。   疤子娘听到这里,想想也对,既然是这样,倒不如把这件事就交给杨二婶办,反正她也是自告奋勇的。   好吧!他二婶,这件事就全靠你了。疤子娘一脸笑容的说着。   (四)   杨二婶办事真是雷厉风行,说办就办,而且还办的圆圆满满。   秀她娘也高兴,也不摆什么喜酒,就请自家人吃一顿饭给秀买了一身新衣服,就算结婚了。   疤子当上了新郎,白捡了一个媳妇,他高兴的不得了。走起路来是一路口哨一路歌呀,把村上人羡慕的要死。   常言道,新媳妇三年香,这疤子也有苦恼的时候,而这些苦恼又都来自于村里那些无聊的婆娘们。为什么这样说呢?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疤子媳妇到村里水塘里去洗衣服,因为结婚不久,对村里人又不太熟悉,疤子媳妇本来是想离她们远点。可是,那些娘们却偏偏招手硬是腾出个地方,让疤子媳妇蹲下来洗衣服。   那帮娘们一边说笑,一边棒槌拍的山响。口里叨咕着那些个夜里的事,就像那晚上她们趴在床下听床似的。疤子媳妇装着没有听见,只顾低着头洗衣服,这时狗剩媳妇走到疤子婆娘的面前,两只手一阵比划,又是搂抱,又是亲嘴,还做着各种姿势,弄得疤子媳妇脸上是一片红云,从耳根直接红到了脖子跟。羞得疤子婆娘连衣服都没洗完,就匆匆跑回家了。   (五)   晚上疤子回来以后,疤子一把被秀拖进了房里,她是一阵比划,一边动作,弄得疤子一时明白,一时糊涂,但是疤子被秀的最后一个动作给惹怒了。   “你这死婆娘,没事和村里那帮婆娘瞎混什么。你、你、你让老子出丑是吗?”说完一巴掌打在秀的脸上。   秀被打了一个趔趄,差一点没倒下。她被疤子这一巴掌打得糊涂,打得委屈,于是便伊利哇啦的哭着。这是疤子结婚三年来,第一次打了自己的婆娘。   他也觉得憋屈,心里难受。村里那帮婆娘们不是在笑自己没用吗?是啊!结婚快一年了,可是秀的肚子却怎么也鼓不起来,他是一脸的着急,但又说不出来。   到了第二年春天,一天,大家正在吃饭的时候,突然哑妻捂着嘴跑了出去。疤子娘觉得奇怪,连忙要疤子跟出去。疤子起初不肯,最后还是疤子娘告诉他是不是哑妻有喜了。   疤子听娘这么一说,飞快的奔出去,看见秀蹲在猪槽边,一阵干呕,却什么也没有呕吐出来。   他要扶秀,秀将他的手甩开了。这时疤子把刚才见到的情况告诉了娘。   疤子娘一听,眼睛不禁一亮。忙要疤子放下碗去找村里的赤脚医生赵二麻子来看看。疤子不敢怠慢,飞也似的去请郎中。   (六)   赵医生,快!快!快!这疤子一连说了三个快字,就是没有把结果说出来。弄得赵二麻子也变得焦躁起来,好不容易等疤子缓过气来说出了下文。   赵二麻子一听便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他告诉疤子不用急,等他吃了饭再去。   这下可把疤子给弄急了,一把将赵二麻子抱住往外就走。急得赵二麻子忙喊,“药箱,药箱”!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屋,疤子忙要赵二麻子为秀看病。赵二麻子为秀把了脉,然后又点了点头,什么也不说,便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几包药交给疤子娘。   这一下把疤子娘给急坏了,赵二麻子看疤子娘着急的样子,心里好笑,怕他们着急,他还是把消息告诉了疤子他娘了。   “老嫂子,恭喜您老!秀有喜了。你家媳妇有喜了”,赵二麻子笑着说。   啊!这下惊得疤子娘不知怎么办好,那嘴角上翘得像初升的月亮。   等赵二麻子走后,娘两告诉了秀要好好休息,今后不要下地干活了。   这人逢喜事精神爽,那日子就觉得很快,不久疤子媳妇经过了十月怀胎,为疤子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   第二年又生了一对龙凤胎,乐得疤子脸上像被酒精烧的,硬是一脸喜庆。   (七)   疤子娘把孙子们带到四五岁时,一天晚上,天气很冷,一口气没上来,便撒手归西——去了。不过她临终前,脸上还挂着笑容,也算是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疤子每天下地干活,这时间一晃,又是好几年过去了,儿女们有的上高中,有的上初中。他的哑巴妻子,人勤劳,又肯吃苦,每年都要喂好几头大肥猪,一家人的日子,虽然辛苦,可过得还算是有滋有味。   他们眼看着自己的儿女们一天天的长大,现在都有了事情做,大儿子还讨了一个城里的女人做老婆,一家人过上了好日子,儿女们都成了家,也很孝顺,乐得疤子每天都合不上嘴。   哑巴妻子,也不再去村头的鱼塘里去洗衣服,现在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家每户都安装了自来水,做饭,洗菜,洗衣都挺方便。   现在每天晚上,疤子是一杯小酒,还都是北京牛栏山的二锅头端在手里,看着桌上满满地一桌子菜,鸡,鸭,鱼,肉,要有尽有,还都是家养的,用现在最时髦的话说,那是非常环保的纯“绿色食品”,用他自己的话说,日子好了,我,我,我还要再活过几十年!你看,这不又来了吗?   疤子这些年不知为什么只要一激动,他说话就比以前更不利索了,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缺点,所以有时候他对自己说:“不能激动,以后还有比现在更好的日子等着咱们”而今,他不但不埋怨和哑巴妻子没有沟通了,相反,还庆幸自己能找到这样的好妻子!   北京哪家医院癫痫病看的好男性有癫痫能要小孩吗?武汉的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荆门看羊羔疯医院哪个好